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如果暴力不是为了杀戮
    米国的东部,荒山野岭之中,这里本来是人迹罕至之地,但是今天,却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造访者。

    直升机飞走了,吸血鬼子爵博肯带着另一个吸血鬼希尔不敢在很近的地方降落,于是只能落地后靠着自己的双腿向着教堂靠近。

    终于,两人翻过了一个小山头,看到了那座原本废弃的教堂,同时也感受到了里面剧烈波动的圣光之力!

    “没想到居然是这里!”博肯感受着里面的气息波动吃惊地说道。

    “对啊,怪不得我们根本没有发现踪迹呢”希尔也在一边说道:“行了先别管这么多了,快通知秦老板,等等,里面已经打起了了,秦老板已经到了吗?”

    意识到里面已经打起来了,两人也顾不上说什么了,赶紧取出了专业的摄像头,又靠近了教堂一点找了个好位置,终于拍到了里面的情况。

    时间来到十分钟前

    马上准备跳入火坑的薛大小姐一脸懵逼地看着上面那个站在剑上面的家伙,这这是小秦子吗?

    不是她薛大小姐没见过世面好嘛,吸血鬼就不用说了,那什么圣圣包皮都见过呢,你踩着剑飞又算不行了,小秦子怎么这么帅啊!

    秦老板眼神扫过下面,随即很快来到了薛大小姐的身边,流觞剑背在了身后,再次声音低沉地说道:“灵芸,我来晚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按照正常的套路,此时此刻所有的敌人都不会管他们,然后他们会在战火中深情凝望,说几句情话,再加拥抱和接吻,要是感觉来了还可以来一咳咳,憋着!

    然而谁都没想到,秦风的话刚说完,就看到薛大小姐直接扑了过来,分明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就直勾勾地看着他手里的流觞剑。

    “小秦子,你这是什么剑啊,真的能飞吗?怎么会这么牛呢,能不能带我飞啊?”

    瞬间,秦老板直接呆滞在了原地,这这展开方式好像不对啊!

    不过自己家小仙女提问呢,那该说的还是得说:“这剑啊诶这剑是流觞剑,当然能飞了,小意思而已灵芸你别乱摸”

    看着两人在那里打情骂俏呢,坐在椅子上的主教呆住了,原本已经走上来准备猥琐一番的保罗也呆住了,还在火堆里被烧得吱哇乱叫的薇薇安也呆住了!

    什么情况呦,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在这里干嘛,秀恩爱吗?

    中州,吸血鬼们居住的房间内,布鲁赫三位亲王看着直播过来的画面,同样目瞪狗呆。

    良久,乔凡尼才指着屏幕磕磕绊绊地说道:“你们确定那边很危险吗?”

    终于,薇薇安不爽了,也不管火焰了,直接喊道:“你们两个秀恩爱能不能等回去之后啊,老娘还在火堆里烧着呢啊魂淡!”

    这一声马上把秦风和薛大小姐都惊醒了,转头看看被烧灼的薇薇安,秦风老脸一红。

    原本他担心的就是薛灵芸,现在见到自己家小仙女没事顿时放下心来,其他人鬼嘛,早就被抛在脑后了。

    轻轻咳嗽一声,秦老板脸色一正,怎么刚刚就没注意自己的画风呢,明明是高冷的剑仙啊怎么突然就和薛大小姐开始秀恩爱了啊

    挥挥手,让薛灵芸躲在自己的身后,秦风转头说道:“别喊了,马上救你出来,让你保护灵芸呢你把自己都给现金来了我还能说什么啊!”

    说着话,秦风右手一举,顿时,原本背在身后的流觞剑顿时出现在了手中,身后的薛大小姐死死地看着,宛如一个小迷妹。

    不过秦风刚想有什么动作呢,却看到一个男人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就是那个伸出爪子准备碰自己家小仙女的男人!

