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陪我喝酒
    猴子在那里来回地走着,心里的那种不安愈发的强烈。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就好像整颗心不断地在下沉,坠落,整个人都坐立不安。

    正在这里纠结万分呢,突然,身后响起了一个妹纸的声音:“您好……”

    “沂梦!”猴子赶紧转身,一边转身一边喊着,结果转过来一看,却是一个很陌生的女孩,在那里站着,许是被猴子给吓到了。

    “不好意思啊……我正在等人,还以为你是她呢……怎么了这位小姐,有事吗?”猴子迅速就切换出了以前面对女孩的模式,英俊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过妹纸明显没有被感染,脸上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道:“您……是孙远征先生吗?”

    猴子有点诧异,但还是点点头道:“对啊,这位小姐找我有事?”

    难道自己的帅气已经如此突破天际了吗,现在的陌生女孩看到自己就能猜到名字?

    可惜,猴子明显是想多了,对面的妹纸掏出了一个信封递了过来:“您好,孙先生,这是一位小姐托我送给您的,至于是谁,她说您看了信就知道了。”

    居然是给自己的信?猴子有点懵逼,这个时候,他的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信,难道有什么问题?

    从妹纸的手里接过了信封,上面什么都没写,封口也只是折住的,正打算打开信看看呢,却看到对面的女孩还站在那里。

    “嗯?你还在这里干嘛,我要看信了。”猴子随口说道,在现代社会,有各种各样方便的通讯工具,信这玩意已经很少见了。

    但是只要出现,那必定意味着里面有很多的秘密,作为一个顶级的黑客,猴子始终认为,在网上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永远是不安全的!

    在他看来,最安全的通讯方式,却是这种极其古老的交流方法,写在白纸上,只有看到的人才会知道秘密,别人就是本事再大,但是看不到信,也是枉然。

    而像他这样的顶级的黑客,如果真的想要窃取别人的聊天内容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了。

    这句话之前他追求沂梦的时候曾经提到过,那现在……

    可惜,猴子心里的那些想象很快就被面前的妹纸打破了。

    “承惠,一共十八元,您是扫码还是现金?”妹纸还是保持着公式化的笑容说道。

    “十八元?你这是什么意思,和我要钱吗?”猴子还是没反应过来。

    妹纸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就爆了:“什么什么意思,你这是想让我白跑腿?你个霸王跑,我们做个兼职容易嘛,风里来雨里去的,迟了一会就会被投诉扣钱……”

    妹纸说着说着似乎是想起了伤心事,眼眶都有点发红了,好像下一秒就要哭给你看了。

    猴子顿时无奈了,他这人最见不得女孩哭了,赶紧说道:“好好好,十八元,我给,我给还不行嘛,不过你好歹把事情说清楚吧,怎么就跑腿十八元了。”

    妹纸闻言,那眼泪直接就流出来了:“呜呜……就是跑腿啊,我接了单子,把东西给你送过来,起步价十块钱两公里,超一公里加两块,你这是到付……我就是赚个辛苦钱,你还想白让我跑腿……呜呜”

    好吧,这下子猴子总算明白了,合着这妹纸就像是快递一样,但是明显,快递是走长途的,这是跑腿短途同城里面给人送送东西。

    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应该正在上大学,小姑娘确实挺辛苦,在那里哭的伤心,猴子直接掏出了一张五十的递了过来。

    “来,别哭了,都给你,多的算你小费,可以了吧!”猴子财大气粗地说道,他现在就缺女朋友,钱神马的根本不是问题。

    “那太好了,谢谢孙先生,另外说一句,您真的太帅了……”妹纸一边说着一边接过钱。

    猴子眼睁睁地看着刚刚还在大哭的女孩现在一瞬间就露出了笑容,脸上的泪水还有呢……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猴子目光呆滞地问道,这小姑娘年纪不大,这演技真的逆天了啊,说哭就哭,而且是那种哇哇大哭,不带一点犹豫的,看看那些什么影后,演个哭戏还得酝酿半天……

    女孩掏出一个小小的可爱钱包,小心翼翼地将五十块钱放进里面,然后才笑道:“久病成良医嘛,总是碰到那些想霸王跑的人,我一个女孩又打不过人,只能哭咯。”

    猴子仰头望天:“你这也不容易啊……”

    “没办法,职场有压力,这是一种生存方式!”妹纸甜甜地笑道。

    说完了话,转身拽出了自己的电动车,骑上就走,多收了你几十块钱,陪你聊会天,应该可以了吧……

    猴子收回了目光,感慨了一句现在的女孩,然后赶紧躲到角落打开了信封,迫不及待地将里面的信抽出来。

    信的内容不算很多,只有两页纸,猴子很快就看完了……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天色渐晚,公园环卫工老韩在那里清理着各处的垃圾箱,转到一个角落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男人愣愣地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几张纸。

    都这点了公园还有人?老韩决定上去提醒一下对方,别是忘记了,这公园晚上可是关门的,要是关了门,你这就不好出去了。

    “诶小伙子,小伙子!”老韩上前喊道。

    但是面前的男人还是没动静,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两张纸。

    大晚上的这是犯癔症了吗?老韩再次喊道:“小伙子,诶,叫你呢!”

    “啊?啊,大爷您叫我啊,怎么了?”男人,正是猴子,孙远征,突然间清醒了过来。

    “没什么事,只是告诉你一下,公园马上就要关门了,你得赶紧出去。”老韩笑着提醒道。

    “这样啊,谢谢您啦,谢谢。”猴子感谢了几句,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外面走去,将那封信原封不动地装起来,放到了自己的怀里。

    他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很乱,特别的乱,直到现在了,他都在想着信里的内容。

    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猴子走出了公园,仰头看看,漫天繁星。

    …………

    中州市,已经到了晚上吧十一点多了,狐狸洗了澡,就准备上床抱着孙小菲睡觉了。

    同居这种事,在这个年代已经太常见了,而且小菲妹纸的父母已经见过狐狸了,对这个准女婿很满意,现在也是在商量着什么时候结婚呢。

    情侣俩嘛,又都洗了澡没穿衣服,所谓摩擦生热,这燥热好似从心底而起,一往而深……

    可惜,狐狸兄刚打算策马奔腾呢,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

    犹豫了几下,被孙小菲给推开:“赶紧去接啊,说不定是重要的事呢。”

    狐狸兄只能起来,光溜溜地去接电话了,他发誓,要是这家伙没什么重要事,绝对要宰了他!

    电话接通,里面传出了猴子颓废的声音:“出来,陪我喝酒……”

    这大晚上的喝什么酒啊,而且自己已经箭在弦上了,不陪女朋友,出去找基友?

    “不是……猴子,这点了……”

    “你到底出不出来,你不出来我自己喝了!”

    “好好好,我出来,我出来还不行嘛,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挂了电话,狐狸兄郁闷地想撞墙了,一边的小菲妹纸看着狐狸的黑脸,捂嘴偷笑,叫你整天想着欺负我,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