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意外
    和薛大小姐腻歪了一会,挂了电话,秦风在网上查了查,果然,还真有这么一个所谓的名酒展览拍卖会,据说在那里你可以找到全世界最顶级地美酒

    当然了,价钱也是很美的,基本上去参加地都是土豪,尤其是那些喜欢头上戴头巾的男人,那钱就像是大风刮来的。

    这敢情好,秦老板现在最喜欢什么人呢?当然是喜欢这些土豪了,人家土豪花钱从来不犹豫,毕竟吧,秦老板曾经有过一个梦想!

    他梦想可以有一天,在街上一个土豪开车撞倒他,然后土豪下车很是轻蔑地看一眼,直接丢出一张有着很长数字地支票

    不过呢,貌似有一丝猥琐不对,是太猥琐了,所以秦老板将这个梦想藏在了心里,然后到了现在,这个最初地梦想早已经忘记了唉,却道故人心易变啊。

    当然了,要是支票是假的那就是神作了。

    不过现在,有酒仙系统在手,秦风已经没有那么在意钱了,他在意的是那个所谓的名酒展览拍卖会上的各种名酒!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可以酿造出灵酒的男人,但是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那全世界各地的名酒,相信能为他带来一些灵感吧

    查了一下时间,每年举行一次,但是基本上每四年就会有一次大展,俗称为大年,其他年份地拍卖会都被称为小年。

    没有去吐槽这个称呼,秦风仔细看了看举办的时间,每年的八月份,还真是挑的好时间,正是最热的时候,把各种土豪们邀请来,什么沙滩上玩一玩,各种比基尼美女咳咳,想多了。

    那现在还不急,等到时候再说吧,参加是肯定要参加的,但是怎么参加是个问题,实在不行就找布鲁赫他们帮忙,了不起送他们仨一壶酒

    不过刚刚薛大小姐的语气好像有点莫名,似乎带着一点幽怨?仔细想了想也有日子没去看一下她了,这是个大事,得赶紧提上日程。

    算算时间,血灵酒还需要两天就可以酿造出来了,秦风决定,等血灵酒酿好,他就直奔米国,和生意比起来,当然是妹纸要紧啊。

    而且龙蛇酒都酿造出这么多天了,他秦老板却没有体验过,这肯定是不行的。

    常言道,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两天地时间就在酒剑地春秋笔法之中过去了,很快,就来到了第三天的早上。

    苏小狸如同往日一样提着食物走了过来,砰砰地将木门敲响。

    可是今天有点奇怪,等了足足五分钟了,门还不见开。

    “秦老板?秦老板?你还没起吗?再不起饭都快凉了!”苏小狸站在门口喊道。

    可惜,喊出的话依旧如同石沉大海,酒馆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

    苏小狸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秦老板这是怎么了,不应该啊,如果说请假了,那酒馆上总得有请假条吧,再说了,即使请假,也不应该瞒着她这个服务员吧。

    有心想要穿墙进去呢,但是试了一下苏小狸发现,在这酒馆的墙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覆盖了一层强大的灵力,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进去。

    “奇怪了,秦老板在里面搞什么呢”妹纸没办法了,嘀咕一声之后只能站在外面等着。

    而在此时此刻,酒仙居内,酿酒坊中,秦风正一脸凝重地站在万酒坛之前,单手紧紧地贴在了酒坛之上,一股无法看到的灵力正在进入酒坛,调整着里面的血灵酒!

    秦风已经维持着这个姿势整整一晚上了。

    昨晚上,秦风按照惯例开始梳理万酒坛中的灵力,结果还没怎么弄呢,酒仙葫芦中的血灵酒气息却突然感觉变质了一样,当时就把秦风给吓着了。

    赶紧开始不断调整,结果这一调整手就离不开了,而且尽管已经调整了一晚上,秦风依旧有种感觉,这血灵酒,貌似已经酿废了

    但是这太可惜了,吸血鬼的血液,再加上好多种从系统那里兑换来的材料,就这么酿废了,真的浪费,所以秦风想看看能不能抢救一下。

    酒馆墙壁上的灵力,就是系统保护他的一种方法,秦风并不知道,经过了一整夜的磨炼,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很罕见地状态!

    这种状态并不是什么顿悟,也不是什么立地成佛,就是酿酒工匠将自己全部的精神集中在一起酿酒的一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下,酿酒师对于某种灵酒的理解会极大的加深!

    秦风现在就感觉,自己在和里面的这个血灵酒斗智斗勇,想要将里面已经走歪的路给他强行纠正过来。

    慢慢的,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

    酒馆外已经围了一大堆酒客,都站在那里看着酒馆的门口。

    “小狸,你确定秦老板没有请假吗?”猴子在那里狐疑地问道。..

    听说酒仙居出了只能情侣买的新酒,猴子马上带着沂梦过来了,为什么?买酒当然是一方面了,另一方面嘛,自然是来向那群单身狗们炫耀自己的女朋友的

    三个小时了,苏小狸将这个问题都回答了不下八百遍了,所以直接翻了个白眼,意思很明确,给个眼神你自己体会吧。

    猴子刚想说什么呢,就听到面前的门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转头一看,却是秦老板在里面打开的。

    “秦老板,你在里面干嘛呢,这饭都凉了。”苏小狸赶忙上前问道。

    其他人都看着秦风,想知道答案,虽然秦老板开门是随心情的,但是其实还是挺早的,这是第一次晚这么长时间。

    “我?我在酿新酒呢。”秦风淡淡地说道:“只是只是出了点小意外。”

    小意外?众人闻言一愣,随即就闻到了一股老陈醋都没法比的酸味!

    简直就是突如其来,貌似就在秦老板开门地瞬间,那股味道就出来了。

    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在场的人们只感觉一下子酸到了极致,嘴巴里的唾液瞬间分泌,头皮发麻,甚至几个女孩赶紧地跑开,这味道实在是太大了。

    猴子使劲捂住思琪的鼻子,然后酸着牙看着秦风道:“秦老板,这就是你说的小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