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泰日天
    嘎吱!经过了长时间的飞行,皮实的运输机七扭八绕地停在了湖贝省一座我都不知道的飞机场内,随即舱门打开。

    一排排的兵哥哥走下了飞机,他们被送到这边来驻防,这边别的不说,小河湖泊神马的还是很多的,拉出去野外来个训练什么的还是很不错。

    等到战士们都走下飞机开始整队了,运输机的舱门还开着,顿时原飞机场的地勤人员有点懵逼了,难道还有人要下来?

    嘿你还别说,一个看上去大概有二十几岁的男人在一个应该不,是绝对,绝对没有二十岁的妹纸搀扶下走了下来,一张脸唰白,而且还在吐着。

    这家伙谁啊,有这么漂亮的妹纸扶着也就罢了,你这坐个飞机就吐是什么意思啊!

    随着苏小狸的露面,顿时又引起了一些骚乱,好多人都看了过来,结果马上被他们的班长给骂了回去。

    不过随着两人走下来,机场上的一些兵哥哥们顿时有点不爽了,无他,这男人居然让那个妹纸拿着那巨大的行李箱。

    他还是个男人吗?虽然你现在吐成这样的,但是也绝对不能让妹纸帮你吧,而且看样子那妹纸年纪还小禽兽!

    但是不爽归不爽,明摆着人家妹纸很开心呢,他们也只能这么偷偷看几眼,心里诅咒一下这家伙吐死才好!

    “秦老板,你这坐个飞机而已嘛,你又不是没坐过飞机。”苏小狸妹纸小心翼翼地扶着这位她眼中的高人秦老板,一边笑着问道。

    “你给我别笑算了你想笑就笑吧,那飞行员居然把这么大的运输机当战斗机开,就差玩个翻滚了,你说我能不吐嘛”秦风没好气地说道。

    他也很绝望啊,那飞行员简直不要太牛,这运输机愣是开出了战斗机的感觉,他秦老板在里面摇晃了半天,不吐才怪呢。

    “行了,我们先走吧,你在这里人家班长们的工作都不好开展了。”秦风终于吐完了,苦着一张脸带着苏小狸向机场航站楼走去。

    本来也没这么轻易吐的,主要是吧最近想象力太丰富了,有了恶心的感觉后愣是联想到了当初听到的一个笑话,说飞机上有人吐了,然后说饿了,然后居然又吃下去了最后大家都吐了。

    然后秦老板也华丽丽地忍不住了

    一边向着外面走去,秦风一边掏出了手机给二哥薛凌云打电话。

    “二哥啊,我到了,嗯对没事我怎么可能吐呢,你别乱想,我们自己坐车有顺风车啊,那行,我们一会就过去,知道了。”

    聊了几句,那边的二哥好像很忙就赶紧挂了,轻轻舒口气,秦老板脸上露出了笑意,看来这次系统干的不错。

    没错,秦风在飞机上直接请求系统帮助了,并且说出了随便系统开价的话,目的只有一个,千万不要让薛大小姐知道这件事!

    系统这次很给力,磕巴都不打就把事情给办了,那位大叔以及所有今天见过苏小狸的人全部都遗忘了这件事,或者可以说,这个人

    而秦风也付出了五壶百花酒的价钱,心疼的直哆嗦。

    不过比起自己的小命来说这都是小意思了,妖孽横行啊,他秦老板要保住清白,好难

    既然已经没事了那就先不想这个了,原本是要自己出去坐车的,这个机场到神农架还有一段距离,先得去一座名字叫格县的县城,然后从那里去神农架。

    正巧了,有一个班的战士也准备去那边,不过不是去格县,而是回驻地,他们的驻地在格县旁边,他们的车上还有位置,于是秦风就被安排着去搭顺风车了。

    带着苏小狸来到了车边,这边的班长已经接到通知了,热情地邀请两人上车,当然了,大家对于秦老板让妹纸带行李这件事一致表示鄙夷。

    虽然秦老板很想说一句,这妹纸的力气比他要大的多

    原本还以为是军车呢,结果军车刚好没油了,于是就临时叫了两辆面包车,开车的师傅是两位上了岁数的大叔,身板很硬。

    秦风和苏小狸坐了下来,原本大家看到出现女孩还有点害羞,不过很快就聊开了,也没那么拘束了,毕竟从这里到格县还得走大概五个小时呢,不聊天就这么干坐着太尴尬了。

    战士们都是全副武装的,这次是来机场帮忙执勤的,枪什么的那是一应俱全,只是现在肯定不会带子弹。

    互相聊着天,苏小狸妹纸很会活跃气氛,大家聊得非常开心,外面都是乡间的小土路,很狭窄,基本上两个车会车就相当于考一次地狱难度的科二了。

    好在师傅技术好,两个都是老司机,因此开的还是很快的。

    但正在此时,嘎吱一声,面包车停了下来,因为急刹车的原因,苏小狸妹纸直接趴到了秦风的怀里总有妖孽想坏我的清白!

    “怎么了老宋?”班长坐在后面看不见,喊道,老宋就是司机师傅,属于军属,因此才用他的车。

    “我和另一辆车剐蹭了。”老宋看看前面,垂头丧气地说道。

    跑车这行不舒服,别看赚钱听起来不错,但只要出个事,几乎就是一个月甚至几个月白干了,尤其是遇到好一点的车。

    而现在,老宋看着对面那辆黑色的轿车,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路太窄,这谁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但是人家的车好,肯定有理啊别问我为什么。

    拍拍脑袋,老宋准备下车看看,这车上拉着部队呢,没办法躲。

    “王班长,你们先别动,我下去看看啊。”老宋向着后面说了一句,随即向着车门拉去。

    不料车门刚打开,就看到对面的黑色轿车车门打开了,几个看着就不是好人的大汉走了下来,而且手里还拿着钢管!

    老宋赶紧把车门关上,感觉浑身都哆嗦,尿都快憋不住了,这是遇到茬子了啊,看那纹身,看那眼神,这绝对是那种没事都能找出事的家伙,更不用说现在还有事了。

    这下可怎么办呢,开了一辈子车,老宋最怕的就是这种人,一个不好,被揍一顿还是轻的,赔钱赔的能让人想跳楼。

    他家里的闺女刚上大学,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啊,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拼命出来干活了,这要是被敲一笔,可怎么活啊。

    心里想着事,但是对面的几个大汉却不会停,手里轮着粗粗的钢管,为首的光头大汉一把就向着车门拽了过来,气势汹汹,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道:“他的,敢蹭劳资的车,不知道劳资的车多贵吗?给劳资下来,出了事竟然还敢在车上,告诉你们,这地儿我才是”

    面包车的车门是那种滑动门,一把拽开里面谁都能看到,光头大汉的话还没说完呢硬是被他吞入了嘴里。

    不管是谁,相信他在打开车门后看到里面的情景都会这样,大概六个战士全副武装,枪口黑洞洞地朝着天,都是满脸的冷漠。

    至于秦风和苏小狸,被光头大汉直接忽略了,事实上他现在瞪着眼睛都快被吓的背过气了

    这他喵耍个黑涩会居然碰到军队了,这岂止是出门没看黄历,简直是被泰迪给日了好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