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千里江陵?
    秦风这天一直在酿酒坊内忙了很久,主要就是试验杜康酒和碧火酒有没有可能调和在一起,这种调和并不是之前简单的用凤鸣酒和原浆酒那样的融合。

    要想让杜康酒的醇美和碧火酒的火辣在某种程度上达到巧妙的融合,使之既不影响杜康酒三碗就倒的特性,也不影响碧火酒一口下去直接从嘴里烧进心里的狂野,这就需要进行多次的实验!

    以秦风现在酿酒学徒的本事,如果是两种凡酒,他就可以直接在酿造过程中就开始调制了,但是如果其中夹杂了一种灵酒的话,那就不同了。

    即使是中等程度的灵酒,以秦老板的本事也只是勉强酿造出来的,还得加上酒仙葫芦的辅助,他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本事!

    所以要想让两种酒进行调制,必须得等碧火酒酿造好了才行

    好在秦风有万酒坛,作为酒剑仙的一个天才之作,万酒坛的功能简直不能太多,经过一系列的操作,这种调制还是可以在里面完成的!

    锤着自己的腰走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雪儿一脸的诧异。

    “秦老板,你在里面干嘛了,里面好像没有雌性生物吧,只有小黑在啊所以你锤腰干嘛啊?”那什么,萌妹纸雪儿明显老司机,此刻猝不及防之下就开车了。

    秦风看了看雪儿道:“想什么呢,我只是弯腰弯的时间长了,小姑娘家家的一天到晚瞎想!”

    听到秦老板的话,雪儿顿时做出一种焕然大悟状:“哦,原来秦老板你是弯腰的那个啊,怪不得呢嘻嘻。”

    好吧,这趟车虽然不是幼儿园的车,但是妹纸已经将车窗焊死了,别想下车了

    秦老板:“”没办法交流了,弯腰怎么了,弯腰这是干活啊!

    “好了秦风哥哥,不开玩笑了,之前的时候孙大叔过来找过你。”雪儿一脸笑意道。

    老孙过来找过我?秦风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我说妹妹,说好的服务员呢,你这就搁这里坐着啊!”

    “秦风哥哥你又凶我”妹纸一脸委屈状。

    “”秦老板一言不发地看着。

    “好吧我去干活,一点都不知道心疼我,哼!”

    看着雪儿去干活了,秦风回到了柜台,拿出手机。

    “老马,情况怎么样了?”秦风声音平淡地问道。

    电话的那头,万马归宗的声音有点喘息,就好像好像剧烈运动之后的感觉。

    咦,以老马的体力居然也会喘息?这是干嘛了啊,老马跑步了吗?

    然后秦老板就听到了一个妹纸的声音:“老马,谁的电话啊?”

    “哦,是秦老板的,你先等等啊,马上就来!”

    额秦老板顿时感觉,自己的这个电话好像打的不是时候啊

    “喂秦老板,我老马,哦你说的那件事啊,我现在回不去,不过没事,我已经让我哥们去帮忙打听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万马归宗那粗矿的声音在手机中响起。

    秦风点头道:“好,我知道了,那什么老马,你先忙吧,别太辛苦了要注意点腰啊”

    “那当然诶秦老板,你先别挂,咱们再聊会”

    挂了电话,秦老板突然感觉到,果然还是那句老话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以老马那五大三粗的样子,居然也会借着打电话的时间来中场休息

    看样子自己可以搞一搞那种酒啊,铁定大受欢迎!

    二环上的这条杂货街现在已经是重点开发对象了,是以不管是治安还是环境什么的都是极好的,上次秦老板遇到的黄毛,还是从隔壁两条街外过来的呢。

    而在此时,隔壁两条街外,一个小巷子里,黄毛带着他那几个基佬兄弟正在小巷子里堵着一个女孩,这女孩穿着很是大胆,大冷的天只穿了个短裙,脸上的妆有点厚,不过看起来年纪并不是很大。

    手指挖着鼻孔,一副恶行恶相模样的黄毛此刻身上披着一件大衣,一副哥是大佬的样子,嘴里还口花花道:“我说芳芳啊,这是想去哪啊,嗯,欠哥的钱是准备啥时候还啊?”

    黄毛的话音一落,身后他的兄弟马上嚷道:“对啊,什么时候还钱啊,赶紧的,这都过年了知道不!”

    这要是一般的女孩,被几个小混混堵在了小巷子里,那肯定担心的不行,但是人家芳芳就一点都不担心。

    “黄毛哥,最近大过年的,没什么生意,我上哪去弄钱给你啊!”芳芳一脸淡定地说道。

    大过年的没生意?黄毛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啊,大过年的,大家都回家了,好像真的没什么生意啊

    芳芳一脸笑意道:“那什么黄毛哥啊,这是真的没钱,要不然我们千里江陵?”(秒懂的同学自己面壁去吧,你已经不纯洁了)

    啥玩意?千里江陵?黄毛听到这话顿时有点腿软了:“不是芳芳,哥今天收债,那前面四个都是一日还,现在实在还不动了啊”

    芳芳嘿嘿一笑:“哎呀黄毛哥,你是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要是嫌自己亏了,那万里江陵也是可以商量的嘛”

    话没说完,黄毛已经带着小弟准备闪人了,千里就受不了了,还万里,这条街上他黄毛要真的这么收债,估摸着今天就得英年早逝了

    然而,刚到巷口,黄毛就不敢动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巷口已经多了四个身高体壮的彪形大汉,尤其是打头的那个,那胳膊都比自己的大腿粗啊

    四个大汉,都是光头,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站人的那种,依稀还可以看到一些纹身

    来者正是老王,也就是老马的那个兄弟,此刻看着黄毛道:“嘿,这可是熟人啊,怎么着,长本事了啊,大白天居然敢调戏女孩了啊!”

    大冷的天,黄毛感觉自己的冷汗都出来了,上次在酒仙居,就是这位,那动起手来绝对不含糊啊,下手忒尼玛狠了,关键是打完还看不到伤在哪里

    “不是大哥,你听我解释”黄毛赶忙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黄毛身后,新收的一个小弟咋咋呼呼地喊道:“老大,你不是刚刚还说要带着那女的回去睡觉嘛”

    黄毛:“”不是,大哥你听窝解释啊,我真的没想过啊

    这边的老王摸着光头,狞笑道:“呦,这还真的长本事了啊,居然还敢干这事,我看你最近是真的太紧了,给你松一松也是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