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折翼的天使
    “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

    伴随着房间里阵阵歇斯底里的大喊,一个大概四十多岁保养很不错的妇女红着眼睛退了出来,脸上满是心痛。

    “怎么了,思思又发脾气了吗?”门外,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赶忙上来问道,原本应该精明的脸上满是担心。

    妇女点点头,不过还是勉强说道:“没办法,思思又在看之前的照片了,我也曾经劝过她很多次了,但是她总是忍不住要看,每次看的时候都会难过”

    “你说思思过去多么的开朗,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她现在该过得多好呢,我可怜的女儿”妇女说着说着忍不住伸手去抹眼泪,去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旁边的男人扶着自己的妻子坐了下来,想劝几句,但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声叹息,是啊,要是当初思思没有出那件事吗,她现在会过得多好呢

    男人名字叫王国平,早年曾经当过兵,退役后趁着当时的机遇开始创业,现在有一家自己的公司,生意做的不大不小,娶了妻子张菲,而且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王雨思。

    一家人生活很幸福,和和美美,女儿从小就喜欢跳舞,而且年纪不大,就出落的亭亭玉立,一米七的身高,继承了她母亲的美丽外表,再加上一双极其修长的双腿,就连学校的老师都说,这姑娘不去跳舞真的可惜了。

    女儿有这样的天赋,王国平自然是要鼎力支持的,各种各样的舞蹈班那从来没有犹豫过,而且女儿也争气,大大小小的奖不断拿回来,让王国平真的是宠到了骨子里。

    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那王雨思会不断的进步,会变得越来越美,舞也会跳的越来越好,然后到了合适的年纪找一个喜欢的男孩,然后过上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这一切一切的美好想象,都在半年前全部破灭了

    半年前,王雨思十八岁,正是一个女孩最美的年纪,经过了层层的选拔比赛,终于获得了国家级舞蹈比赛的入场券。

    她努力的训练,努力的准备,只想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在比赛中展现出来,可惜,在一天训练结束回家的时候,坐的车出了车祸

    司机当场死亡,王雨思经过抢救活了下来,但是她却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她的脊柱遭受到了重创,直接导致下半身全部都无法动弹,不单单是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甚至连大小便都无法控制了。

    一夜之间,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所有的梦都破碎了,美丽的天使还未展翅高飞,便已经被折断了翅膀

    即使有了肇事者的赔偿,但是那又如何呢,女孩已经永远无法站起来了。

    王国平和妻子张菲在外面沉默不语,而在卧室房间里,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孩斜斜的依靠在床上,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需要她努力半天。

    女孩就是王雨思,即使面容憔悴,但是还是能够看出来曾经的美丽,只是现在躺在那里,大大的眼中早已经失去了光彩。

    那是一种彻底的绝望和黑暗之感,就好像是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彩一样。

    王雨思的手中拿着手机,大而无神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上面正播放着一段视频,视频里,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在翩翩起舞。

    看着视频里那个女孩健康的双腿,王雨思的眼中不知道何时淌出了两行清泪,慢慢的划过脸颊,从下巴滴落

    手机上的视频在不断地循环播放,而王雨思也就那样不断地看着,不断地流着泪。

    终于,王雨思将手机放下了,擦干了眼泪,转头看向了窗外,她已经这么在床上待了半年多了,下身穿着如同小孩子那样的纸尿裤,因为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大小便。

    早在医生告诉她这辈子可能都无法站起来的时候,她就感觉天黑了,如果不是因为父母一直在鼓励着她,她都想着这么睡着就不要醒过来,这样活着,平白给父母添累赘。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王雨思也不想冲父母发火,但是在某一个时候她就是忍不住,谁都不想看到,看到人就想发火

    静静地看了一会窗外,王雨思向着门外喊道:“妈妈,你进来吧,我刚刚不应该发火”声音清脆婉转。

    门外的张菲听到了声音,脸上喜色一闪,不过随即眼睛再次一红,我可怜的女儿

    酒仙居里,秦老板再次赖床了,估摸着是昨晚上和薛大小姐天人合一合的有点太久,所以今天就华丽丽的不想起了。

    到时妹纸依旧和往日一样,早早的起来弄吃的,顺便给饿的嗷嗷叫的小黑加了狗粮和清水,话说只要薛大小姐来了,那小黑的生活待遇就直线下降,很多时候直接被秦老板给忘了

    我酒馆里还养着一只狗呢?我咋不记得!

    薛大小姐的饭做好,经过了三番五次催促,再加上掀被子的威胁之后,终于将秦老板从床上赶了起来。

    “小秦子,你听话啊,要早早的起来,要不然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吧,这是秦老板希望的叫醒方式,当然了,要是薛大小姐再穿个女仆装就更好了可惜,现实是这样的。

    “小秦子!饭都要凉了,你要是再不起来小心本姑娘剪掉你的兄弟,我那剪刀可是经过专业打磨的,贼锋利!”

    于是秦老板一边哀叹着一边起床,感觉下面都有点凉飕飕的

    熬得金黄的小米粥,就着薛大小姐亲自弄的泡菜和包子,秦风西里呼噜的一口气下去三大碗,感觉自己可以和牛魔单挑了。

    一边开门准备营业,一边,秦风终于开始想那个牛魔生髓酒“壮骨生髓”效果。

    根据系统的介绍,那原料可是生活在青青草原上的牛魔之骨,暂且先把那个槽点满满的名字忽略,能够被称为牛魔的生物,那总不可能是阿猫阿狗吧。

    再加上这可是顶级的灵酒,所以绝对不是什么老军医那些药酒的壮骨生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