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将军泪!
    ,!

    想到就要干,但是秦风刚打算进酿酒坊呢,那边的苏小狸走出了厨房,姑娘已经把饭做好了,只是刚刚看他俩喝酒喝的开心所以没叫。

    饭好了那就先吃饭,唏哩呼噜吃完,也没尝出什么味道好来,吩咐苏小狸看好酒馆,秦风径直进了酿酒坊,他就像是一个作者,肚子里的灵感已经充裕到不行了,再不酿,就忍不住了!

    酿酒坊里材料充足,没有的也可以直接找系统兑换,秦风完全抛弃了外界的干扰,集中全部的力量开始酿造这种突然间想起来的酒!

    没有系统的自酿任务,更没有其他的什么催促,这是第一次,秦风这么迫不及待地想酿造出一种酒来!

    辽阔的战场上,乌云弥漫,双方的士兵如同潮水般涌来,碰撞,撕裂,血肉横飞,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是虚的,只有活下来才是最真实的!

    用拼死的信念作战,目的只是为了自己活下来,这听起来很是矛盾,然而事实就是这样。

    双方的将军亲临前线指挥着,在打仗的时候,他们的心都是最冷酷的,这个时候在他们心里,那战场上的一条条生命早已经不是生命,而是一个个数字,最冰冷的数字!

    终于,乌云散开,战场的中央满是尸体,幸存下来的士兵茫然地站在那里,看着周围死去的战友,看着他们的将军……

    战打完了,也终于打赢了,将军这才将那颗冷酷的心放下,看着那些仅剩的士兵,仰天叹息一声,当初是我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的……

    没有人看到,在天边的红霞映照下,将军偷偷擦掉了一滴眼泪……将军也有泪!

    秦风的心里早已经被这种感情所占据,他不断地想象着老兵刚才讲述的那些惨烈情景,遥想着那些埋骨边疆的战士,将所有的感情都投入了这种美酒的酿造!

    诗人触目生情,有感而发之际就会作诗,画家会画画,而秦风作为一个酿酒师傅,这个时候只想用这种感情酿造出新酒!

    酿酒技术已经到了他现在这一步,虽然不能说可以将感情投入酿造的酒中,但是也足以产生神秘的影响了,虽然这种影响现在还十分微弱,至少得等他晋升为酿酒大师之后才能完全把握。

    手下飞快,各种材料信手拈来,状态随意,但是却蕴含着某种神秘的美感。

    最后一种材料处理完毕投入了酒仙葫芦,秦风这才停了下来,眼睛微闭,半是休息半是体会刚刚的那种莫名感觉。

    刚刚的那种状态很奇怪,如果真的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成竹在胸!

    在还没有开始画画之前,那竹子就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成型了,用在酿酒上,那就是在开始酿酒之前,这种新酒需要什么材料,怎么来酿都已经在脑海中了。

    而秦风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脑海中的想法,将其付诸实际!

    酒仙葫芦被投入了万酒坛中,秦风走到一边开始洗手,心里不由得期待自己这次酿造的新酒了,完全没有一点系统的指引,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妙。

    但是这种新酒叫什么呢?秦风取出毛巾将手擦干,仔细想了想,马上就想到了冷酷无比的将军看到战场的惨状之后悄然流出的那滴眼泪……

    想到这里,秦风状似自言自语道:“既然这样,那这种新酒,就叫做——将军泪!”

    话音落下,整个酒馆都好似莫名一震……

    这秦老板在里面酿酒酿的开心呢,可是苦了外面的苏小狸。

    “殷姐,我也不知道啊,秦老板这酿酒你又不是不知道,想到就去,根本不会考虑其他的,您还是再等等吧……”苏小狸看着对面的殷大美女苦笑道。

    毕竟只是中午午休而已,到了下午还得继续营业呢,但是门开了,秦老板钻在酿酒坊不出来,苏小狸又不是薛大小姐,可以代替卖酒,所以冒着大雨来到酒馆的一群酒鬼都懵逼了。

    殷雪晴无奈地点点头,她也知道,对面的苏小狸说的是实话,看了看苏小狸那张俏脸,殷雪晴叹口气,也不知道狗日的秦老板走了什么狗屎运,这样好看的女孩居然在他这里当服务员!

    来到酒仙居的酒客们各自收拾自己身上的雨水,虽然一下车就向着酒馆狂奔过来,但是外面的雨太大,不可避免的淋湿了。

    这个时候就应该来一碗酒的,想到这里大家就看着酿酒坊的门,该死的,秦老板是不是死在里面了!

    终于,就在大家的怨念快要比外面的雨都要大的时候,秦老板搓着手,哼着小曲走了出来。

    “我站在城楼观风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嗯?”却是秦老板看到了面前满是怨念的一群酒鬼,登时把最后一个小调给吓跑了。

    “我警告你们,这里是我的地盘……”某老板很是心虚地说道。

    …………

    时间如流水,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夜色已深。

    “哈……”酒店房间里,王国平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明明已经很困了,但是依旧不肯去睡,必须得等妻子醒了才行。

    这是他们夫妻俩约好的,毕竟在昨天,女儿醒来的时候好像做了噩梦,是被吓醒的,所以今天他们夫妻俩约好了轮流看着女儿。

    虽然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但是作为父母,他们也只能做到这一点了。

    正当王国平想着自己是不是需要再去喝一杯咖啡的时候,身边传来了妻子的声音:“老王,去睡吧,接下来我守着。”

    嗯?王国平转头一看,却是妻子已经醒来了。

    点点头,自己也确实困了,只希望女儿醒来的时候身体会更加好转,真的印证他们的猜想!

    “呼……”这次没有做噩梦,雨思妹纸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隐隐约约露出了美好的曲线,虽然卧床大半年了,但是她的身材依旧没变。

    就好像往日上学时候一样,雨思妹纸直接坐了起来,依旧有点迷糊呢,转眼一看,母亲张菲就在自己身边,随意打招呼道:“嘿妈,你怎么在这里,没睡……”

    可是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张菲给打断了,熬了一晚上眼睛都通红的张菲看着坐起来的王雨思,手不由自主地捂着嘴惊喜道:“思思,你可以自己坐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