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一起想当年
    滋儿……薛老头很是痛快地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干,顿时,一股火辣的感觉从嘴里开始蔓延,眨眼间就传遍了全身!

    这一口酒,就如何喝了一口烧刀子一样!

    没错,这就是将军泪的味道,不说别的,就凭这个名字,那也得是烈酒。

    将军怎么能喝那些软绵绵的酒呢,哪怕是将军落泪,也是刚硬的泪!

    这一下来的太突然了,薛老头等这一口酒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饶是如此,之前早已经习惯了酒仙居那种味道绵软口感温和清冽的酒了,这一口也让他有点缓不过来。

    赶紧将拼命压着那种火辣感觉,毕竟他老薛可是自诩为久经战场的,这要是连一口烈酒都扛不住了,这以后还能喝酒嘛,铁定会被这群朋友嘲笑的。

    勉强匀着嘴里的酒,薛老头还有时间看一下其他人,不过这一看顿时愣住了,那几个老朋友都是坐在那里闭着眼睛,脸上居然有一种……迷醉?

    怎么可能!

    他老薛这么能喝的人这么猛的来一口都有点顶不住,这几个老家伙什么情况,那老宋不是说平日里三杯就倒的吗?

    薛老头正在想这个问题呢,猛然之间感觉浑身一震,那股子火辣依然,但是在那里却传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好像自己年轻时候刚刚打完一场恶战一般……

    薛老头没有发现,不知不觉的,他的眼睛也慢慢闭上,细细的开始体会那种感觉。

    醉里乾坤大,葫芦里日月长,能用酒的滋味带着你体会当初的心情,这才是将军泪最吸引人的地方!

    毕竟……纯粹从味道上来说,它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甚至可能还不如梨花白喝着爽口呢,起码那种猛烈的口感应该不会有很多人喜欢……

    薛老头闭着眼睛,感觉当初的一切都在意识中回荡,那一个个战友,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构成了整个战场上最为惨烈的一幕……

    几个老头这是怎么了?其他桌上坐着的亲戚朋友们有点奇怪。

    虽然之前都说了随意吃喝,但是这种宴席肯定不像是你在家里吃碗羊肉面一样,“主角们”还没喝完第一杯酒呢你自然是不能随便动筷子的。

    薛灵芸的小姨最是眼尖,突然说道:“怎么回事,爸怎么流泪了?”

    没错,薛老头的眼睛紧闭着,但是眼中却慢慢流出了一滴眼泪,事实上不只是他,其他的几个老朋友都是这样。

    见几个老头都这样了,一些人忍不住看向了秦风,酒是他拿来的,那自然喝出问题也是找他呢,也不知道这是拿到什么酒,居然会是这样的效果!

    “你老实交代,给首长们喝的是什么,会有什么后果!”却是一个警卫员忍不住了,直接上前对着秦风喊道。

    这也不知道是宋老头带来的还是笑老板他爸带来的,反正对秦风不熟悉,你看看人家薛老头的警卫员,就那么站在原地,脸上悠闲的很。

    人家也是忠于职守呢,秦风刚想解释一下呢,却冷不防桌边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小陈,住手,我们没事!”

    小陈,也就是这个警卫员闻言回头一看,却发现几个老头都已经睁开了眼睛,只是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首长没事,而且已经说话了,小陈赶紧轻声道了个歉闪开。

    几个老头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想法,薛老头叹口气,看着秦风道:“小秦,你告诉我,你这新酒,叫什么名字……”

    周围的吃瓜群众都觉得有趣,看了看几个老头又看向了秦风,看起来这酒不错啊,只是为什么几个老头没有和以前一样大喊一声好酒呢?

    秦风如同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一样,脸上带着淡笑道:“爷爷,这种新酒,名字叫将军泪,是我之前和一位老兵喝酒,听他讲当年的故事有感,所以酿出来的。”

    “将军泪,将军泪,将军也有泪,只是他必须让自己变得冷酷,将军又何尝不想把所有人带回来呢……好名字啊,好名字……”薛老头闭着眼睛说道,好似在喃喃自语,又好像在和别人解释一般。

    说完了话,薛老头这才醒悟过来,看着周围的亲戚朋友们笑道:“你们不要在意,我们几个……也是有感而发了,别愣着了,赶紧吃菜,吃菜!”

    酒席终于开始了,其他桌上的酒虽然不是将军泪,但也是酒仙居的美酒,味道香醇,让一群亲戚喝的很是开心。

    而秦老板呢,因为将军泪的原因,直接被薛老头拉着坐在了身边,当然了,只允许吃,不允许喝。

    毕竟用赵老头的话说,你秦老板现在还差这口酒啊,就让我们几个好好喝一顿吧……

    于是秦风只能坐在一边伺候了,好在几个老头经过了将军泪的催化之后都打开了话匣子,集体开始想当年了。

    想着任务面板上的“古来征战几人回”,秦老板很是欣慰,不过也觉得可惜,今儿个要是老头多来一点就更好了。

    可惜……事情不会这么永远平和下去的,几个老头几杯酒下肚,顿时画风突变,刚刚还搂着脖子想当年什么什么呢,转眼间就因为最后一点将军泪开始争执,指着鼻子开始臭骂……

    而薛老头又因为被怀疑私藏将军泪而差点被喷成筛子……

    “老薛,你当我们几个是傻子啊,小秦肯定给你了很多将军泪,绝对不可能一壶,快点拿出来!”宋老头身上的那股儒雅气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瞪大的眼睛。

    看来这才是当年领兵打仗的真面目,不过这也正常,好好先生怎么能镇住场子呢。

    几个老头在那里吵,谁也不敢上去劝,毕竟谁要是敢去劝,几个老头就会一起骂你,把你骂道后悔生出来……

    最主要是之前也吵过很多次了,到了最后都会以和平收场,然后下次继续吵……

    秦老板在一边风骚的打着酱油,欣赏着几个老头的战斗力,浑然没有一点自己才是主谋的样子,然后……

    “小秦,你说说,你是不是只给他一壶!”宋老头瞅着秦风问道。

    秦老板正在打酱油呢,根本没有想到这锅会甩到自己身上来,顺嘴就说道:“这当然是两壶了,一多难听……绝对是一壶,一壶,诶爷爷,您听我说……”

    黑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秦老板没办法解释了,看着薛老头的脸,开始琢磨自己今天到底怎么死了……

    旁边的薛大小姐捂住了脸,小秦子啊,不是姐不救你,实在是没办法救啊,放心的去吧,等你去了之后我会找个好人家的,肯定让你放心……嘻嘻。都市酒仙系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