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一树梨花压海棠
    狐狸的婚礼举办的很成功,事实上有了酒仙居的梨花白坐镇,那些平日里号称自己已经戒了酒的家伙一个个在那里喝的开心,原本这种婚宴上其实是没有多少人喝酒的,但是在今天,只要上了酒桌的酒都被喝了个精光。

    丽晶大酒店的门口,一身正装的狐狸正扶着一个摇摇欲坠的老家伙向外走去,嘴里还笑着问道:“柏叔,您老今天喝的怎么样?”

    被叫做柏叔的老头晃悠着脑袋说道:“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酒仙居的酒真的是好,你能从那位秦老板那里弄来,真的有本事!”..

    狐狸闻言脸上惊讶一闪,这位柏叔是港岛人,金融行业的大亨,属于那种跺跺脚整个市场都会颤三颤的大佬,这次过来也是因为之前有过交情,只是没想到这位居然也知道酒仙居!

    柏叔许是看出了狐狸的想法,顿时笑道:“你以为你柏叔现在就待在家里抱孙子?告诉你,别看我老人家都这么大岁数了,那弄个儿子出来也没问题”

    好嘛,老头喝了酒,又在这里习惯性的开吹了,您七十多岁还能包养二十岁小姑娘这种事还是不要拿出来说了吧,即使人家真的怀上了,那指不定是谁的呢

    “嘿你还别不信,我告诉你,我上次还去夜店找”人老了那就和孩子一样,见别人不相信,那瞬间不开心了,必须得再来一波!

    狐狸一看老头话说的越来越离谱了,赶紧对着旁边一个满脸羞红的女孩说道:“赶紧的,快把柏叔带回去醒醒酒吧那什么别往心里去啊,柏叔喝高了”

    瞅着那面容清纯身段优美的女孩扶着一个皓首老人向着商务车走去,狐狸叹了口气摇摇头,人老心不老,看那年纪都能当他孙女的女孩了也能下得去手

    真正是如同古时候那位大词人的形容:十八新人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算了,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他又何必要感叹这些呢,还是想想自己家小菲的样子吧,今晚上可是洞房花烛夜噢

    因为交了很多份子钱而心里不爽的秦老板在宴会上吃了很多,肚子都鼓了起来,和狐狸打了招呼之后就撤退了,至于闹洞房这种喜闻乐见的事他还是不去了。

    走出酒店准备打车呢,身后就多了一条跟屁虫。

    “雪儿,你这个时候不应该陪着新娘子嘛,跟着我干嘛?今晚上可是要闹洞房的!”秦风一边站在路边拦车一边随口问道。

    每每天气热起来后秦风就会开始目不斜视,开玩笑,酒馆里女酒客本来就多,而且一个个还都是老司机,那随便甩个漂移他秦老板就看不到尾灯了,更不用说大热的天气里,那更是裙子和裤子一个赛过一个短

    比如现在的雪儿,作为不露腿不舒服斯基星人的她表示,只要能穿裙子,那绝对不会穿其他的,虽然看上去好像穿了丝袜,但是秦风真的担心一阵风吹来对方的裙子会飘起来

    “跟着你回去喝酒啊,宴会上没喝好,那帮家伙抢的太快了!”雪儿随口道,不过马上看着秦风笑道:“秦老板,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看看我啊?”

    “看你干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见”秦老板一本正经地说道:“行了车来了”

    步行街的两侧最近种上了两排树,花花绿绿的看着很不错,阳光透过树杈,在地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秦风带着妹纸几乎是一路狂奔回了酒馆,感觉在外面多待一秒就会被晒伤。

    “这夏天这么快就来了啊”秦风一边拿手当扇子扇着一边惊讶道:“明明昨天还没这么恐怖呢,怎么一转眼就这么热了。”

    “鬼知道呢,还是酒馆里舒服秦老板有什么酒刚好这个时候喝啊,赶紧上酒,都快受不了了!”雪儿直接坐在了桌边喊道。

    大热天喝什么酒最好呢,如果是之前那肯定是梨花白,但是现在呢,自然是玄冰酒了!

    作为灵酒之中寒意最为浓重的酒之一,秦风经过雪儿一提醒突然意识到,这大夏天的,玄冰酒貌似真的挺适合的!

    “你等着,马上就上酒,就喝玄冰酒,绝对让你满意!”秦风丢下一句话直奔后面的酿酒坊,话说他自己都有点受不了外面的太阳了。

    “秦老板,我没”雪儿的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秦风钻入了酿酒坊,顿时将最后一个“钱”字收了回去,对于妹纸来说玄冰酒确实有点贵了。

    没一分钟,秦风就端着一壶酒走了出来,依旧是白玉酒壶,白玉酒碗,再加上一盘卤鸡爪,直接放在了雪儿的面前。

    雪儿有点眼馋地看了看面前的酒壶酒碗,勉强将自己的眼睛从上面挪开道:“秦老板”

    然而刚刚叫了一句秦老板,就看到对面的秦风随口说道:“喝吧,我请的,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了解你,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想说什么”

    “啊!秦老板你太好了!”雪儿欢呼一声,赶紧拿过了酒壶。

    一把抓的酒壶被拿了起来,很快,仿佛散发着丝丝寒气的酒浆被倒入了酒碗之中,雪儿满脸欣喜地端起了酒碗,一饮而尽,顿时整个人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小嘴微张,估计要不是因为这是公共场所,她都想叫几声了

    看着雪儿样子秦风笑了笑,刚准备进柜台呢,就听到身边响起一个声音:“秦老板”

    扭头一看,原来是吸血鬼亲王布鲁赫,原本英俊的脸现在如同被几十个大汉轮了一遍一样,好像下一秒就要躺在地上捂着菊花了。

    虽然吸血鬼亲王已经不害怕阳光了,但是估计外面这样的阳光还是让这位很不舒服。

    “嗯,老布,怎么了,叫我干嘛?”秦风一边说着话一边向着柜台里走去:“你这现在进酒馆都是不声不响的,我连你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

    不过马上,秦风就感觉到布鲁赫拽住了他的衣服,并且再次喊道:“秦老板”

    “怎么了老布,你倒是说话啊,磨磨唧唧还算吸额,男人吗?”秦风顿时不爽了,转头直接怼道:“我可告诉你,我是有女朋友的,绝对的直男!”

    “要喝酒就喝酒,不喝酒麻溜点离开,叫唤啥啊叫唤!”

    “不是秦老板,凭什么她只说个秦老板你就能懂她的意思,而且还请她喝酒,凭什么我叫了你两声了你都不懂”布鲁赫表示很委屈,这年头的人是怎么了,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呢!

    秦老板:“”

    就在这炎热的午后,酒馆里正在进行日常的活动之时,中州市机场,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白人女孩躲在人群后面悄悄走下飞机,一路上低着头向外面走去。

    尽管如此,当她经过一些地方的时候还是有人不由自主地捂住了鼻子,实在是因为炎热,那股子味道就好像发酵了一样你们可以想象一堆翔发酵后的味道(正在吃饭的对不住了)

    苏珊来到了中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