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坚持的父亲和坚强的女孩
    酒仙居内,秦老板还是当了甩手掌柜,一切的活都由雪儿干了,没办法,平日里见小姑娘一副懒散的样子,谁能想到人家会这么勤奋呢!

    对于这点,秦老板只能说,雪儿的那个父亲,实在是太没有眼色了,他虽然不知道雪儿那个弟弟怎么样,但是呢,在这样不停宠着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孩子,脾性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王燕妹纸还是回家去了,收到秦老板的短信很着急地打电话过来,说自己之前发过短信,结果没收到回复,家里现在很忙,所以就回去了,并且说只要一过年就马上回来!

    秦老板告诉她不急,除夕夜继续开店也是自己(系统)的决定,不关她什么事反正现在有雪儿了,不用白不用嘿嘿嘿。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秦老板悠悠然地打开酒馆木门站到了门口,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着冬日的景色。

    在这条街上,自己从小到大,当年还以为毕业了回到其他地方去,没想到现在依旧守在这里,而当初的那些老街坊老邻居们,大都已经搬走了。

    于一山的活儿还是干的非常好的,各家各户的补贴都很不错,若不是系统的存在,秦风当时也就跟着搬走了。

    正在这时,秦风看到了一个背影,正在那里清扫着杂物,顿时有点疑惑,老赵不是回家了嘛,这么快就有新的环卫工了啊,这个时间,这个活儿可没多少人愿意干的!

    想了想,秦风回到酒馆,没有拿酒,而是拿了一包烟,他平素里不抽烟,这还是当初别人送给他的。

    拿了烟,来到了正在干活的男人面前,秦风随意地笑道:“这位兄弟,来抽根烟,歇一会!”

    男人正是孙有喜,这片地方他早上已经扫过一次了,结果不知道被谁又丢了很多瓜子壳下来,这东西很难清扫干净,正在那里费劲地扫呢,猛然间听到了秦风的话。

    抬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青年,虽然面容普通,但是一双眼睛却极为有神,让他整个人的气质凭空凸显了出来。

    看到对方有点疑惑,秦风解释道:“啊,我是那边,您看到没啊,那家酒馆的老板,之前的环卫工老赵是我朋友。”

    听到秦风的话,孙有喜眼中的警惕消失了一些,这三年中他吃了不知道多少苦,下意识的就会对陌生人有警惕心理。

    接过了秦风手里的烟,男人自己掏出打火机来点上,美美地抽了一口,然后看着秦风,等他说话,莫名过来递给自己一根烟,肯定有话要说的。

    “不用急,走我们回酒馆去坐会,你看你这外面出了一身汗,天又这么冷”秦风劝说道。

    孙有喜有点犹豫,但是他感觉到面前的年轻人不是什么坏人,而且自己一个大男人,对方还能把自己拐走是怎么的,想了想就点头答应。

    来到了酒仙居,见到了正在那里勤勤恳恳打扫卫生的雪儿,孙有喜顿时有点不自在了,无他,这小姑娘也长得太水灵了吧

    雪儿倒是无所谓,一脸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也没问什么,继续干她的活,雪儿大小姐现在就是一个服务员,嗯服务员,心态要摆正!

    “坐吧老孙,我给你倒杯水去!”秦风随意地说道,刚刚和孙有喜聊了几句,知道他叫什么了,至于为什么不给喝酒,看看现在这情况,这位看到了酒水单之后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秦风知道这些人的脾气,绝对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恩惠,所以还是倒杯热水就好了。

    等孙有喜开始喝水了,秦风这才坐到了他的面前问道:“老孙,你这大过年的为什么不回家啊,据我所知,在这边的环卫工,既然干了,你就要干到过年后的!”

    家?孙有喜闻言苦笑一声,原来这位老板是想问这件事啊,不过这也正常,大过年的,其他人都是想尽办法也要回家,而自己却是主动在这里干活,谁见了都奇怪。

    怕不是这位老板觉得自己不是个好人,所以想来刺探一下吧

    想了想,孙有喜还是决定实话实话,丢了孩子,很丢人,但是如果能从其他人嘴里知道儿子的一些消息,那就好了。

    没有说话,孙有喜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照片,这是儿子被拐之前拍的,从踏上寻子之路开始他就把这照片洗了无数张,也送出去了无数张,只希望得到哪怕一个缥缈的消息

    秦风接过照片,上面是一个大概只有两三岁左右的男孩,咧着嘴笑的开心,正有点疑惑呢,对面的孙有喜打开了话匣子。

    将自己丢了孩子,然后又开始找孩子的经历全都讲述了一遍,孙有喜在那里一个人讲,秦风在这里安静地听,打扫卫生的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到了秦风的身边,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即使将一些事情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但是秦风依然感到震惊,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这位父亲这样千里寻子!

    除了妻子和父母之外,没有人理解他,甚至其他亲戚都认为他是想逃避赡养父母的责任!

    但是唯有他知道,这三年的日子到底有多苦,为了打听到儿子的消息,他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居然会在一些鱼龙混杂的地方等待三个月之久!

    三年的时间,离家的时候只带了点路费,然后一路打工一路找,找了过来,最终在中州发现了一些消息,有人见过他的儿子!

    带着开心,孙有喜来到了中州,一边开始打工一边寻找着那个人,只可惜消息来源不是很详细,是他们被拐卖孩子的那个群里另一个父亲传给他的。

    讲完了,孙有喜再次苦笑道:“秦老板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没用的人呢,空长了这个岁数,到现在,父母还是我那妻子一个人在辛苦伺候,我却跑出来,做着别人眼里‘不务正业’的事!”

    秦风摇摇头,很是坚定地说道:“不,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或是内疚,或是责任,才出来找儿子,但是能锲而不舍的坚持三年,就这一点,秦风很佩服!

    一边的雪儿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她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只是这个特殊的时间,再加上这个特殊的故事,让雪儿想到了自己的身世

    自己可是离家出走两年,家里没有一个人来找她,明明已经故意通过李姐泄露了自己的电话,但是依旧没有收到家里的一个电话

    秦风没办法说什么,安慰了雪儿几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痛苦,但是唯有失去家的人,在这个团圆的时间里,才是最痛苦的。

    “老孙,那我也不说什么了,除夕你也没地方去,我这酒馆里除夕晚上会有一次酒会,大家都是无家可归的人,所以,一起来喝一杯吧!”秦风说道。

    孙有喜闻言有点诧异道:“可是秦老板,我没什么钱”

    “是我请客,不需要你们掏钱,来吧老孙,苦了三年,就用除夕的一杯酒,让你苦尽甘来吧!”秦风再次说道。

    孙有喜沉默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雪儿”秦风刚想说几句,却被雪儿打断了。

    “秦风哥哥,你不用安慰我,我刚刚只是有点激动罢了,没事的,来秦风哥哥,不要沉着脸,笑一笑多好啊”

    雪儿也去干活了,秦风叹口气,这小姑娘,永远都把自己脆弱的一面隐藏着,展露着自己的坚强,坚强的有点让人心疼!

    不过想了想之前孙有喜提到过的那个消息,秦风的脸色一沉,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老马,上次那个黄毛,对,就是在我酒馆里被你们揍了的那个,你知道他的情况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