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这酒喝了咋有点饿啊
    时间已经到了第四天的早上,秦老板战战兢兢地从薛灵芸的房间中出来,感觉现在已经无法正视老丈人了

    昨天晚上和薛大小姐看恐怖片,状态全无,最后好不容易躺在薛大小姐的“软床”上睡着,到了天快亮的时候火急火燎地想着回自己房间,结果被薛灵芸给拦住了。

    用薛大小姐的话说,反正我爸都知道了,你还回去干什么,就在这待着,没事,顶多挨顿揍而已

    刚刚坐到了沙发上,就看到老丈人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眼神一扫,吓得秦老板就要站起来。

    “小秦啊,昨晚上休息好了吧,别愣着啊,过来吃饭啊!”薛天一脸莫名地说道。

    老丈人居然没什么反应?秦风有点诧异,之前不是听到两人曾经住一起都脸黑吗?

    难道饭里有什么阴谋?一边向着饭桌走去,秦老板的大脑已经飞速旋转了,想要知道老丈人的想法。

    但就在这时,老丈人回头道:“三长一短的暗号太简单了,想当年我们都是敲门用摩尔斯电码的”

    嗯蛤?

    秦老板目瞪狗呆道:“这这么强大的吗?”

    薛天走过来拍拍秦风的肩膀:“小伙子,干什么都得动脑子啊,懒惰,是要不得的!”

    秦风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连连点头啊,想不到,老丈人那才是牛人中的牛人,自己这点伎俩,那都是人家玩剩下的

    早饭桌上,薛灵芸看着自己家男朋友和老爹一脸和睦很是惊讶,不过这样就好,本来还想着万一她老爹真的生气了怎么劝呢。

    一边的周婉怡看了看秦风,偷偷说道:“诶老薛,我记得你当初不是吹口哨发暗号然后把我爸惹毛了直接推你进来的嘛,怎么还成了摩尔斯电码了,你懂这玩意嘛!”

    薛老板的脸皮那是从来不弱的,听到自己老婆的话,老神在在地说道:“这不是为了小秦好嘛,做什么事都得动脑子,吹口哨这种暗号,要不得!”

    “那你当初还愣是吹了十分钟口哨”

    “这不是当年不懂事嘛所以就想让小秦懂事点,还以为他多高明呢,结果和我当年居然一样唉。”

    这边的秦风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已经将老丈人当做偶像了,看来当年他和丈母娘之间也是极度精彩啊!

    吃完了饭,带了两葫芦腊酒,秦风和薛灵芸再次出发,那天那位大叔说了,陈婆婆今天就会回来,也让她尝尝自己酒仙居的米酒。

    也让系统这狗东西能舒服点,虽然这家伙一直在否认绝对没有比较的意思

    再次来到了小吃街,在薛大小姐的带领下,七扭八绕地来到了陈婆婆的家门口。

    砰砰砰!!秦风上前敲门,没一会,门就被打开了,陈婆婆一脸慈祥地站在门口。

    “小秦啊,还有薛姑娘,你们来了啊,来来来,赶紧,里面坐!”陈婆婆赶紧招呼道。

    “诶,您老慢点”秦风一边应着一边走进来:“前几天过来找您,结果您不在,听说出远门去了啊。”

    陈婆婆闻言笑道:“对啊,跟着我儿子去其他地方转了转,用他们的话说,我这一辈子也没出过几次胡同,这得出去见见世面啊来来来小秦,坐吧。”

    秦风坐在了椅子上,将手里带着的酒葫芦放在了桌边。

    “婆婆,您看看,这是我店里新酿出的米酒,今天是特意给您带的,您可以尝尝!”秦风指着两个精致绝伦的酒葫芦说道。

    “嚯!你这酒葫芦好漂亮啊,好东西,光这酒葫芦也不便宜吧!”陈婆婆卖了一辈子酒,虽然见的东西不多,但是对这些装酒的器皿还是很熟悉的。

    这样精致的酒葫芦,碰到喜欢的人,那即使再贵也得买下来!

    “都是自家店里产的,也就这样,我去给您拿个杯子,您尝尝!”秦风一边起身一边说道。

    很快,杯子被拿来了,酒葫芦的塞子被打开,白如玉液,清香袭人的腊酒就被倒了出来,即使是隔着杯子,也能清楚地看到那浓而不沽,稀而不流的感觉!

