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找秦风
    满座的人都在看着走进来的严老头,而严老头却目不斜视,带着身后的苏妍妹纸一路走到了雅科夫的面前!..

    “这位先生,就由我来陪你喝酒吧,保证让你喝到爽!”严老头哈哈大笑道。

    也不知道翻译是二把刀的原因,还是故意没有翻,所以雅科夫没有听懂严老头进门时候说的那句话,此刻闻言顿时笑道:“这位老先生,难道你们国家没人了吗?居然让你这么一个老头上来喝酒!”

    严老头随意地看了看助理一眼,用一种感慨的语气说道:“唉,没办法啊,我们国家能喝酒的人太多了,你可以去街上转转,随便拉出个人都比我能喝!”

    “而你们来了想和我们喝酒没办法,只能由我这个最不中用的老头来陪你们了”

    噗嗤宴会厅内,顿时有几个围观的女孩差点笑了出来,这老爷爷太可爱了好嘛,这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活脱脱地上演了一出“晏子使楚”的好戏!

    而在严老头身边的苏妍妹纸,也是一脸崇拜地看着严老头,在她的眼里,这位老人比什么小帅哥大帅哥的要强太多了。

    网上的吃瓜群众们也在关注着事情的进展,当看到门被推开,严老头威风凛凛地坐了进来的时候,顿时全部爆炸了!

    “萌萌姐”:我的眼睛怎么感觉这位老人家好帅!

    “碧水依依”:对啊,刚刚的时候我都快气炸了,那么多人居然没一个敢上去,结果这位老爷爷一出现,就直接吸引了全部的眼球啊,这气场太爆炸了!

    “千年蛇妖”:求老爷爷的名字啊,直接粉了

    站在后面已经准备上的老袁松了口气,但是随即又开始捏把汗,实在是那边的老严也上岁数了啊,这么大的岁数,就是现在去见了阎王都有可能!

    这要是喝出个事来,该怎么办呢

    后面酒会的那些老头们此刻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刚刚一个个都说自己年龄大,不敢上,而且还说要是自己年轻点绝对上去了。

    结果人家严老头比他们都要年纪大,却义不容辞的上去了,老头们有点讪讪。

    “老严这也太能卖弄了吧,走到哪把那个女秘书带到哪,没有一点老人的样子!”有老头明显嫉妒了,因为现在的场内,大家都在看着严老头,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们这些酒会的前辈

    “够了,你要是觉得羡慕,你可以上去接替老严,我们绝对为你鼓掌!”方老头一脸鄙夷地说道,有好处的时候一个个都抢的头破,结果出事了躲的比谁都快,这样的人,要不是看在他还有点资历的份上,早就踢出去了。

    被方老头一顿责怪,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要他上,那绝对不可能,要不然刚刚就上去了

    不怪网上的吃瓜群众们震惊,实在是严老头那气势太足了,单论身高,他只有一米七左右的样子,但是站在一米八六身高体壮的雅科夫面前,气势却丝毫不落下风!

    雅科夫听不懂严老头在说什么,但是从周围那些人看向他的目光中依稀可以感觉到对方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于是赶紧看向了翻译。

    这次翻译小哥没有水,直接将严老头的原话翻了过去,心里也为这位老人家捏一把汗,这样直接挑衅,万一等会喝了之后直接躺下呢

    雅科夫听着翻译的话,那张粗矿的脸顿时变得阴沉:“好,既然您这么说,那咱们就喝两杯吧,我刚刚喝了五杯酒,您看?”

    听到雅科夫的话,老袁脸色一变就想上前说什么,这意思很明确,如果严老头要和他喝酒,必须得先把那五杯喝了!

    五杯的高度酒啊,估计直接喝了就会躺吧,更不用提那个雅科夫现在看着依旧没事啊。

    但是还没等老袁上前呢,严老头就直接笑道:“没问题,俄国的客人,你看好了!”

    说话间,严老头直接倒好了五杯酒,随即不带犹豫地开喝,一杯接一杯,就像是刚刚雅科夫喝酒时候一样。

    眨眼间,五杯下肚,严老头将杯子放下,抹抹嘴道:“现在,我可以和阁下喝酒了吗?”

    这下子,整个宴会厅内,以及正在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都没什么话说了,这样的烈酒,人家五杯下去,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雅科夫看着对面的老头有点愣神,他刚刚那话就是挤兑对方呢,看对方年纪大了,想用这样的方法直接让对方放弃,毕竟他雅科夫的酒量也没那么的好!

    再是天赋异禀,这闷倒驴毕竟是烈酒中的烈酒,纵然比不过伏特加的猛烈,但是也不会逊色太多,再喝下去,他雅科夫也有可能倒的

    结果没想到的是,人家端起酒就直接干,丝毫不带一点犹豫的!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不能怂,想着自己在事前吃下的药,雅科夫冷静了下来,公司最新研发的药,虽然对身体会有点损害,但是无所谓了,只要能赢这个家伙,一切都好!

    “当然可以了,那咱们,再来五杯?”雅科夫一脸莫名地说道。

    严老头一脸淡然:“当然可以,您是客人,您说了算!”

    五杯酒再次被倒好,两人举起杯子,也不说什么,就像是喝水一样,咣当咣当就下去了。

    “怎么样,您觉得如何呢,这酒,其实在我们国家真的不算什么烈酒的,只是一些开胃的酒而已”严老头施施然地将酒杯放下,再次说道。

    还是之前老袁的话,但是现在,那几个俄国人却面面相觑,没办法反对了。

    刚才老袁这么说,但是却没人敢上来喝酒,结果被挤兑的差点丢人,但是现在,人家严老头十杯酒就这么干了,再这么说的话,没人能反对了。

    雅科夫看着对面一脸淡然的老头,有点狐疑,但是他却不敢再继续下去了,纵然有准备,但是再喝的话绝对会出问题的。

    而且对面那老头的手就在酒边放着,好像只要自己反对便会继续喝下去一样,雅科夫到现在为止已经有点怀疑了,他摸不透严老头的底。

    “您说的没错啊,果然是开胃的酒,有点软,那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贵国真正的烈酒呢?”雅科夫终于说道。

    严老头淡然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三天后,三天后你就可以见到了,烈度绝对让您满意!”

    说完了话,严老头如同来的时候一样,昂首挺胸地向着宴会厅外面走去,但是在身后,苏妍妹纸已经不留痕迹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一出宴会厅的大门,严老头赶紧几步走到了一边没人看到的地方,瞬间开吐了,这么多酒下去,他能这样走出来,已经是不错了。

    “您没事吧?”苏妍担心地问道。

    “没事,让他们去找秦风”严老头说着话,直接躺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