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这酒葫芦好使!
    “哦原来您是她丈夫啊,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的航班已经快要起飞了,我得赶紧过去了再见啊!”男人赶忙丢下一句话离开。

    搭个讪,结果还碰到了人家老公,这就太尴尬了,尤其是刚刚好像太投入,人家老公说话呢自己都没听到

    这要是个暴脾气的,妥妥的挨顿揍都是正常。

    秦风也没有多在意这事,反正这家伙已经被薛大小姐给反调戏了,两人又在原位置等了半天,这才听到了语音播报,终于能登机了。

    然后刚刚向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一个男人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对视一下,男人现在连招呼都不想打了,赶紧躲到一边,他能怎么办啊他也很绝望,躲到厕所就想躲这俩人的,好不容易听到语音提示春城的航班开始登机了,结果一出来就撞上了人..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利,秦老板带着薛灵芸上飞机,直飞春城!

    春城市机场,一下飞机,秦风和薛大小姐就忙着进了卫生间别误会,男的进了男的女的进了女的。

    无他,京都的时候气温是零下的,很冷,里面穿着厚毛衣外面都要套羽绒服的,但是一到春城,果然是四级如春的城市啊,被人都是穿着夹克的

    用了一秒秦风就做出了决定,却卫生间把衣服换一下,最起码把羽绒服换掉,人家都穿着薄外套,就你穿着羽绒服宛如一个智障

    终于,秦风穿上了薛灵芸亲自给他挑的一件长风衣,加上长久以来饮用顶级灵酒形成的气质,照镜子的时候秦老板都有点飘了

    “你看小秦子,我就说嘛,你穿这件绝对帅!”薛大小姐换上了一件毛呢外套,一脸的娇俏。

    换好了衣服,秦风如同往常一样,牵着薛灵芸的手,再拉着行李箱,一对小情侣如同出笼的飞鸟一样扎入了春城。

    坐着出租车行走在了街道上,冬日里的春城阳光却是非常的好,坐在出租车里,身上被晒的暖洋洋的。

    师傅的普通话带着点口音,很是能侃,自打两人一上车就开说,自号春城活地图,这里的什么美食景点的,都在脑子里。

    尽管已经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但是在暖洋洋的太阳照射下,前面的师傅侃大山之下,薛大小姐还是有点困了,躺在了秦风的肩膀上打瞌睡。

    终于快到两人订的酒店了,但是前面有点堵车,秦风想了想还是结账下车,反正也没几步了,就这么走过去也好。

    笑着和师傅告别,他进了这里不知道要堵多久呢,师傅倒是大度,说没事,他正好当休息了。

    拖着行李箱,向着前面的酒店走去,出门嘛,秦老板绝对不会亏待自己,这酒店肯定是最豪华的,去其他地方也要方便。

    一边走一边商量着下午去吃什么,突然,秦风就听到不远处有个妇女在大喊着:“前面的小哥帮帮忙啊,有人抢劫啦!”

    嗯嗯?

    这一下车就有抢劫的吗?秦老板顿时有点懵逼,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将薛大小姐护在了身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薛大小姐没事就行。

    随后,秦风顺着妇女的视线,马上就看到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应该和秦风自己差不多,一手抓着一个包,另一手还拿着一把西瓜刀!

    而偏偏,因为这会堵车的原因,秦风和薛灵芸站的位置,正好将这抢人包的仁兄前面的路给挡了一个干净

    抢包的仁兄已经越跑越近了,手里的西瓜刀明晃晃的,嘴里喊道:“滚开啊,好狗不挡道!”

    被抢了包的妇女拼命地跟着,只是很显然,她根本跑不动,看着抢包的人向着前面冲过去了,而那个小哥还愣在原地傻站着,顿时急了。

    “小哥,快让开啊,他有刀!”妇女大声地喊着,刚刚第一句话那是下意识地喊地,就像是我们被偷了之后会下意识地喊抓小偷一样,而不会先看看环境。

    等到意识到对方有刀的时候,已经晚了,而前面那小哥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的,居然站在那里不动!

    街上的其他行人也看到了这一幕,一些见义勇为的人赶紧向着这边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许是抢包贼急了,轮着西瓜刀就准备上去了!

    后面的出租车师傅因为堵车,还没开呢,见到这一幕也是心惊肉跳,他对这对小情侣很有好感,而现在

    完了!这是现场的好多人冒出来的想法,那小哥还没躲开,难道要徒手搏斗?人家手里可是有刀的啊!

    抢包贼已经冲到了秦风的面前,拿着西瓜刀,牙一咬就向着秦风捅了过去,嘴里还喊道:“充英雄,让你充英雄,没见我有刀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刀捅过来的时候,一瞬间,只见那个小哥的手在腰间一抹,顿时只见绿光一闪,随即,一个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

    砰!!!拿着西瓜刀捅过来的抢包贼连人带包直接被一下子砸开,踉跄着后退几步,直接捂住了脸,一股子殷红已经渗了出来

    “有刀了不起啊,切!”秦老板不屑地冷哼道。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之前提醒秦风的妇女直接呆滞在了原地,而正在跑过来的吃瓜群众们也有点愣神。

    刚刚好像是那小伙子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给了对方一下?

    咋感觉那玩意和板砖差不了多少啊,这年头还有带着板砖出门的吗?

    然后,他们的视线集中到了秦风的手里

    伸手将身后的薛大小姐搂在了怀里,秦风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酒葫芦,满意地点点头,果然是酒仙出品啊,砸不坏,拿来当板砖也是极好的啊!

    关键是这玩意也使着顺手,握着葫芦嘴那里,然后直接用下半部分一家伙砸过去,感觉真的比板砖要好使啊!

    向着惊讶万分的薛大小姐笑笑,顺手把酒葫芦给她,然后来到了那抢包贼的身前看了一下,没什么大事,只是脸被砸肿了,鼻子破了而已。

    这也幸亏最后的时候秦风收手了,不然的话就不是脸肿了而已

    出租车师傅看着薛灵芸手里的酒葫芦,顿时打了个冷战,这小子手够黑啊,刚刚那动静,他听着都感觉脸疼呢

    被抢包的妇女回过神来,上前感谢秦风,秦风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