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新年,来了
    屠苏酒?而且居然提示,除夕饮用,将会有神秘效果!

    这酒有什么神奇的啊,居然会让系统给出这样的提示,这岂不是说,今儿个就必须要喝这酒了啊!

    “系统,到底有什么神秘效果啊?”秦风问道,他现在不太想动,这不是懒,平日里他对于酿酒最为上心,但是好不容易除夕佳节了,就不能休息一下吗?

    “请宿主自行探索!”系统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让秦老板顿时无语,都已经大年三十了,你这非要让我再去酿一次酒啊!

    不过没办法了,秦风必须去酿酒了,而且他已经想到了,这次系统或许真的没坑他!

    如果想坑,那太简单了,等除夕过完,明天早上的时候提醒任务完成也不迟,反正那时候也符合“团圆之酒”的情况

    然后,他秦老板看到这屠苏酒,以及后面那句(除夕引用,将会有神秘效果!)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想砍人

    雪儿三个妹纸还在那里玩闹呢,然后就看到秦老板低着头走出了酒吧,顿时有点诧异。

    “雪儿,我们是不是太有点吵了,让秦老板不高兴了啊”其中一个女孩小心翼翼得问道,这里就雪儿和秦老板的关系好。

    雪儿摇摇头道:“肯定不是,秦老板之前都说了,今晚上让我们好好玩,绝对不会嫌弃我们太吵的,说不定还嫌我们玩的不够嗨呢。”

    “但是秦老板看样子是真的有点不开心啊,为什么呢?”另一个女孩说道,因为酒馆内的温度很高,妹纸今晚上穿的很清凉。

    雪儿耸耸肩道:“我咋知道,不过秦老板嘛,有什么不正常的事也是正常啦咱们继续玩,没事的!”

    两个妹纸苦笑一声,今天的一切都是秦老板提供的,没人能像雪儿那样的没心没肺,看到秦老板不开心,她们也有点情绪低落

    雪儿撇撇嘴,就想去外面找秦风,但是刚刚走到门口呢,就看到秦风端着两壶酒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了,怎么不跳了啊,挺好看的啊!”秦老板的眼神扫过了穿着短裙的妹纸,大冬天这么穿也不怕腿冻着

    “还不都是您老啊,她们以为你生气了,所以有点担心,不敢玩了。”雪儿抱着胳膊说道,她对于秦老板端着酒倒没有什么想法,毕竟今天晚上已经喝的很尽兴了!

    秦风闻言有点奇怪,再次看了看两个女孩道:“我没生气啊,我去拿酒了。”

    “秦老板,我们的酒已经够喝了,不用再拿了”其中一个妹纸小声说道。

    这话却是没错,秦老板为今天晚上准备了好多酒,各种各样的酒都有,基本上已经喝的很嗨了,而且还剩了许多,再喝,或许就醉了。

    尽管很相信秦老板,但是毕竟是女孩纸嘛,出门在外,而且还穿的这么清凉,还是不想喝醉,喝到嗨就很好了。

    秦风闻言顿时轻轻一笑:“不,这酒和其他酒不同,这是我特意为除夕准备的,已经酿造了很长时间!”

    系统:p,明明是五分钟之前酿出来的,装什么

    见秦风说的很郑重,短裙妹纸有点好奇道:“秦老板,这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秦风将装着酒的托盘放在了吧台上,一边拿着杯子一边说道:“这酒啊,名字叫屠苏酒,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说的呢,就是这个屠苏酒了。”

    “这种酒呢,其实是一种药酒,是专门在除夕时候引用的美酒!”秦老板现学现卖道,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也是刚刚从系统那里知道这些知识的

    接着,秦风就简单地将这屠苏酒的传说讲了讲,悠久的历史和传说,让几个妹纸和孙友喜都有点懵逼

    “这么说来,这酒还真的很特殊啊!”雪儿看着手里的酒壶,略带一丝惊讶道。

    秦老板无视了雪儿的惊讶,直接开始倒酒了,这妹妹一向都是假作真时真亦假,反正你是猜不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一种和翡翠表面一样颜色的酒浆被倒了出来,装满了面前的五个酒杯,伴随而来的,却是一种闻了之后精神一震的香味!

