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严老头怎么了?
    因为这会宴会厅里还有很多人,那些记者也没走,所以苏妍妹纸不敢声张,只能叫来了酒店的一些人员,一起帮忙将严老头送医院。

    到了这个岁数了,这样的喝酒,真的太伤身体了,而且搞不好,躺下了就不知道能不能起来。

    但是严老头还是这么做了,用他之前和苏妍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品酒的,靠着酒,他得以养育那个家庭,靠着酒,他得以拥有今天这个地位!

    而现在,有外人妄图让这个行当的名誉受损,他绝对不能忍,即使这个行当里面有太多令他感觉讨厌的人和事,但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依旧站了出来!

    宴会厅内现在依旧鸦雀无声,大家沉浸在刚刚的场景里,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严老头真的太帅了!

    老袁再次露出了笑脸,上前去和俄国人虚与委蛇,他现在迫切地想去看看严老头的情况,那么多的酒喝下去绝对不可能没事!

    而在后面,酒会的人也没什么话说了,方老头直接向着外面走去,他也想去看看严老头的情况,千万别喝出什么事来啊。

    三大酒业的负责人现在也有点沉默,不过好在很快有人打破了这种沉默。

    “凌小姐,您查的怎么样了?”杏花酒业的负责人扶了扶眼镜问道。

    凌霜妹纸再次看了看场中的雅科夫,声音清冷地说道:“很容易就查出来了,之前试酒的那几个俄国人,在结束之后曾经向着俄国内打过电话,初步肯定,他们绝对是冲着我们的酒市场来的!”

    “而且,那个雅科夫身上绝对有猫腻,凭他的酒量,不可能喝下那么多还没事,事实上只要是个人,就不可能喝那么多的高度酒!”凌霜妹纸总结道。

    第三家公司的负责人闻言诧异道:“那他们图什么呢?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好处呢?我们国家的酒可不是靠着烈度来吸引人的,也只有那些老毛子才会钟爱那种酒吧!”

    凌霜妹纸闻言听到这话,脸上微微一笑:“图什么?我们现在不需要管这些,我们只需要知道,人家对我们的酒市场下手了!”

    “纵然对我们的影响很小,但是那又如何,敢动手,我们就要反击!”

    “反击是可以的,但是我们现在怎么面对呢,三天后,我们还能拿出更烈的酒吗?”杏花酒业的负责人迟疑道。

    现在的人不喜欢那样高度的烈酒了,所以现在基本上没人生产那种酒,而且国家对于高度酒也有一定的控制,因为高度酒更容易成瘾。

    老毛子那边为什么对伏特加那么的痴迷,其中就有这个原因

    听到对方的话,凌霜妹纸的神情微微一动,似乎是想起了一个奇怪的人以及一段不怎么美好的记忆:“当然有只要有那个人在,一切都有可能。”

    当然了,还有一句话凌霜妹纸没说出来,辛亏,这次是和他站在一起的

    网上,正在盯着整件事情发生的吃瓜群众们现在已经感觉要爽上天了!

    “碧水依依”:看到那个老毛子的表情,我真的好爽啊!

    “捞刀把子”:没说的,就这位老人,那绝对是我们的楷模啊,就应该这么做!

    “杨柳岸”:为老爷爷疯狂打all,太帅了有木有!

    严老头的行为实力圈粉,一大群吃瓜群众们激动万分,纷纷表示就应该这样怼这些老毛子,一个个嚣张到了这里。

    结果你看,我们这里“最不中用”的老头,上来都能和你喝个平手,你还能说什么!

    当然,也有类似于“萌萌姐”这样的女孩,对现在的严老头有点担心。

    “谁知道现在的老爷爷怎么样了呢,那么多的酒啊,喝下去肯定有问题呢谁要是有线索告诉我,可以给美照一张”妹纸直接用自己的照片开始诱惑了。

    顿时,一大群汉纸表示,绝对帮小姐姐找到线索,诸君,拔剑吧!

