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酿酒的灵感
    ,!

    瓢泼大雨中,秦老板一脸担心的看着面前站在那里不动弹的老头,心里面有n句mmp想说,导演,这剧本不对吧!

    你想想啊,不应该是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然后两人共饮美酒开怀大笑嘛,那才应该是正常的展开方式啊。

    结果还没等展开呢,老头被一口碧火酒就给闷倒了,那还玩个蛋啊,此刻的秦老板无比后悔,你说拿什么碧火酒啊,你拿梨花白拿茱萸甚至拿杜康都行啊,怎么偏偏拿了碧火酒……

    暗自看了看道路两边,嗯……行人很少基本上没有,秦老板暗自决定,等会这老头一躺下,自己就直接用最快的速度闪人!

    至于留在这里将老头扶起来……估计整个酒仙居和系统都会被赔出去吧,酒馆里有位兄弟,每每喝多了就会感叹,当年他也曾经开过最顶级的豪车,直到扶了一个老头之后……

    然后感叹完之后就步履蹒跚地走出酒馆,骑着路边的二八大杠自行车向外走去,留下了一个凄凉的背影……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秦老板摇摇头,将脑袋里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赶出去,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喝懵逼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面前的老头发出了剧烈的咳嗽,撕心裂肺般的那种,让人真的怀疑他会不会把心肝给咳出来!

    额……秦老板原本不紧张了,但是看到这一幕又有点拿不准了,大爷您这是怎么了啊,不要吓我撒,你说我今儿个好不容易做件好事还请人喝酒呢,结果你就这样了。

    雨一直下,气氛不太……扯歪了,雨依然很大,老头咳嗽了半天终于止住了,脸上通红看着秦老板,长长的吐出一口酒气,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好酒!”

    呼……秦风终于松了口气,决定以后对于这些大爷们还是不要轻易拿出碧火酒了,这玩意简直太吓人了,不定哪天就把整个酒仙居给赔出去了。

    老头说完了话,将酒葫芦给秦风还回来,随即再次开始干活,有了秦风这个壮劳力的帮忙,剩余几辆自行车的雨布也很快被盖上了。

    干完了活,又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秦风的兴致很高,随口说道:“大爷,没事了吧?没事了就和我去喝点酒暖暖身子,这种天气里不喝两口可是不行的。”

    老头定定地看了秦风一下,很快点点头,所以不得不说,这人和人之间嘛,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正如鄙人和鄙人的女朋友,那真的是……算了就不秀了,免得单身狗们不爽嘿嘿嘿。

    带着老头一起进了酒仙居,秦风赶紧将木门关上,毕竟外面的风雨真的是太大了,要是不关,雨水很容易飘进来。

    “大爷你随便坐,我去擦擦头发!”丢下一句话,秦风进了卧室,将头发擦干,又拿出一套新衣服换上,这还没一个小时呢,两套衣服了。

    本来还打算拿其他酒呢,但是鬼使神差的,秦风就又拿了碧火酒,估计也是因为老头的那句好酒吧,对于秦风而言,别人夸他的酒,远比夸他的人要好。

    酒满上,再加两盘熟牛肉,两人也不说话,就在那里开喝,这一切都是诡异的,一老一小加起来说的话也没有超过三句,但是却坐在酒馆里喝的不亦乐乎,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

    终于,两碗酒下肚,老头脸上更红了,打开了话匣子。

    老头大名王狗剩,千万不要觉得这名字有什么,在当初,好多村里都秉持一个观点,那就是贱名好养活,给孩子取一个贱名,那孩子就不容易夭折。

    本来呢,好多人在长大之后都会给自己换一个名字,但是老头没换,王狗剩这个名字就伴随了他一辈子。

    老头是一个老兵,是真真正正的那种“壮士十年归”的老兵,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吃不上饭,就当兵了,一直在打仗,真真切切杀过人见过血的。

    到了现在退休了,原本呢国家直接养着他,可是这些老人嘛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闲不住,你让他天天呆在家里享福他还不乐意,于是呢就找了这么一个活儿。

    干一行那就要干好,这就是老王头想的,这么大的雨,那就必须给这些自行车上雨布,没什么可说的,至于自己被淋点雨,那算什么,老兵的身体是铁打的!

    也不知道是几杯碧火酒刺激的原因还是什么,反正老头在那里满脸通红舞着胳膊说自己杀的敌人都有一个加强连了。

    对于这点,秦老板看在老头手里拿着的很有可能脱手飞走的玉碗的份上捏着鼻子信了,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对于自己今天的样子,连秦老板自己都觉得奇怪,莫名其妙的去冒着雨帮忙,然后莫名其妙的请这位老头喝酒,而且喝的还是灵酒中最狂暴的一种,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绝对以为秦老板石乐志了。

    但是现在,看着外面的大雨,喝着酒听对面的老兵讲述当年的故事,秦风有了一种莫名的舒服感觉。

    老头看起来酒量不是很好,几碗下去就开始说胡话了:“这位小兄弟,你今天……为什么请我喝酒呢?我们之前也不认识。”

    这算什么问题,秦老板挥挥手一脸自然道:“有缘何必曾相识呢?我觉得看您老顺眼,就想和你喝酒,您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老头闻言哈哈大笑,指着秦风道:“小兄弟你真的有意思,不过你既然请我喝酒,那我就喝,我这个人啊,从来都不会客气的。”

    顿了顿,老头再次说道:“毕竟呢,我这条老命能活到现在,早已经是赚了……”

    酒喝多了,人就容易感慨,老兵也不例外,尤其是他这种经历过生死的。

    “战场上,生死寻常事……”这是老兵的原话,他说他经历那么多次战彻能活下来,一靠着聪明不怕死,二呢,就是靠着运气了。

    而这里面,运气又是最重要的,战场上永远不缺走霉运的,不定什么时候远处的一颗流弹就要了性命……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那无边的战场埋葬了多少的父亲,丈夫,儿子……

    老兵喝完了酒,向着秦风摆摆手,摇椅晃地向外走去,秦风想去扶一把,但是人家就是不让,说自己还没到了走路都需要别人帮忙的份呢。

    看着老兵冒着雨走进了自己的那个小岗亭,秦风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种感觉,亦或者是一种灵感,他现在特别想酿一种酒,特别的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