    雪儿轻轻皱着鼻子,她感觉这种酒香有点不一样,和酒仙居内其他的酒香味区别太大了,似乎似乎有点草木的香气!

    秦风如果知道雪儿的想法,肯定会夸赞她几句,作为一个普通的酒鬼,雪儿并没有严老头那般敏锐的嗅觉和味觉,但是能闻出来这酒香味的不同,已经可以被称为合格的酒鬼了!

    不同于其他的酒,屠苏酒酿造时候使用的材料,更多的都是药草,要知道,即使是茱萸酒这样可以治疗姨妈痛的美酒,里面也只不过是添加了一味来自于仙界的山茱萸罢了!

    而现在,屠苏酒超过一半的原材料,都是药草!

    毕竟这酒原本就是药酒,除夕引用,就是为了在新的一年,能够身体健康,不会生病。

    古老的饮酒习俗里,寄托的,是劳动人民朴素的愿望,能够安安稳稳,身体健康,就再好不过了

    五杯酒倒好了,雪儿习惯性的就上来准备拿酒,却被秦风挡住了。

    “怎么了秦风哥哥,你不让人家喝酒嘛”雪儿大小姐的演技那绝对是世界级的,登时脸上顿时出现了委屈的表情,一双大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旁边的两个女孩想捂脸了,刚刚还秦老板呢,这转眼就秦风哥哥了,变的太快了吧

    要是其他男人,面对这样一个萌妹纸这种表情,那果断心疼一波然而这是秦老板

    “雪儿,你的演技退步了啊,上次这个时候你已经哭出来了!”秦老板淡淡地丢下一句话。

    雪儿:“”别拦我让我去自杀吧

    没理会一边的雪儿,秦风举着酒杯道:“这酒啊,可不是随便喝的,得按照规矩来!”

    “我们一般喝酒呢,都是从年龄大到年龄小,或者是从职务高到职务低,但是这种屠苏酒不同,它啊,是年纪最小的先喝呢!”秦风笑着解释道。

    “秦老板,这是为什么啊?不应该是长辈先喝酒吗?”一个妹纸问道。

    “那是其他酒,而因为这种酒的寓意不同,所以喝法也不同,古时候呢,人们认为,除夕的这一天,小的增加了一岁,所以大家祝贺他,所以应该先喝,而老的呢,则又老了一岁,所以应该拖后一点再喝,这也是一种祝贺,祝贺他们可以长寿。”

    听着秦老板讲这些古老而朴素的喝药酒风俗,几个妹纸和孙有喜都很是惊讶,感觉见识了一个新的世界一样,喝个酒,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说法!

    说完了,秦风看着三个妹纸道:“所以,你们谁年龄最小,谁应该先喝!”

    至于他和孙有喜就不用说了,肯定一个倒一一个倒二

    秦风的话音一落,雪儿走上来就想拿杯子:“秦老板,那当然是我先喝啦,我还是个孩子”

    秦老板想捂脸了,妹妹咱好好说话行嘛,之前的时候秦风还不清楚雪儿多大了,但是经历过上次的事后清楚了,妹妹,你的弟弟都上大学了,你还是孩子啊

    不过秦风也不好这么说,所以就这么看着雪儿,看的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什么,安安你还是先喝吧,我在你后面”雪儿还是讪笑一笑,然后对着那个穿着短裙的妹纸说道。

    安安嘻嘻一笑,没有说破雪儿,她的年龄确实是最小的

    五个人按照次序喝下了杯中的屠苏酒,酒并不多,只是图一个喜气罢了,最主要的是,秦老板想看看,那个所谓的惊喜是什么。

    带着一种奇异的香味,屠苏酒被喝了下去,大家在那里不说话,静静地品味着你特殊的美酒。

    当!当!当!挂在吧台里的钟响起了声音,惊醒了五个酒鬼。

    十二点了,新年,在屠苏酒的药香里,缓缓地走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