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要想生活过得去
    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好了,树是老树,树洞足够大,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颗老树的长势还不错,最起码现在来说根本看不出要死的样子。

    “那当然了,这棵树原本是我们一族酿酒的地方。”野叟在一边说道:“只是后来我下山之后发现了更加简单便利的酿果酒方法,所以这里就被废弃了。”

    对于猴子们不酿猴儿酒这件事秦风也没话说,如果这里没有野叟这样的智者,那么肯定是将吃不了的野果储存在这里,然后靠着运气酿出酒来。

    那样的酒或许会更好喝,但是毕竟是靠运气的,不是每一次都有,而且数量也太少。

    而野叟下山之后从外面带回来的酿酒技术就不一样了,可以酿出足够的酒来让猴子们喝的开心,两相比较之下当然是选择第二种方式了,因此这里也就被废弃了。

    选好了树洞,那就回去继续喝酒了,本来秦风还想着要是选好了地方需不需要人照看呢,现在好了,野叟就是最好的照看者,只要他在这里,秦风认为这里就是安全的。

    喝酒观景,这一次秦风喝的很尽兴,只是野叟偶尔会说一些让他三观尽碎的话有点懵逼,这种活的时间足够长的生物简直可怕,你根本不会知道他下一秒嘴里会冒出什么著名的名字来。

    灵酒味美,但是劲儿却极大,最终秦风也喝翻了,这估计也是他这辈子喝的最奢侈的一顿酒了,完全喝灵酒喝醉

    在神农谷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秦风就和野叟告别了。

    因为阵法的存在,神农谷的入口其实是看不到的,所以野叟将他们送出了谷外。

    看着野叟的身影缓缓消失,苏小狸妹纸很是不忿道:“其实我也可以看着的”

    秦老板给那只老猴子留下了很多灵酒,有点羡慕,觉得自己也可以看着那个树洞。

    “那你能天天住这里吗?”秦风转头问道。

    苏小狸顿时不说话了,已经习惯了人世间的生活,习惯了手机习惯了互联网,你让她再回到山里,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件事也向我们证明,古代那些妖怪为什么在红尘中走一圈还会回山呢,那还是因为人世间的吸引力不够,那要是搁在今天,你入了这个凡尘,就别想再走出去。

    当然了,除非你那山里通了网不是我吹牛,只要有网有电脑,我住哪里都无所谓

    虽然不开心,但是苏小狸还是去干自己的活了,赵子明等人之前的记忆也要消除,不能让他们记得有妖怪这种事,虽然这年头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

    没多久,赵子明六人在小木屋里醒了过来,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只是与过去不同,那个梦很真实,里面居然有妖怪

    已经约好了今天回,至于看神农谷,因为那个诡异的梦,所以大家也没什么心思了。..

    收拾好了东西,一群人沿着来时的路踏上了归途,秦风转头看看那被剑仙吕洞宾布下阵法遮蔽的神农谷,以后这个地方他得经常跑了啊。

    尽管已经归心似箭,但是出去的路并不会因为他们的心情而好走一点,相反,在第二天的时候居然会下起大雨,将一行人直接浇成了落汤鸡。

    好不容易等雨停了,再次上路的时候地上却到处是泥泞,走的艰难无比。

    足足花了四天的时间,秦风等人才走出了森林,见到了老马村子后面的那座小山。

    “呼!我真的不敢相信啊,我们居然真的出来了!”江欣燕小姑娘看着面前的小山喊道。

    这趟旅程对于她来说简直太难忘了,从大学校园一下子进入了原始森林,而且居然是一周还多的时间,估计那种晚上睡觉都得睁着眼睛的感觉会留很长时间。

    “对啊,我们真的出来了,走赶紧回家,饿了这么多天了,我们回去得好好补补!”老马大手一挥笑道。

    他现在可以算是春风得意了,虽然他觉得没有看到神农谷,但是秦风还是支付了那剩下的五万块,这一趟可是赚翻了。

    所以他现在也表现的很大度,已经做好了回去好好招待这位大金主的想法。

    美味的食物,热水,松软的床铺已经近在咫尺了,众人也顾不得现在身体疲惫了,紧赶慢赶地开始爬山,准备翻过这座小山。

    时间已经来到了正午,小山村里看着依旧很平静,没有多少人。

    对于这里的农民尤其是那些年轻人来说,每年一次的旅游旺季是他们赚钱的好时间,那个时候大家都会回来开始经营农家乐,而在平时,赚了钱当然是出去消费了。

    在这个小村子里毛都没一根,连个大宝剑都做不了,年轻人们怎么能呆得住呢。

    而且他们也没有老一辈人那种本事,可以带着客人进林子然后再安全出来,所以淡季的时候基本上没几个年轻人在村里,像是老马这种的已经很难见到了。

    村子后面的小山上出现了几个身影,几乎是一步一步地挪下了小山,正是秦风等人,在回家的刺激下,去的时候足足走了四个小时的山路,回来时候三个小时就走完了。

    老马招呼着一群人向家里走去,还没到门口呢就开始大喊着让媳妇出来迎接贵客这里当然不能用接客,接客和迎接客人是两码事好吧

    喊了一嗓子却没什么反应,老马有点奇怪,看了看院门才发现,原来是锁着的。

    估计媳妇又到镇里做头发了吧,也不知道那头发有什么好做的,成天的跑镇里。

    开了门,老马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随即就看到自己的车在院子里停着,顿时感觉不对劲了,媳妇可是会开车的,去镇里应该是开着车去的,现在车怎么会在这里呢。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车自己停在那里却在上下摇晃,也不知道里面的人使多大的劲呢,让这质量不错的越野车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看到这一幕,秦风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某种微笑不是嘲笑,是某种带着尴尬的笑,大家都是老司机,谁会不知道这车里正在干什么嘛,再结合其他情况,里面的人是谁根本不用想。

    果然,老马也瞬间想到了,顿时上去狠狠地一踹车门喊道:“你们两个狗男女给我下来,*你**的,给老子下来!”

    老马一边用力踹着车一边骂道:“怪不得啊,怪不得你个*子当初买车的时候非要这大号的越野车,还要这种后排座椅可以放下的越野车,好啊你,原来早就有打算了是不是!”

    虽然这玻璃是那种里面能看到外面而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但是只要靠近了贴着看还是看的清清楚楚,里面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慌里慌张地穿着衣服。

    老马踹了几脚,好像想到了什么,赶紧进了家门,钥匙有两把,家里还有一把备用的!

    车门被打开了,里面的两人裤子都没穿上呢,秦风暗自瞄了一眼,那个男的果然长得细皮嫩肉的,单看皮囊绝对要比黑黝黝的老马强的多。

    后面的事情都不用看了,本来还想着过来好好吃一顿饭休息一下呢,看到这情况还是走吧,吃饭,这个时候等下去shi都没热乎的

    秦风直接拉了拉苏小狸和沙克,带着他们离开了,赵子明作为兄弟,这个时候自然是帮着兄弟的,也不能走,一群人,穿衣服的不穿衣服的,在那里弄成了一团。

    三人来到了村口,沙克打电话通知人过来接,秦风站爱那里想了半天想不通,你说那男的和女的,都已经到家了为什么不到床上去,在车里都不嫌空间太小吗?

    车来了,载着秦风三人直奔格县,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吃一顿好的,然后再好好睡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