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传说中的酒仙居
    “爸爸,那个酒仙居的酒,真的那么神奇吗?”飞机上,坐在轮椅上的王雨思仰着小脸看着王国平问道,大眼睛中满是灵动。

    就如同她想的那样,即使是为了父母,她也应该好好的活着……不过,如果有机会,哪怕一个机会,她都想好好跳一次舞……

    王国平呵呵一笑,女儿能慢慢地从那种绝望之中走出来,他很开心,回道:“当然是啊,我只能这么告诉你,那个酒馆,比你想象的,还要神奇呢!”

    “那里面啊,有着各种各样神奇的酒,有喝了之后能让你皮肤变得更好的酒,也有喝了后能减肥的酒,更有喝了之后身上会出现香味的酒,你说神不神奇呢?”

    王雨思的眼前一亮道:“哇哦,那真的是好神奇呢,这些酒,怎么感觉都是为女孩子量身定做的,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拒绝这些酒吧!”

    “那当然!”王国平再次笑道:“毕竟那里还有一种山楂酒,具体效果呢,我也就不说了,等你去了之后就知道了!”

    作为当初跑中州出差的时候曾经来过酒仙居的王总,王国平自然是清楚山楂酒的效果,但是在女儿面前,他也不能很直接地说出来。

    “所以呢,思思,来中州,就必须去酒仙居一次,也让我家小美女喝一壶蜜酒,变得更好看,虽然现在已经很好看了。”

    “而且,那里既然有那么多神奇的酒,说不定就有一种酒,你一喝了,就突然能站起来了,对不对啊宝贝!”王国平在那里故作开怀地笑道。

    王雨思地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在那里很是认真地点着头道:“对啊对啊,说不定就有呢,到时候我就可以站起来,再去跳舞了……”

    张菲在一边带着笑容默默地看着两人,已经很久了,女儿和丈夫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自从女儿出事以来,家里就没有了笑容,而现在,终于好了。

    王家父女俩在这里享受着这种亲情的感觉,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有种人,神经病的一种人,莫名其妙的一种人,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候跳出来拉仇恨。

    王雨思的话说完没多久,旁边坐着的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不屑地撇撇嘴道:“这年头说瞎话也要说的结实一点吧,你这都瘫痪坐轮椅了,喝个酒就能好起来啊,你当那是什么酒,王母娘娘的酒啊?”

    听到这话,王国平和王雨思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无论是父亲还是女儿,他们都很清楚,这个所谓的“万一”只是父女俩之间一个玩笑罢了,就是为了增进彼此的感情。

    但是呢,这人就是不识相,人家说的好好的你蹦出来干嘛,装什么大尾巴狼,你当其他人不知道这个?

    要是放在以前,作为商人的王国平可能就忍了,毕竟和气生财嘛,但是现在,这家伙直接说他女儿瘫痪坐轮椅,这就让他忍不了了!

    尤其是看着王雨思眼中的那一抹伤心,王国平更是心痛,我女儿那就是我女儿,只能我说,你算什么东西!

    当下,王国平直接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直接走到小年轻的身边,冷冰冰地说道:“你刚刚说什么?”

    小年轻被王国平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自诩为社会人,怎么能让一个老家伙吓住了,当下小年轻也是很冲地说道:“我说你这都瘫痪坐轮椅了,怎么可能喝个酒就有用呢,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问题大了!”王国平喊了一句就想上去给这小子一拳呢,被后面的张菲赶紧拉住,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的丈夫冷静,毕竟这是在飞机上呢,要是真的动了手,那下了飞机之后就不用说带着女儿却酒仙居玩了,而是直接被带进去关几天了!

    本来小年轻都已经吓得向着里面缩了,但是看到对方没有动手,又嚣张了起来:“怎么了,还想动手啊,这么大岁数了,小心腰闪了,我告诉你,这话,我就是在那什么破酒馆,我也照说……哎呦!”

    却是小年轻的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迎面飞来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很是直接地砸在了他的脸上,一拳就让他眼冒金星,鼻子酸疼的厉害,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但是有一点很诡异,这重重的一击过来,鼻子居然没破!

    也就是说,从外面看起来,这小子除了坐在那里鼻涕眼泪一起流之外啥事没有!

    “他*的,谁打我,给我站出来!”小年轻捂着鼻子惨叫道:“不管你是谁,我告诉你,你今天完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告诉……”

    小年轻的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了,只见他的身边,一个身高都快有两米,膀大腰圆,胳膊都要比他大腿还粗的光头壮汉站在他面前,一脸凶悍地俯视着他!

    “怎么了,你想干嘛,就是我打的,你有意见吗?”老马直挺挺地站在小年轻的面前,瓮声瓮气的说道。

    没错,刚刚就是老马突如其来的一拳直接把小年轻给打哭了,也就是他这样的高手才能精确控制力度,既把你打疼,又不会把你鼻子打破,那种特别酸特别疼的感觉,只要是经历过一次,就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你说其他的没什么,好吧,其实你再说那个女孩瘫痪坐轮椅的时候老马就不爽了,只是不好真的动手,但是你嘴贱居然敢说酒仙居,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至于后不会出事……有本事你去报警啊,等你到了地面上要是能检查出一点点的伤痕,我老马和你姓!

    额……小年轻的话顿时憋了回去,面前的这个,貌似……果断是打不过啊!

    瞅着对方还想再来一拳的样子小年轻顿时怂了,嗫喏了几句,低下头不敢再说话,他觉得面前这哥们绝对是道上混的,这样子不用动手就能把人吓哭的牛人,那在道上也得是高级别的大哥了吧……

    王国平父女瞅着出手的老马有点不知所措,他们不清楚这个大个子为什么要帮他们,虽然不得不说一句,那一拳打的很给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