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高兴的太早了
    如果喝酒能解忧愁,那秦老板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开心到不行,然而,他现在却是很不开心,相当的不开心。

    来自老毛子的美酒被不断地喝下去,然而秦老板依旧是那副样子,脸都不红一下,让一边看着柜台的几个妹纸眼睛发直。

    她们可是知道的,这酒是秦老板赢了那个老毛子雅科夫之后得来的烈酒,至于怎么知道的,那当然是秦老板吹水的原因了。

    而且,有个妹纸曾经在网上查过,据说这种酒啊,在老毛子那边有个名字,叫**酒!

    **酒,顾名思义,喝了啊,就那什么咳咳,你们懂得,我不方便详述。

    结果看着秦老板在这里就跟喝水似得,大家都惊着了,话说这还是**酒嘛,怎么弄得比喝白开水还舒服啊。

    秦风现在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命运真的是太奇妙了。

    猴儿酒的酒方已经被刻在了脑海里,这是仙界的技术,不管他秦风怎么弄都不可能忘掉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他秦老板哪天把小黑给忘了,也不可能忘了这酒方。

    酒方在秦风的意识世界里就像是电视上那封神榜似得,上面写着材料的那些字一个个金光闪闪的,一看就是仙家秘宝!

    然而呢,这些金色的字却有几个地方是灰色的,只能看清楚上面写的什么,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时带着奇怪来问系统,结果系统很快给出了回复,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酒仙,必须有自己寻找酿酒材料的本事,光靠着系统可不行,而且仙酒的一些材料,即使是酒剑仙也没有留太多

    理由很不错,冠冕堂皇,然而秦老板很是怀疑只有最后那句是真的

    酿酒到了现在他也算是理解了仙酒的含义了,如果是真正的仙酒,那只要出现都会引起所有人的抢夺,据系统话里的意思,就连一些和酒剑仙差不多的老家伙都会出手!

    当然了,到了他们那份上,仙酒也只是用来解口腹之欲罢了

    不过这也从侧面上证明了仙酒的稀有,之所以这么珍贵,酿造困难是一方面,材料珍贵也是一方面。

    虽然秦风觉得上次那个什么酒之秘境内应该有很多酿造仙酒的材料,最起码他现在还能记得几种,就跟个大白菜似得种在地上,他喵的长得比野草还疯

    但是直到今天,秦风都无法确定上次到了那个酒之秘境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因此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接受了这个条件。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他秦风想要酿造出仙酒,这些材料必须得齐全,所以他得上哪搜集这些材料去呢。

    至于剩下的酿造方法,秦风就更想吐槽了,早已经习惯了酿酒机的高科技以及酒仙葫芦的神秘莫测,到了酿造猴儿酒这么高等级的仙酒了,居然都不用这些了!

    酒方上写的清清楚楚,酿造这猴儿酒,最需要的就是一株天然生成的可以保存百果的大树树洞,这个,才是酿造猴儿酒的主要器皿!

    秦风问了系统为什么,系统这一次只回答了一句话:每一种仙酒都有自己的酿造方法!

    仙酒的层级太高了,高到了必须使用这种流传古老的酿酒方法,据说是学自猴儿的,猴儿到了冬天的时候就会采集百果藏于一洞,多为树洞,为当季过冬驻村粮食。

    但是如果那一年不缺过冬粮食的话,那么猴儿们便会忘记贮藏的这一洞百果,这一洞百果就会慢慢发酵,成为一洞百果酒,因此也被称为猴儿酒。

    这种野酿,实属机缘巧合,要有那么一个刚刚好的树洞,要有合适的气候,还要有合适的时间,更需要有最佳的运气,少了一点,猴儿酒都无法出世!

    也因此,仙酒猴儿酒也必须采用这种古老的方法酿造

    这些都是记载于酒方上的,虽然秦风很想吐槽酒方上面记载这些传说干嘛,但是没办法,他现在最需要解决的还是材料和树洞。

    当然了,这就是秦风为什么这么忧愁了,在这个世界上,秦风不觉得能够找到可以用来酿造仙酒的材料,以及器皿。

    不过系统信誓旦旦的说一定可以,秦风也没办法,但是怎么找,去哪找,难道他秦老板请假去找?不可能吧,那样估计会被一群酒鬼的四十米大刀砍废的。

    坐在柜台里喝着酒,秦老板陷入了沉思

    秦老板在思考着如何酿造仙酒呢,浑然没有发觉,一位有着阳光一般笑容的西方男人站在丽晶大酒店内,一双漂亮至极的眼睛已经看向了杂货街的方向。

    “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地方?”丽晶大酒店总统套房的落地窗前,满头金发的布鲁赫淡淡地问道,手中赫然拿着一个高脚杯慢慢旋转,杯中是一种红色的液体。

    纵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他的身上依旧穿着一件黑色礼服,浑身上下散发着优雅的气息,就好像随时都会去参加宴会一般。

    高脚杯在他的手里缓缓地转动,红色的液体也在慢慢的流淌,带给他一种极其黑暗神秘的气息。

    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觉得这么的穿着有什么不好,而房间中的其他人,则全部低着头,似乎并不敢看面前的男人。

    “您的感觉是正确的,我们明天就可以确定目标!”身后,同样一身黑色西装的老管家弯腰行礼,恭敬地说道。

    “很好!”布鲁赫轻轻说道,随即似乎失去了说话的兴趣,继续看着窗外。

    身后的老管家以及其他几个西装男见此轻轻走出了房间,并且吩咐服务员不要过来打扰这里。

    就在这些人退出去的瞬间,原本风度翩翩如同一位年轻王子一样的布鲁赫脸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破碎的瓷娃娃一般!

    颤抖着手,举起高脚杯,仰头,将里面的红色液体迅速喝下,布鲁赫的身上慢慢地恢复了正常,但是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时间不多了啊”布鲁赫看着自己的手轻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