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个世界上有着各种各样的酒,同样就有着形形色色的人,这可以说是秦风这几天来感触最深的了吧。

    毕竟这可是秦老板请客喝酒呢,对于酒仙居内的酒鬼们来说不亚于一场地震,根本不用秦风说什么,他们自己就会主动宣传了,再加上酒馆内本来就女客比较多,因此根本没几天,这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周围。

    失恋经历这个东西嘛,这年头真的太多了好嘛,有句话说的好,和你最后走到一起的,往往不是那个你最感觉刻骨铭心的

    因为爱,我们走到了一起,也因为爱,我们最后没有走到一起

    也因此,在秦老板“我有酒,你有故事嘛”的诱惑之下,很多妹纸走进了酒馆,浅浅地喝下一杯酒之后,面色微红,带着几分伤心,几分后悔,以及几分不舍缓缓地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有的女孩找到了一个很爱很爱她的男孩,真的是很爱很爱,是那种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的爱,开始的时候,就连女孩自己都感觉他们一定是最合适的!

    可惜,事实往往与你看到的甜蜜是相反的,男孩性格偏向于老成,他拿着一份工资就感觉心满意足了,相反,女孩更喜欢的是那些能够爬上去挥斥方遒的人!

    说白了,就是女孩觉得男孩没有上进心,太安于现状了,而她自己,则是不断的向上爬,收入早已经是男孩的好几倍了。

    在这种情况下,男孩能给予的,大概也就剩下爱了吧

    激烈的大吵一架后,两人最终还是分开了,想想之前坐在酒馆里哭的那么伤心的女孩,秦风微微叹口气,不过他觉得,即使再来一次,女孩还是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因为两人,原本就三观不合,你觉得站在山脚下坐着就行,但是我却还在心里惦记着顶峰的风景,爱是原本两人之间的粘合剂,但是到了后面,爱却无法弥补裂痕

    当然了,还有的女孩就让秦老板有点无语,有了男朋友,还和其他男性友人保持很亲密的关系,并且只要男朋友一吃醋就告诉他,这是男闺蜜,是蓝颜,你太小气了巴拉巴拉

    这种情况下,只要心里有了什么事,她们选择的倾诉对象往往不是男朋友,而是自己的男闺蜜,包括和男朋友吵架之后,绝对是马上去找男闺蜜

    然后男朋友和她分手了,因为对方受不了,男朋友不应该是最亲近的人嘛,为什么你有什么事都不和我交流,就要去找你的男闺蜜呢?

    然后妹纸在秦老板这里一边喝酒一边问着她究竟哪里做错了,她和她的男闺蜜什么都没有啊

    对于这话,秦老板表示,我只能望天了

    有女朋友之前就算了,自从和薛大小姐在一起之后,他秦老板对酒馆里的女孩,那绝对是保持着距离,即使是关系最亲近的雪儿,以妹妹看待,依旧保持着距离!

    这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这是他自己提醒着自己,最亲密的一定是自己家小仙女而不是别人,也没有别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们总是在心里保持着那个人最美好的一面,但是没有真正的交往,你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见了这么多的女孩,听了这么多的故事,秦老板感觉自己都快变成哲学家了。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灯火阑珊”的任务进度也在突飞猛进,短短几天之内,已经到了十几个了,至于酒仙葫芦的专属任务就更不用说了,反正女孩只要一哭,那就有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开始清洗整个中州市,虽然早已经是春天了,但是大雨倾盆,气温骤降,很多原本已经换上了美美春装的女孩迫不得已又拎出来了自己的冬装换上。

    杂货街上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在很短的时间内作鸟兽散,走不了的聚集到街边的店铺里避雨,一时之间,杂货街上的奶茶店咖啡馆什么的全都爆满。

    凡是到杂货街上的人,十个里面至少有五个是知道酒仙居的,而到了现在,酒仙居内首先让人记住的不是那些神奇的酒,而是那高到令人咂舌的价格。

    也因此,即使在大雨倾盆的情况下,也没有多少人进酒馆避雨,只是后面估计其他地方都人满了,所以迫不得已,有些人还是到了酒馆中。

    并不是很厚的两扇木门将酒馆内外隔开,如同隔开了两个世界。

    酒馆的外面是哗啦啦的大雨,是喧闹的街道,而在酒馆之内,还是静谧无边。

    酒客们坐在桌边,有的望着窗外的大雨出神,有的则端着自己的酒,面前或是摆着一盘花生米,或是卤鸡爪,自斟自饮,倒也是很舒服。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浑身湿漉漉的人们走了进来,带着水汽,一下子将酒馆内的氛围踏破。

    他们自己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原本喧闹的声音停了下来,也没有人坐下,柜台后面那巨大的酒水单就好像是一面看不到的墙,将人群全部挡住。

    不时有人偷眼看看酒水单,大概之前只是听到了酒仙居的名头,还没有见过。

    柜台里的秦老板没有什么动静,没一会儿,进来躲雨的人们胆子顿时大了起来,人群里也不时地传来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诶,你们看那酒水单,想不到这里真的是这么贵啊,这老板怕不是心尖尖都黑了吧!”有大妈被酒水单吓住了,目露吃惊开口道。

    “就是啊,一壶酒要卖六千多,还是这么小的酒馆,这些买酒的怕不是傻子吧”有戴着眼镜文绉绉的男人,一开口就是那种你们都是傻子只有我聪明的语气。

    “谁知道呢,反正网上把这家酒馆夸的天上地下就这一家,不知道花了多少广告费呢,你说不贵能行嘛,成本那么高呢。”嘴巴有点大的小伙子,一脸的我是真相帝的表情。

    虽然是窃窃私语,但是生意还是有点大,有人再次看看柜台里的秦老板,见对方依旧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顿时胆子更大了。

    顿时有人在人群里喊道:“诶,我们傻站着干嘛,又没有说必须买酒才能坐着啊,走走走,我们去坐着吧!”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过很快就有大妈直接带头过去坐着了,嘴里还说着:“反正我就坐了,我跳了半天舞了,腿都麻了!”

    这话就是故意对着柜台说的,反正你这老板看着办,我就是要休息一会。

    有人带头,那其他人就不用说了,很快都各自找了地方坐下,不过酒馆毕竟就这么大,后面进来的人没有位置,脸上浮现了不满的神情。

    有的酒客顿时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些人坐下后还是在议论着酒仙居内酒价的事,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让他们酒都喝的不爽了。

    不过看看秦老板依旧没什么动静,也只能勉强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