    “你是谁啊!”保罗其实已经知道对面这个男人是谁了,毕竟人家刚刚那样子瞎子也能看出来,但是嘛,都知道,为了装个*,为了在主教面前表现一下,所以还是要的。

    不过话还没说完呢,那个谁字就变成了一声高亢的惨叫声,却是他的脸被秦老板直接一剑鞘给抽到了脸上,整个人都被抽的如同一个旋转的陀螺一样,等落下来之后,脸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

    常言道,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明明大家这个时候应该先嘴炮一番的,但是谁能想到对面这家伙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

    捂着肿起来的腮帮子,保罗在那里一脸懵逼。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圣光一点作用都没有,为什么那个男人明明看着是凡人,但是却能直接攻击到自己,自己身上圣物的保护呢?

    嘶中州,三个正在看直播的吸血鬼亲王发出了牙疼的声音,即使不在现场他们也知道,这一下子可是真疼,别问他们怎么知道的!

    不过随即,布鲁赫的脸上露出一种兴奋的表情:“终于他喵有人能体会到我们的感受了啊!”面对秦老板,那就是真的凡人,一切超凡力量消失

    看到秦风抽飞了保罗,主教缓缓地站了起来,原本秦风御剑而来,主教就有点想跑路了,无他,那个样子他简直太熟悉了,东方那些剑仙不都是这个样子嘛。

    当年那些剑仙可是出手从不留请,一剑过来非死即伤,残酷至极。

    但是看到秦风没有使用剑仙的方法,相反,却是连剑都没拔出来,直接连着剑鞘打人,主教灵机一动。

    “阁下,你这么直接过来,还打了教廷的人,是不是不太好啊?”主教淡淡的说道。

    “嗯?”秦风眼神一瞥:“你又是哪根老葱啊?”

    知道薛大小姐没事的秦老板顿时成为了昔日怼天怼地怼空气的秦老板,张嘴都能气死人那种。

    老葱主教强行压住怒火,不断告诉自己对面是一个剑仙,绝对不能轻易动手。

    “我是教廷之下红衣主教维尔巴赫,你刚刚打的是裁判所的保罗执事,我”

    主教还想着再继续说呢,但是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秦风给打断了:“你们的名字太长我记不住,不过有一条,好狗不挡道知道吗?这个家伙敢挡我的路,这一下已经是轻的了。”

    瞅着主教和秦老板又开始了嘴炮,薇薇安心里简直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秦老板,你能不能先把我救下来?”

    “哦差点又忘了,你看我这记性。”秦风一边笑着一边走到了十字架旁边,熊熊的火焰在燃烧,但是透过火焰依旧可以看到,是一根泛着银白色光芒的锁链将薇薇安锁在了十字架上。

    腮帮子重的吓人的保罗怒吼道:“我告诉你,你根本救不了她,裁判所的十字架,即使是亲王也”

    话音未落,保罗的声音停住了,确切地来说,他想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咯咯”挣扎着想说话,但是喉咙里却只能发出这个声音,两只眼睛瞪得溜圆,里面充满着难以置信!

    其他人都看向了保罗,尤其是教堂里那些狂热的牧师们,随即,他们就看到,保罗的喉咙上慢慢地出现了一道血痕,随即慢慢的扩大

    砰!保罗的身体重重地倒了下去。

    “都告诉你了,话多的人,死的快,你偏不信!”秦风淡淡地说道,随即流觞剑再次一展,一剑劈入了火焰,薇薇安身上的锁链和身后的十字架应声而断。

    薇薇安冲出了火焰,喘着粗气站到了秦风面前,而此刻的教堂内,静谧无声。

    将流觞剑缓缓地还入剑鞘,秦风再次语气平淡地说道:“如果暴力不是为了杀戮,那将毫无意义”

    话音落下,秦老板强自忍住恶心来到了薛大小姐面前,感觉自己的心都在砰砰跳呢,这他喵我他喵就杀人了吗?

    不行,现在急需小姐姐的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