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闷倒驴!
    雪儿还是去酒仙居帮忙了,答应了秦老板就不能反悔,虽然这几天酒仙居确实没有什么生意。

    毕竟新年刚过,大家这时候应该出去走亲戚了,也不可能没事干来酒馆喝酒,正月里在家喝酒已经喝的够够的了

    整条杂货街上就只有酒仙居是开着的,有的时候路过的行人觉得太冷了就会进来避避寒,秦风也十分欢迎,买不买酒随便,与人玫瑰手有余香,能帮助到人还是很不错的。

    而雪儿也发现了,这流感还真的是很严重啊,进来避寒的人有好几个都是鼻涕眼泪都止不住的那种,而且据他们说,最近医院都已经爆满,到处都是打吊瓶的。

    雪儿也有点害怕,她的体质比较弱,如果染上了流感,那就真的不好了,李姐回去了,生病了也不会有人帮忙了,难道再去让秦老板帮忙?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三天很快过去了,雪儿依旧每天都来酒馆,主要是和秦风聊天,再玩玩小黑,一个人在家里待着实在是太闷了。

    就在这时,酒馆门被推开,两个穿着同款羽绒服的女孩走了进来。

    “安安,洋洋,是你们两个啊!”雪儿一看到就站起来打招呼,这两个妹纸就是除夕夜的时候在酒吧里一起欢庆的两个女孩。

    “是雪儿啊,你还在给秦老板打工啊,秦老板有没有虐待你啊。”安安妹纸一边笑着一边脱自己的羽绒服,这酒馆里真的太暖和了。

    “秦风哥哥当然不会了”雪儿很是得意地说道:“诶对了,你们咋没有戴口罩,不怕感冒吗?最近流感很严重的!”

    雪儿确实很疑惑,现在街上的人一个个都戴着口罩,生怕自己也感冒了,而且人群密集的地方是绝对不去的,没想到这俩妹纸居然不戴口罩!

    安安妹纸将羽绒服挂在了一边,然后坐下说道:“不用戴啊,说来也奇怪,这么严重的流感,我和洋洋昨天还去广场那边了,那么多人,我们本来很害怕感冒了,结果一点事都没!”

    “对啊雪儿,我们两个合租的室友都感冒了,结果就我们两个没事,你说奇怪不奇怪”洋洋也在一边插话道。

    “还真是很奇怪啊,不过你们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我最近天天在酒馆,也没有感冒,什么情况啊?”雪儿同样好奇地说道。

    两个妹纸耸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正在这时,门又被推开了,夹杂着雪花和寒风,孙有喜走了进来,衣服有点单薄,脸上手上冻得通红。..

    “诶你们都在啊,秦老板呢?”面容朴实的孙有喜一进门有点惊讶,不过马上问道。

    雪儿笑道:“这还真是巧啊,咱们除夕夜蹭酒小分队现在集合了,至于秦老板,在后面酿酒坊忙碌呢,最近几天他都挺忙的,所以酒馆里我帮忙看着。”

    孙有喜点点头坐了下来,看样子是找秦风有事,平日里不怎么会说话,和三个小姑娘也不知道说什么。

    雪儿看了看孙有喜那被冻得发红的手,突然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问道:“大叔,你最近有没有感冒啊?其他的环卫工有感冒的吗?”

    雪儿问的很随意,就像是聊天一样,孙有喜也没有犹豫,直接说道:“我没有感冒啊,倒是和我一块租房子的环卫工,最近都感冒了,好像还挺严重,今天去挂水了,我帮他们把地方打扫了。”

    听到这里,雪儿顿时感觉脑海里的所有东西都串联在了一起,当天凡是在酒仙居的人都没有生病!

    如果是一个两个,那很可能是巧合,但是四个人都是这样,至于秦老板就不用说了,这一年下来也没见他生什么病。

    联想到之前秦老板曾经说过的,那种屠苏酒,除夕夜喝下去会有神秘效果,难道就是这样?别人生病自己不会生病吗?

    不是说封建迷信要不得吗?还是因为屠苏酒药酒的功能啊

    想了想,雪儿还是将这件事说了出来,顿时让两个妹纸和孙有喜都很惊讶。

    “什么?你是说我们没有感冒,是因为秦老板那种屠苏酒的原因?”安安妹纸吃惊地说道。

    雪儿点点头:“目前来看只有这种解释了,不过秦老板当初说过,这酒大部分材料都是药材,是药酒,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妹纸们表示同意,不过想一想,相比于酒仙居内的其他酒,这屠苏酒也不是那么的神奇,茱萸酒喝了之后大姨妈都不会痛呢

    秦老板的酒果然是厉害,新年新气象,这个酒喝得简直太值了!

    孙有喜对于酒仙居接触的不多,下意识感觉这酒太神了,雪儿给他解释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人家酒仙居的酒,一向都是这么的神奇

    其实秦风也不知道,系统所说的神秘效果,其实就是一次抵御疾病的效果,这是除夕夜的祝福带来的!

    屠苏酒本身是药酒,但是并没有那么的神奇,一些小病可以抵抗,但是流感这种病毒,却是没办法抵抗的。

    因为秦风一直没出来,所以孙有喜待了一会便离开了,他得回去干活,找秦老板也是因为想从这里打听一下自己儿子的消息,过了个年,他的线索又断了

    而在酿酒坊里,秦老板盯着面前的万酒坛,正在问系统道:“你说,我要是把这碧火酒和杜康酒给弄到一起,会是什么情况呢?”

    碧火酒口味如同火烧一般,烈性十足,杜康酒虽然容易醉人,但是却没有那么狂暴的口感,秦老板想着,这样一结合,口感也有了,反倒人也没问题了。

    省的总有人嫌他酒馆没烈酒,哼!

    京都,还是上次举办酒会的酒店内,方老头看着面前的情况,捋着胡子道:“好了,各位也看清楚了吧,那就用这种酒了,怎么样?”

    其他老头还想争辩一下,但是看看情况,却是没什么可说的了,特地请了几个在国内的俄国商人帮忙试酒。

    人家喝了自己那所谓的“烈酒”,抹着嘴巴说和水差不多,这还能说什么,老脸都快丢没了。

    就只有这种酒,喝了之后总算是会醉了,这样看来,这酒应该没问题,到时候那些老毛子绝对会被喝翻的!

    当然了,最最关键的是,这酒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闷倒驴

    想想吧,要是老毛子被这酒给灌倒了,那感觉啧啧啧,真的美啊!

    尽管不甘心,但是大家还是都答应了下来,就用这酒了,提供闷倒驴的那位酿酒师傅很是兴奋,这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啊!

    散场了,方老头去和袁主任联系了,就使用闷倒驴了,并且视情况看到时候需不需要宣传一波

    酿酒师傅们三三两两的从酒店内走出来,却是没人注意到,刚刚试酒的几个俄国商人正在那里偷偷地打电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