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酒馆肿么了
    要说这人嘛,其实就是黄油手,有的时候就是想着摸一下,结果这一摸就出事了,什么我就蹭蹭不进去额,跑偏了。

    虽然队长三令五申让埃迪进来之后不要动,但是看到了和昨天一样的绳子,上面和昨天一样绑着小纸条,那自然而然的就伸手取了下来。

    毕竟昨天可以说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那今天又见到同样的套路,下意识地就想扳回一局,这也是人之常情。

    而且因为昨天取下小纸条也没事,队长并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他们正忙着准备破门呢,也顾不上去看埃迪了他的技术都是电脑上的,这种纯粹的体力活就不需要他动手。

    小纸条被取下来了,埃迪依旧不认识上面的字,递给了李准备继续让他翻译,并且这次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是上面说出花来,自己都不会去拽这根绳子!

    李冷漠地看了看埃迪,都说了让这家伙别动了,不过取都取下来了,那还是看看吧,反正看看又不会怀孕。

    小纸片展开,上面如同昨天一样依旧只有一句话:欢迎来到中州!

    欢迎来到中州?李有点懵逼,正打算将这句话翻译给埃迪听呢,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张嘴大喊道:“快跑!”

    队长和斯蒂夫在那里已经准备好了工具要破门了,猛然间听到李的喊声,愣了一下,这次反应很快,丢下工具就准备向外冲,可惜..

    一个比昨天的小男孩十八号更大的水包“胖子二十一号”掉了下来,再次开了花

    “呼”袭击来的太猛烈就像龙卷风,队长将脸上的莫名液体抹了一把,咂咂嘴,嗯今天的稍微有点甜酸的感觉,要是加点冰块喝味道肯定会更好啊呸呸,我在想什么呢!

    看了看斯蒂夫,都是这个家伙害的,让自己现在的思想也习惯性的跑偏。

    勉强压住了怒火,队长刚想说什么呢,外面的安娜提醒道:“队长,你们刚刚的声音太大了,吸引了路人过来,我建议快点离开”

    仰天长叹口气,队长下令道:“撤退”

    埃迪哭丧着脸跟着队长走出了塑料布,偷偷摸摸地离开,要不是今天特意带上了口罩和帽子,估计又是一次洗礼了。

    看看自己的手,埃迪叹口气,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双手呢!

    因为溜得快,路人们这次没有看到围殴的一幕,比较遗憾,只是那塑料布的里面,包括酒仙居的大门,经历过两次“核洗礼”之后,都已经没法看了。

    一夜的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中州市机场,庆城飞到中州的航班降落,秦老板牵着薛大小姐的手一脸轻松地走了下来,不得不说,这次的庆城之行简直要爽上天。

    有了龙蛇酒,他秦老板再也不用担心半途而废了,只有累死的牛吗?秦老板表示他要打破这个规矩,因此个中滋味自是不必说了,免得单身狗们嫉妒。

    石中花背在了包里,一起带了回来,秦风觉得那只老龟也是心大,这么重要的东西就凭他秦风的一句话就被带了回来。

    不过从这里也能看出来,那老龟应该是根本不担心他秦风黑了这石中花,毕竟在其他妖怪如同苏小狸这样的都需要灵酒续命的情况下,那老龟在庆城稳坐钓鱼台,就凭这点来说,人家也有这个资本。

    不过现在不需要考虑这些,等到时候酿造出来给他一点就行。

    出了机场,打车直奔步行街,这次请了几天假,也不知道酒仙居的酒鬼们怎么样了,当然得回来安抚一下他们的菊花。

    下了车,沿着步行街向前走,很快就来到了酒仙居门口等等,这什么地方,我的酒仙居呢?

    秦风站在蒙的结结实实的塑料布前面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他喵一副装修的样子是什么鬼,我的酒仙居去哪了,不会几天没回来就被人给拆了吧!

    赶紧询问系统,系统的答复是一切正常,秦老板终于不再懵逼。

    和薛大小姐对视一眼,秦风放下背上的背包,慢慢的掀开塑料布走了进去,赶紧向着上面看去,很快,酒仙居三个大字映入眼帘,还好还好,我的酒馆还在

    不过马上秦风就被周围的环境惊呆了,只见酒馆的门和周围的墙上都是一大堆一大堆的如同油漆一样的东西,花花绿绿的,尤其是门上,更是重灾区。

    这我这是被泼油漆了?

    可是凑过去仔细闻了闻,味道有点甜,不是油漆的味道,这到底是什么。

    后面的薛大小姐也跟着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是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道:“小秦子,你这该不会是得罪谁了吧!”

    只有在得罪了别人的情况下,人家才会这么整你呢,要不然纵然是油漆,那也很贵的好嘛,更不用说这种还带着甜味的东西了。

    秦风闻言一脸诧异道:“得罪人?不可能吧,我怎么可能得罪人呢,我一向都是友好卖酒,从来不得罪人啊!”

    薛大小姐闻言捂嘴轻笑道:“怎么不可能,还有那些酒客呢”

    “酒客怎么了,我也从来没”秦老板话说到一半给憋了回去,他想起了自己在庆城老王家火锅店的经历,从这个角度来说,貌似也许大概自己真的得罪了很多酒客吧。

    可是也没必要泼这种东西吧,看看自己的请假条,写的没毛病啊,有事需要请假,没事谁请假啊,这帮酒客,莫名其妙!

    嘴里嘟囔着,秦风还是取出钥匙打开了酒馆的大门,总不能一直在这外面站着吧。

    石中花放进了储存柜,行礼放进了卧室,薛大小姐去收拾了,秦风再次来到门口,无奈地看看这蒙着的塑料布和花花绿绿的大门,这该怎么办呢。

    那塑料布还好,叫几个工人来很快就收拾好了,但是这门上和墙上的颜色该怎么办呢,拿着抹布擦了擦试试看,半天都擦不掉一点。

    感叹了一句这年头人心不古,秦风回到柜台,掏出手机准备想办法了。

    想了一圈,貌似没什么合适人,毕竟那些家伙都是酒客,谁都有可能搞这么一出呢,诶,有了,不是有吸血鬼嘛,想必他们肯定不敢干这些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