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是那门先动的手!
    如果在普通人看来,夜幕下的酒仙居如同往日一样,而在布鲁赫看来其实还是那样,只是他的吸血鬼直觉告诉他,这里似乎很神秘一般。

    用脚趾头想他也可以确定,这个叫做酒仙居的地方绝对有着极大的危险,毕竟那位强大至极的剑仙老板随意地就离开了,似乎根本没有在意里面的那些珍贵灵酒!

    这话当然是正确的,有系统的保证在,秦老板根本不担心酒馆里会丢东西,即使是出现了这些传说中的生物之后也是一样。

    毕竟秦风手上拿着流觞剑,而就是这样一把如同装饰品一样被挂在墙上的剑,秦风拿在手里就可以把一个吸血鬼亲王当孙子揍!

    要知道,那墙上可是挂着整整七把剑的所以秦风丝毫不担心有人来抢东西,甚至于内心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想看看系统的防御能力到底有多强。

    毕竟在之前的时候酒仙居确实被人偷过,但是很遗憾,那些小偷们想了无数的办法,却愣是连门都打不开

    号称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锁能难住他的“偷王”祁洪当时也被请了过来,结果还是没用,进不去就是进不去。

    至于在白天去偷东西那就更不用说了,那个老板把自己的钱看的死死的,就他喵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老板。

    所以慢慢的,也就没有什么小偷到这里来了,既然偷不到,又何必过来呢。

    这不能让人直观了解到系统的防御力,所以秦风想见识一下,只可惜,他今天见识不到了。

    酒馆的防御肯定强大,但是布鲁赫却很有信心,两位吸血鬼亲王,其中一位还是十三位亲王中的最强,手中执掌着血族的一件强大武器!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狼人亲王,**的强大之处令人咂舌,古老的战场岁月,漫长的年龄,带给了他无穷的战斗经验,尤其是现在,变身之后也可以保持理智!

    作为和狼人一族战斗了很多年的吸血鬼来说,他深知对方有多么的强大!

    站在酒馆前的布鲁赫身体已经在慢慢发生变化了,一对尖利的獠牙在嘴里出现,脸上变得更加的邪魅与苍白,手指变长,至于有多长,具体可以参考电视上那些老佛爷的指甲。

    只是与那些指甲的区别在于,布鲁赫的指甲呈现一种看着就恐怖的青色,坚固至极。

    浑身上下浓郁的血气出现,在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蝙蝠虚影,浓浓的血色雾气再次出现,将酒仙居的四周笼罩!

    短短的一分钟内,布鲁赫已经用出了全力!

    今天的袭击绝对不能有人看见,布鲁赫可不相信,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会没有那些老家伙活下来,他们敢在这里动用自己的力量,如果被人知道,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与布鲁赫的样子不同,乔凡尼还是保持着人类的模样,只是手中出现了一把不是很长的匕首,匕首通体呈现血色,上面布满了神秘的花纹,血腥的气息在不断蔓延。

    狼人亲王沙克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把匕首,叹口气,随即化作了一只足有三米多高的狼人!

    他当然认识那把匕首,无尽的战争中,那把匕首至少染过七位狼人亲王的血,狼人亲王那强大的**,在那把匕首的锋利面前没有丝毫作用,就好像切豆腐一样被切掉了头颅。

    “乔凡尼大人居然真的把血夜带来了啊。”狼人亲王淡淡地开口,不过因为他现在是变身状态的原因,因此说话声音隆隆作响。

    好在有布鲁赫的血雾遮掩,因此也传不到外面去。

    轻轻挥舞了一下手中的血夜之匕,乔凡尼点点头:“对付强大的对手,五路做什么样的准备都是不够的。”

    沙克没再说话,三个异类静静地看向了酒仙居的大门。

    步行街不远处,吸血鬼女伯爵薇薇安站在那里,一双眼睛不时透过血雾看向里面,她是来压阵的,如果动静太大引来了麻烦,那她就会出手解决麻烦!

    足足三位亲王级别的大人出手,薇薇安不认为这间小小的酒馆能挡住,纵然它的主人是传说中的剑仙,但是那又如何,那位恐怖的剑仙已经离开了,现在这里空无一人!

    已经很久了,自从天地大变之后,别说亲王级别的力量了,他们这些异类都很久不出手了,隐藏在人类社会中,没有目标,慢慢等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一个目标,没有人会等死,明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压制下动用力量是作死行为,但是无奈,即使是饮鸩止渴,也必须这么做了。

    而在今天,亲王级别的力量将再现人间!

    我们已经压抑了太久了,在古老的过去,我们曾经被人类称为神灵的!..

    薇薇安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燃烧,这种感觉太神圣了,如果真的拿到那些灵酒,那他们这些异类或许会赢来再一次的复苏!

    就在薇薇安妹纸激动的时候,布鲁赫看看两位,随即说道:“我先去试试。”

    必须先试探一下这酒馆的防御能力到底是什么,要不然贸然动手的后果就是万劫不复。

    月亮好像被一层薄薄的云遮住了身影,突然,原地的布鲁赫瞬间消失,化作了一道肉眼几乎看不到的血光冲向了酒馆的大门!

    血影突袭!

    薇薇安低声说道,只有血族亲王才能使用的魔法之一,布鲁赫大人曾经在瞬间之内,使用血影突袭杀掉了六个十字军的骑士,他们那号称被教皇加持过的盔甲和盾牌在这道魔法面前如同纸糊一般。

    因此,薇薇安有理由相信,布鲁赫大人的这一击即使不能破开大门,也肯定会引起防御阵法的反应。

    乔凡尼握紧了手中的血夜之匕,沙克的喉咙里也发出了低声的咆哮这不是理智的问题,这是他们的习惯,狩猎之前的习惯。

    然后在乔凡尼,沙克还有薇薇安的目光中,布鲁赫化作的血光在瞬间撞在了大门上面,发出了砰的一声。

    啪叽!布鲁赫的身体被抛飞在了青石板铺成的地上,发出了令人愉悦的**撞击声

    “布鲁赫大人!”薇薇安妹纸掩嘴惊呼,这这怎么看着不像是被反击了,好像是被大门撞飞了回来

    布鲁赫摇着脑袋在地上哼哼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那扇门先动的手”

    中州那里大半夜乱糟糟的撞门呢,而在格县,秦老板的日子却过得很和谐。

    “该死的秦老板,你往哪里摸呢?”大床房里,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声音动人无比,但是话里的意思却是让很多男孩纸们血脉喷张,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乱摸的狗日的家伙给日了!

    “额我没注意,没注意”秦老板的声音响起,不过话里却带着几分古怪。

    好吧,秦老板表示他也很绝望啊,谁能想到狐狸这种生物居然也喜欢被人梳毛,因此本来应该孤男寡女睡觉的时间,秦老板愣是抱着一只小狐狸在那里开始梳毛了。

    这梳毛嘛,当然是用手了,但是毕竟现在抱着的是动物,很容易就想成小宠物了,鬼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呢,对应的人身上的哪里呢,他秦老板又不是生物学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