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翻译妹纸的话音落下,整个宴会厅内的人都是一愣,不过马上,一些细碎的笑声便响了起来,估摸着开始的时候还考虑一下只是歪果友人呢,结果到了后面大家都忍不住笑意了

    无他,实在是雅科夫的样子看着太凄惨了,本来挺大的一张脸,结果现在因为酒太烈了直接抽成了包子,那样子看了都觉得难受

    脸成了包子也无所谓,毕竟现在有些女明星就是包子脸嘛,相当于免费让雅科夫变美了,所以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脸现在又大又肿

    没错,以落日山上的碧火草为主料酿制的灵酒,岂是易予之物,仙人一般都不喝的,即使是喝,也是一点点的抿,而且抿一口就要缓缓的

    “啧啧这大兄弟现在应该像是猪头了吧!”宴会厅旁边,有位大叔一脸舒服地喊道。

    “那必须,你看看那脸,话说那还是脸嘛,我第一次见比屁股还大的脸啊”旁边一个有三十岁左右的美女少妇笑道。

    “哦?那那条缝是什么东西啊?”旁边有个小年轻这就开始调戏了。

    “屁股上长着的是什么你不知道是什么啊,每天不说人话,尽是喷粪,我早该想到了”美女少妇面不改色地说道。

    到底是结了婚的女人,说起话来尺度什么的浑然不在意

    小年轻顿时满脸通红,坐在一边不敢说话了,旁边的大叔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来。

    而在网上,吃瓜群众们看着雅科夫凄惨的样子,顿时感觉像是大热天的喝了一杯冰可乐一样,从头爽到了脚!

    “叫你猖狂!嫌我们国家的酒太软,现在我只想问一句,还有谁!”

    “+,虽然这家伙现在看着这么惨,但是我怎么就想笑呢”

    “楼上你们两个,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好嘛哈哈哈”

    “难道只有我觉得那位秦老板是真的牛吗?”

    刚刚看到秦风随意地喝了一杯碧火酒之后大家都觉得这酒没什么啊,毕竟如果真的是烈酒的话这么一喝下去肯定会有一些反应,但是那位秦老板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

    结果现在看看雅科夫的反应,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只是喝了一小口,就在那里打滚,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现在有人这么一说,大家顿时反应了过来。

    “秦老板牛逼,真的牛逼啊,很好奇他的身体结构是不是和我们不一样啊。”有人诧异道。

    不过这个问题大家没人能解释,只能归结于秦老板天赋异禀吧

    老袁强忍着笑意吩咐服务员拿冰水,一边说道:“哎呀,大家别笑嘛,雅科夫先生或许只是被呛着了而已,没事的,还能喝要不再来五杯?”

    他倒是蔫坏,把之前雅科夫逼迫他时候的话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

    被碧火酒的力量烧的整个人都不好了的雅科夫虽然已经不清醒了,但是听到这话顿时站起来向着旁边连滚带爬的跑去,嘴里还喊道:“不这是魔鬼我不喝了,不喝了啊”

    一大杯酒,就喝了一口,然后就不行了,这要是再来五杯,那医院都不用去了,直接送去火葬场比较好

    “五杯而已嘛,难道雅科夫先生喝不下去了?没关系,让你身边的人喝也行,想你们堂堂大国,不会连个酒都没人敢喝吧!”老袁还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说出来的话让宴会厅内的人都侧目

    这老袁真的睚眦必报啊,以后有什么事离这老头远点,不然的话只要让他抓住机会,这就直接往死里整啊

    “李小白”:噗哈哈!我突然发现这个老头也好有趣啊,太腹黑了有木有,这直接用原话打回去啊!..

    “萌萌姐”:这个老头好像就是上次招待的那个,上次他好像被这个雅科夫给怼惨了,这次是抓住机会了啊

    “云中客”:就应该这么做,之前还看不起我们的酒,看不起我们的人,结果现在自己一口就倒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啊!

    连秦风都看了看老袁,感叹一句自己不如啊,这些老家伙真的玩起来估计没人受得了吧

    老袁浑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种感觉是最爽的!

    之前这雅科夫用这些话把自己一步一步逼到了角落里,真的是太憋屈了,现在风水轮流转,你小子也有走霉运的一天,痛打落水狗这种事老头子还是会做的!

    翻译妹纸已经没办法压住自己的笑意了,断断续续地把老袁的话给其他几个俄国人翻译了过去。

    按道理专业的翻译这个时候肯定不能这样,但是几个俄国人已经顾不得追究了,让我们上去喝?还是喝五杯?你他喵是在逗我?

    雅科夫老大事前专门吃了药,结果连一口都没撑住,看看现在的这个惨状,你现在让我们喝五杯打死雅科夫我们也不喝!

    看着几人拼命摆手摇头,老袁叹口气站住道:“唉,看来你们还真是喝不了烈酒啊,那就算了吧那个谁,冰水呢,赶紧的啊!”

    服务员妹纸撇撇嘴,刚刚是谁说让我慢点去拿冰水的,合着那一脸狰狞下命令的不是您啊,现在又说我慢哼!

    冰水被拿了上来,几个俄国人赶紧给缩在一边的雅科夫猛灌,只可惜现在的雅科夫嘴张不开,即使是张开了里面好像也肿着

    秦风凑过去看了一眼,嚯,怎么这么惨啊,没道理啊,自己明明按照系统给出的数据调配的,按道理凡人应该能承受的吧,不应该直接烧成这样吧

    难道加了杜康酒之后引发了某种反应?算了管他呢,好赖都是送医院的,反正薛老头说了,不出人命就没事,其他的有他老头子在呢!

    一脸爱惜地将自己的酒葫芦用软木塞塞好,别在了腰间,所过之处,几个俄国人瞬间躲开,就跟看到瘟神一样。

    自己的事已经结束了,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有老袁在就行,现在还是带着薛大小姐退场吧。

    来到薛灵芸的身边,根本不需要说什么,满眼都是崇拜小星星的薛大小姐已经主动上来挽着秦风的胳膊了。

    “凌小姐,袁主任,那我先走了啊!”趁着记者们没注意,秦风语气平淡地打了个招呼直接闪人,要是留下来,估计今儿个能不能回去都两说呢。

    薛家的别墅内,薛老头看着屏幕里雅科夫的惨状,乐的不停拍桌子喊道:“还是小秦的酒给力啊,敢说我们国家没烈酒,还敢说我们没人能喝烈酒?哼!”

    “不过话说回来,小秦的那个酒到底是什么酒啊,怎么这么恐怖”薛老头本来还想尝试一下的,但是想想雅科夫的样子还是算了吧

    中州市,思琪妹纸和殷雪晴等秦风的朋友,看着直播无奈的捂脸,你得罪谁不好,非要去和秦老板肛正面,你知不知道以前这么做的人,现在坟头都草丈五了啊

    这边的秦风和薛灵芸偷偷溜了出来,刚想去停车场呢,就看到面前多了两个妹纸。

    “雪儿,小叶,你们在这里干嘛啊?”秦风有点诧异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