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刘叔要上了!
    挂了电话,吴良暗自得意,这个刘先生,是中州市下面一个县城的,本名叫刘宇,是一个职业的打假人,但是与其他打假人不同,他那已经是近乎明抢了。

    其他的打假人虽然也靠着这个牟利,但是却不如这个刘先生这样做的绝!

    他永远是挑那些小的饭馆啦,超市什么的下手,然后找出不对的地方,联系老板要“私了”,反正你只能付给他好几倍的钱,这才能了这事。

    而且,和别人不同,他每次做这种事,从来不掩盖自己的本来身份,甚至有时候会在网上直接公布,以至于到了现在,已经是大名鼎鼎了!

    大的企业他不敢去,只有那些小的饭店超市杂货店什么的敢去,据说他哥是混混,所以这么久了也没人找他麻烦。

    现在,这位刘先生那张脸已经是金字招牌了,去了一些小的店里,不用说话,店里的老板就自己把钱交上来了

    做事方法的肮脏,以至于连职业打假人的圈子都不接纳他,觉得他根本就是在勒索

    偏偏你还找不出他的一点毛病,说你家饭店菜的材料有问题,那就是有问题,谁也说不出不对的地方,谁让你本来就有问题呢

    以前也是来过几次中州的,当然了,也是只敢对那些小本的买卖人下手,上次吴良和某个自称为“大老板”的家伙喝酒的时候知道了这位刘先生的电话。

    他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也不认识多少人,下意识地就感觉这位刘先生很厉害,刚刚在电话也是说了半天那酒仙居的小,以及酒的贵!

    好歹是学生会的干部,诱之以利这点还是知道的,秦老板是吧,我看你这次怎么收场!

    中州市下面的一个县城内,个子不高,大概三十多岁,满脸横肉像流氓更多的刘宇放下了电话,脸上阴晴不定。

    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愿意在这边的县城里,中州毕竟是省会,是大城市,那边有太多能一巴掌拍死他的人了,能不去还是尽量不去。

    但是刚刚电话里那小子说的消息却太动人了,一个只有六张桌子的小酒馆,酒居然卖的那么贵!

    这说明什么,说明只要自己能抓到一些把柄,那之后的收到的好处绝对超乎想象!

    人,总是贪婪的,有这么好的机会,刘宇根本忍不住,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查了查这家名字叫酒仙居的酒馆。

    出乎意料,这家酒馆在网上居然很火,火的原因,居然是因为之前将一个老毛子给喝趴下了,而且还是喝进了医院!

    其实吧,酒仙居能这么火,之前的那些视频消息什么还是有了很大的作用,但是网上的消息嘛,大家都知道,刚刚还炒的火热的,过几天就没人关注了。

    酒仙居也是这样,之所以还有这个热度,就是因为之前把雅科夫喝到医院的碧火酒,而其他的那些消息视频,依然有的,但是却沉底了。

    而在网上,对于酒仙居的碧火酒,现在吃瓜群众们也依旧吵的不可开交,有的人认为那绝对是国内第一的烈酒,而有的人绝对,那根本就是炒作

    没办法,谁让这年头炒作的人太多了,在一些持有阴谋论的吃瓜群众们看来,所有网上火起来的一切,都是炒作

    刘先生刘宇仔细地看了看之后做出了判断,这家酒馆,绝对可以去敲一笔!

    没说的,肯定是小酒馆,没什么大背景,不然的话负面消息早就被水军给打沉了,而且那个什么碧火酒,以他老刘这么多年打假的眼光来看,绝逼是假的!

    居然会有酒长得和火焰一样?打死他都不信!

    想到就做,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在微博上公布了一条消息:不多说,碧火酒,什么玩意,绝对假的,明天中午十二点,老刘去酒仙居试酒,不见不散!

    这就是老刘在网上的形象,一副直爽为大家打假的样子,你还别说,这样子给他吸引了很多的粉丝就是有人信这个!

    消息发出,顿时,整个网上炸开了锅。

    马上就有真爱粉跳了出来,舔着脸道:“刘叔要去打碧火酒了?太好了,我**的早就说过,那碧火酒就是假的!”

    “楼上的,少**的胡吹,雅科夫进医院那可是大家都看着的!”这是酒仙居秦老板的忠实拥泵,认为秦老板那种谈笑间喝翻一切的样子,简直是酒鬼们的楷模

    当然了,网上嘛,永远不会缺少这些貌似知道很多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人:“楼上的兄弟啊,快把话收回去吧,这年头,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我这里有消息的,那就是炒作”

    因为这个消息本来就是符合热点的,顿时一群吃瓜群众们涌进来开始评价,同样因为是在网上,三句话不合就直接开撕了,短短半小时内就烧掉了n多户口本,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仇。

    甚至还有叫嚣着面基互砍的,你他喵有种来**,看劳资不把你hi给打出来

    刘宇放下了电话,露出了笑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老板这么赚钱,到时候可得开价高一点啊

    想到这里,老刘又发了一条微博:吹牛的一口酒进医院,我老刘还就不信这个邪,等着,明天不干三碗下去我就是你们孙子!

    中州市,秦风自然不知道这些,他的电话一般只是用来联系别人,而薛灵芸,和秦风待一块的时候基本上是不会玩手机的。

    而且现在还帮着当服务员,自然是不会摆弄手机了,到了晚上忙着做运动,也不会玩手机。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些晚上抱着一个手机狂嗨的,肯定是单身狗没跑了

    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营业,薛大小姐拿着快抹布在外面收拾桌子,秦风在酿酒坊里忙活着,他要准备开始酿造百花酒了。

    之前在一群女人的压迫下,秦风无奈答应,明天就会将玫瑰酒摆上货架,这才让她们离开,但是直到现在,秦风也不知道这玫瑰酒喝了有什么效果。

    将一个酒葫芦掏拿出来看了看,秦风又无奈地放下,这种莫名的碧火酒,当初只是图了把人喝翻了,却是没考虑到,这玩意现在没人敢喝了。

    整整一葫芦的碧火酒,也就是雅科夫那一杯,再加上老严的一口,还剩下半葫芦呢

    要不再调制一下?好歹能让人入口啊,不至于一口就灰飞烟灭啊!

    反正没事干,这就开整了,从酒吧里拿出了调酒的工具,各种各样的酒开始整,弄了二十分钟,秦风看了看酒葫芦里的酒,这应该没问题了吧?

    确实没毛病,原本碧绿色如同火焰般的碧火酒,现在依旧如同火焰般,只是成了一种黑红色话说,这玩意,还能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