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觉得秦老板拿不动刀了?
    刘宇不屑地看看周围的人,鼻子都仰的老高,在秦老板的殷勤之下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老王感觉自己一米九的个儿到这家伙面前都能看到鼻孔了

    后面的助手将这一幕赶紧抓拍下来,原本呢,老刘这个直播只是图文配合,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怎么上镜,所以都靠助手操作呢。

    这会助手小哥一见这场面,这没得说啊,你刘叔还是你刘叔,即使是来到了酒仙居,那也是你刘叔!

    不用考虑,当了刘叔这么长时间助手了,心里当然有点数了,之前的时候弄过美颜设备,这种场面当然要使用了!

    于是小哥直接打开了直播直播间的标题直接取名为:古有武二爷醉酒捕虎,今有刘三爷豪饮打假

    反正现在直播间都是标题党,穿个到膝盖的裙子扭几下就敢说短裙热舞,黑丝诱惑尼玛看了标题之后给人整的热血沸腾,进去了才发现,还有安全裤这种神奇的东西

    咳咳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小哥的操作下,瞬间,原本在微博关注的吃瓜群众们涌进了直播间!

    看照片和文字说明哪有看直播好啊,而且,大家迫切地想知道,那位高冷的秦老板,难道这么快就沦陷了吗?

    很快,大家就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东西,直播间的画面上,老刘甩着满脸横肉坐在座位上,气场庞大。

    知道的他是来打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铜锣湾第一扛把子呢。

    顿时,直播间的弹幕开始狂飘,各种社会我刘叔的话不停地闪过,当然了,其中也有很多小迷妹心碎的声音

    秦老板,说好的高冷男神呢怎么成一店小二了啊

    小哥肯定是专业的,酒馆里的其他客人他也没权利去拍,是以镜头只是集中在了秦风和刘宇那里,两人一站一坐,一个凶恶一个殷勤,反差太明显了

    “哦,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啊,看着很年轻,怎么就走到这条道上去了啊!”老刘语重心长地说道:“万幸你今天遇到了我啊”

    说着话,老刘的心里很是舒坦,之前还以为这老板不懂事,没想到进来后才发现,人家简直太上道了。

    你看看那甩小抹布的样子,简直是太长脸了有没有,挺不错,既然这样那就少要点钱吧,翻个五倍也就行了,咱刘叔一向是好人。

    “好了,赶紧给我上酒,对,就要你上次的那个什么碧火酒,还全国第一的烈酒,一口就进医院,吹也不是这么吹的知道吗小伙子!”老刘再次说道,还是那副长辈教训晚辈的样子。

    秦老板:“”好吧,皮这一下你很开心是吧,既然这样,那就再加点料吧反正按照系统的估计,应该死不了人

    听到刘宇的话,直播间的吃瓜群众们倒是没什么,毕竟他们早就知道老刘今天来了要干嘛了,但是酒馆里的吃瓜群众们顿时惊呆了。

    这家伙莫不是脑壳有问题?

    那碧火酒那是人喝的吗?他们可从来没有怀疑过秦老板的酒,相比秦老板的人品,他的酒就好像是大圣爷爷的铁棒一样,梆硬!

    而秦老板,脸上的笑容那就没有少过,就好像是你去大保健遇到的那些需要拯救的女孩一样——皮笑肉不笑。

    “说吧,你这碧火酒多少钱啊?”老刘再次问道,一脸的财大气粗,似乎酒仙居的酒水单根本没有看在眼里一样,虽然他确实没有看到

    多少钱?秦风有点犹豫,这卖多少钱合适呢,这玩意其实说白了,就是系统认为会砸在手里,所以让他随意定价卖掉。

    就好像我们走在街上经常会听到什么跳楼啦放血啦的价钱,其实你要是走多了就会发现,那家店的老板天天跳楼放血,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带停的。

    想了想,秦风还是试探性地说道:“这酒啊,我卖个两千”

    对没错,秦老板故意将两千拖的老长,目的呢就是看这家伙的表情,如果出现皱眉等觉得贵的动作,那后面的话拐着弯就成了两千还差九百九十九呢

    按理来说,这灵酒,好歹你不得卖个好几万呢,但是闻听是没人买啊,系统都担心砸手里,所以这真的是跳楼了

    但是秦风却没有从刘宇的脸上发现什么异常,对方似乎觉得很合适,于是呢,这话出来就变这样了。

    “这酒啊,我卖个两千两千九百九十九!”

    雪儿翻了翻白眼,秦老板的酒价就从来没正常过的,不是什么1111就是什么2,真的是够了。

    说完了话,秦风紧紧地盯着刘宇,看他怎么说,暗红色的碧火酒,小黑都不愿意喝的

    而就在此时,老刘开口道:“不就是三千嘛我说你这酒卖的也太便宜了吧,好歹是全国第一烈酒呢!”

    秦风的大脑正在那里飞速旋转,闻言随口道:“啊有点贵了是吧那可以少等等,您说什么?觉得我这酒卖便宜了?”

    这年头的人们都这么善良的吗?看到我提着刀子宰人呢都看不过去了,上来就直接桶自己两刀?

    还是觉得自己飘了,他秦老板拿不动刀了!

    不过秉持着有便宜不占是小黑的古训,秦老板硬生生的收回了刚刚的话,笑道:“那您觉得卖多少合适呢?”

    酒仙居里的酒鬼们和直播间里的吃瓜群众们表示已经看不懂面前的戏了,当老板的想卖的便宜点,结果客人却觉得你卖的太便宜了,瞅这情况居然要加磅!

    难道是我们老了吗?

    老刘大手一挥:“这肯定的啊,我告诉你啊老板,你这酒,卖个五千绝对没毛病!”

    他当然有自己的考虑,到时候赔钱可是按照这个的几倍来的,这当然是卖的越贵越好啊,要不是怕这老板看出破绽,直接上一万了都!

    啪!秦老板拍拍桌子:“就照您说的办,五千,先生真的厉害,识货啊,懂行!”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秦风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老刘,老刘用看凯子的眼神看着秦风

    只有吃瓜群众们看的云里雾里的,就像是看天书。

    收了老刘爽快掏出来的五千块钱,秦老板想了想还是没加料,人家都自己捅刀子了他秦老板要是还落井下石,那还是人吗!

    装在酒壶内的暗红色碧火酒被端了出来,放在了老刘面前。

    “您的碧火酒,请慢用!”秦老板面无表情地丢下一句话,直接走回了柜台,钱都收了还笑什么,我又不是那些需要被温暖的大保健少女。

    老刘看了看秦风的背影,只感觉这老板表情变得太快了吧,怎么突然就不笑了呢。

    不管他,操起酒壶就倒酒,很快,一种暗红色的莫名东东倒了出来,即使已经在酒杯里,依然如同火焰般燃烧

    老刘顿时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