    陈婆婆端起了杯子,打量了半天,这才感叹道:“真的是好看啊,小秦,你这酒,单单是外表就比我的酒好看多了。”

    “您再试试味道咋样。”秦风在一边笑道。

    陈婆婆笑着开始喝酒,作为一个酿酒的,她的敏感程度虽然比不上那些专业的品酒师傅,但是对于好酒和劣酒,陈婆婆有着自己的一套辨别方法!

    坐在那里品味了好一会,陈婆婆这才轻轻点头道:“小秦啊,不得不说,你的酒,绝对比我的酒要好的多啊。”

    “就这味道,我那酒根本没办法比,真的是后生可畏啊!”

    听到陈婆婆的话,一边的薛灵芸眨着大眼睛有点吃惊,虽然她知道小秦子酿酒的本事很高,但是没想到高到了这个地步!

    之前的全国酒会,那种梨花白能获酒王,很多人都以为那是秦家祖上传下来的老酒,毕竟秦风一个小年轻,怎么可能酿出那么好的酒呢!

    但是现在,这腊酒,也就是米酒,薛灵芸在之前的时候可是绝对没见过的,那说明什么,说明小秦子是从上次和陈婆婆讨论之后,这才回去着手酿造的!

    而且酿造出来的酒,就连陈婆婆本人都自愧不如!

    陈婆婆是谁,虽然很多不喜欢酒的人不知道,但是在那些爱酒之人的眼里,她的米酒,那基本上就是这里的招牌了!

    小秦子那么短的时间内酿出来的酒,居然能让陈婆婆这样的称赞,薛灵芸感觉,自己还是小看自己家男朋友了。

    “小秦子,你好厉害啊!”薛大小姐感觉自己的眼睛里都要冒出小星星了。

    秦老板下巴微微一抬,脸上闪过一丝开心,别人的千百句称赞,又怎能比得过心爱之人崇拜的眼神呢。

    刚想反问一句我白天厉害还是晚上厉害呢,但是想到陈婆婆还在跟前呢,赶紧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其实秦老板觉得他晚上更厉害的..

    陈婆婆喝了酒,而且说了她的酒不如这酒,秦风能感觉到系统好像松了口气,顿时偷笑。

    现在已经没事了,秦风就准备和陈婆婆告辞了。

    “怎么小秦,你们现在就走吗?不留下一起吃饭吗?”陈婆婆诧异道。

    “没,今天中午灵芸的爷爷奶奶要过来,所以我们得提前回去。”秦风笑道,也不知道薛老头抽什么风了,今天居然要带着薛灵芸的奶奶一起过来吃饭。

    而且,这腊酒的味道好是好了,但是喝了之后,也是太“开胃”了,绝对能让人吃到爽

    所以秦风感觉自己还是不要留下来尝试了,趁早开溜吧

    听到这话,陈婆婆也不再勉强。

    再次客气了一下,秦风带着薛灵芸向着门口走去,刚出门,就看到了之前的那位大叔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

    “咦,这位大叔挺早的啊!”秦风打招呼道。

    乞料大叔一见秦风,顿时脸上变色,更加快速地向着门内走去。

    “什么情况啊,这年头不正常的人好多,是不是啊灵芸。”秦老板看了看后面,不由自主地说道。

    “就是,太不礼貌了,他今天绝对要吃亏!”薛大小姐随着秦风的意思说道,其实薛灵芸想说,在酒仙居客人们的眼里,小秦子你才是最不正常的嘻嘻

    中年男人火急火燎地到了陈婆婆的院子里,赶忙问道:“陈婆婆,你的酒没卖给那个年轻人吧,从我这里套了话居然比我早过来,该死!”

    陈婆婆奇怪道:“你说小秦啊,人家不是过来买酒的,是过来看我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中年男人松口气:“那陈婆婆,你就答应吧,你下批的酒,我给包了吧,也省的你天天出去受累不是。”

    说着话,男人感觉刚刚跑的太快了,有点口干舌燥,正好看到了桌上打开的酒葫芦。

    “陈婆婆,这是你新酿的米酒吗?那我得尝尝”

    很快,男人咕咚咕咚的下去了两大杯腊酒,顿时满意道:“呼,这酒,真的味道好啊,陈婆婆,您的技术又增进了啊!”

    顿了顿,男人有点奇怪道:“就是突然感觉饿了奇怪,我早上吃过饭了啊,自从有了痔疮,我吃饭很少的”

    “等等,怎么这么饿,这什么情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