    京都的一切喧闹,在中州的秦风是不知道的,有薛大小姐在身边,秦风已经没有什么要求了。

    中州这块地方给他们两人留下的记忆太深了,从学校出来,两人就去那些熟悉的地方寻找回忆了。

    此时此刻,一条小吃街的街口处,秦风和薛灵芸正在美美地吃着臭豆腐。

    买臭豆腐的老大爷在那里忙活不停,只是一双眼睛会不时地看看坐在桌边的两人,没想到当年的那个小子真的和这个小姑娘在一起了啊!

    没错,老大爷依旧记着秦风两人呢,当初的时候他们在这里吃了太多的臭豆腐,而且薛大小姐实在是辨识度太高了,基本上很难忘掉。

    而让秦风和薛灵芸一直在这里吃的原因只有一个,这里便宜

    相比于其他家,老大爷给的量足,而且价钱更低,当时的秦风没什么钱,但是和薛大小姐出来玩,作为一个男人,总得掏钱吧!

    而薛大小姐从来都是聪明的,一番探查后就找到了这个地方,便宜而且量大,基本上两人吃一份就够了。

    只是现在和当年不一样了,当年是真的没钱,现在,更多的是吃一个回忆罢了,两个不受各自群体“待见”的人,在中州市的大街小巷里面留下了太多的欢声笑语。

    喧闹的街边,矮小的方桌,两人吃的津津有味,正在此时,秦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都不看,秦风直接挂了,开玩笑,正在过二人世界呢,打扰什么啊。

    “小秦子,你怎么看都不看一下呢,万一是我打过来的呢?”薛大小姐吃着臭豆腐,嘴边还粘着一些酱料

    秦风掏出纸巾帮薛灵芸擦着嘴边的酱料,一边笑道:“当然不用看啊,你的手机铃声,和别人的都不一样,我一听就听出来了!”

    将纸巾放下,秦老板有点得意地说道:“所以,除了你的那个铃声之外,其他的,一律属于可以直接挂的嘿嘿嘿。”

    薛大小姐闻言顿时乐开了花,感觉心里满是甜蜜,想不到一向木木的小秦子居然这么细心,嘻嘻

    不过马上,秦风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小秦子,别挂了,还是看看是谁,有什么事吧,别是什么要紧的事!”看到秦风又要挂电话,薛灵芸说道。

    秦风点点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京都的号,不知道是谁。

    “喂,谁啊,有什么事吗?”秦风拿起手机随口问道。

    “秦老板是吧,我是京都酒会的”来人说道,但是说到一半就被秦风挂断了。

    “小秦子,谁啊?”薛大小姐吃着臭豆腐含糊不清地问道。

    秦风嘴角一撇道:“京都酒会的,我现在懒得和他们说什么,找了我那么多麻烦我都懒得理他们,现在居然敢打电话!”

    薛灵芸笑了笑没说话,秦风和京都酒会的那些事她还是知道的,就因为一个酒王,对方已经找了酒仙居不知道多少次麻烦了。

    京都,医院的门口,方老头放下了电话,苦笑地看着苏妍道:“看吧,没办法,秦老板现在根本不待见我们,唉,也是怪我啊,当时没有制止他们”

    对于方老头的话,苏妍妹纸不置可否,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那行,我来打这个电话吧,你们只需要准备好就行,我只有一个要求,绝对不能像上次酒会时候的那样!”苏妍声音清冷地说道。

    方老头赶忙点头道:“绝对不会,那些有可能碍事的家伙这次都不在,绝对没问题的!”

    拿起了手机,苏妍妹纸叹口气,京都酒会和秦老板的关系都这样了,再让他帮忙,他会不会帮啊

    她用的是自己的手机,很快秦风就接通了。

    “秦老板,是我,苏妍,严老师,出事了”

    中州市,秦风猛然间从桌边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严老头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