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白七十八章 如果能看得见
    听到憨厚男人的话,秦风脸上带着惊讶抬起了头,居然是眼睛出现了问题?

    这也他喵的太巧合了吧,他秦老板现在也就只有一种灵酒,而且也是对眼睛起作用,结果陈婆婆刚好就眼睛出问题了……

    不过,秦风还是没有贸然开口,鬼知道陈婆婆的眼睛现状是什么情况呢,要是真的完全看不见了那种,那样的话真正的凤鸣酒都不知道有没有用了,更不用提他现在的这种阉割版的凤鸣酒了。

    于是秦风没有说话,就这么继续看着面前的男人,薛灵芸也来了兴趣,蹲在了秦风身边好奇地听着。

    憨厚男人没有去管这些,自顾自地说道:“我妈做了一辈子的米酒,现在已经快八十了,眼睛出现什么问题也很正常。”

    “但是她那眼睛不是完全看不见了,而是模模糊糊能看见,就是看不清楚,所以,也就没办法酿酒了,陈婆婆米酒,也就变了味道了……”

    为什么变了味道,当然是因为陈婆婆不能酿酒了,做儿子的只能自己上了,结果酿出来的东西却是这玩意,估计是个人都喝不下去吧……

    当妈的手艺好的不得了,结果到了儿孙辈这里,却酿出来这种东西,估计这也是面前这男人觉得羞愧的原因吧……

    想了想秦风还是问道:“那你们去没去过医院啊,医生检查结果是什么呢?”

    这话当然得问清楚,失去了大半功效的灵酒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明目功效很强,但是并不代表可以代替医疗!

    要是眼睛里面真的有什么问题了,那就没办法了……

    憨厚男人苦笑一声道:“当然去过了,去了好多家医院,现在这情况,都已经是做过好几次手术了,之前的时候可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据诊断,如果继续做手术,还有看的更清晰一点,但是医生说了,我妈岁数已经大了,手术风险很大,所以不建议做,现在就每天在家里用中药,希望能有用吧……”

    秦风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也就是说,其实还是有可能治好的,只是因为老人家岁数大了,万一手术中出个什么问题的话就麻烦了。

    那这就代表着,自己的凤鸣酒肯定对陈婆婆会有作用的,但是具体如何还得去见了陈婆婆之后才能下结论!

    想到这里,秦风突然笑道:“这位大哥,能不能带我去见见陈婆婆呢?”

    看到憨厚男人眼里出现的狐疑目光,秦风赶忙补充道:“大哥不要怀疑,我也只是想和陈婆婆请教一下酿酒的技术罢了,我也是一个酿酒师,现在开着酒馆呢!”

    憨厚男人眼里的怀疑消失了几分,但是依旧看着不相信,毕竟秦风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酿酒师傅,更不用说开着自己家的酒馆了。

    看看那些开着酒馆的酿酒师傅,人家都是上了岁数的,酿酒这行当,酒方固然重要,但是酿酒师傅那厚重的经验更加重要,不是说你知道怎么酿就能酿出来的!

    如果真的这么简单,他酿出来的东西也不至于喝都喝不下去了,毕竟他可是在他妈陈婆婆的亲自指点下酿出来的。

    同样的材料,同样的方法步骤酿出来的米酒,他妈陈婆婆酿的就是陈婆婆米酒,可以让大家争抢,但是他酿出来的,不客气的说一句,白送都没人要……

    一边的薛灵芸笑道:“这位大哥,他说的是真的,他确实就是一个卖酒的,整天里就是和酒打交道呢。”

    “小秦子,你将你带的那酒拿出来让这位大哥看看不就行了嘛,对,就是给我喝的那酒!”薛灵芸又转头对着秦风说道。

    她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小秦子说了半天都没说道个点上,你好歹把自己酿的酒拿出来让人看看啊,这也能增加可信度啊……

    秦风焕然大悟,赶紧从身后的包里取出酒葫芦,这里面装的是日常给薛灵芸喝的茱萸酒,这酒对于体寒的女孩来说效果很好。

    “这位大哥你看看,这就是我酿的酒!”秦风将塞子揭开,递给了对面的憨厚男人。

    憨厚男人接过酒葫芦,也没有凑上去,就那么隔着一段距离轻轻一嗅,顿时惊呼道:“好香的酒啊!”

    秦风含笑不语,这兄弟还是懂行的嘛,看来没有传承他娘的手艺,但是这分辨酒的本事确实不错,估摸着他平时也不会喝自己酿的酒吧……

    将酒葫芦重新递了回来,憨厚男人好像下了决心一样,说道:“虽然这酒也有可能是你们其他地方买的,但是这次,我相信你!”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去见见我妈,已经有很久没有外人看她了,相信看到你们也会很开心吧!”

    秦风当然答应,帮着对方把摊子收了起来。

    “走,从这边,我家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憨厚男人背起那些根本喝不下去的米酒,招呼一声道。

    秦风自然而然的牵起了薛灵芸的手,然后随意地问道:“对了,这位大哥,这么半天了还没请教……贵姓?”

    憨厚男人带着秦风和薛灵芸向着更深的小巷子拐去,听到秦风的话,笑道:“什么贵不贵的,我叫李伟。”

    在小巷子里七扭八歪,秦风发誓,要是没有前面这位大哥带着,他绝对会找不着北,中州市哪有这么多的小巷子,杂货街那种已经算是很偏的地方了。

    一边的薛灵芸倒还好,毕竟小的时候就是住的这种地方,这会进来了,看着周围的建筑,居然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很快,李伟在一扇不大的门前停下,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边进去一边就喊道:“妈,有人来看你了,诶你别动,等我进去!”

    秦风跟着走进了大门,就看到了一处不大的院子,院子的下面铺着砖块,载着几颗小树,因为冬天的原因,小树已经光秃秃的。

    除此之外,院子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个巨大的蒸锅,下面烧着炭火,看起来这就是制作米酒的地方!

    对于这东西秦风可是很熟悉的,他家之前的时候酿酒坊里面就有这东西,小的时候最喜欢吃的是父母酿酒剩下的酒糟,尤其是夏天吃,还可以清热解暑。

    薛灵芸也是带着好奇看着面前的蒸锅,估计是没有见过这东西。

    不过她倒是知道,秦风那里用的不是这种蒸锅,而是酿酒机,省时省力了很多。

    正在此时,房间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哦有酿酒师傅过来了,在哪里啊?”

    伴随着声音,一个看起来已经很老的老婆婆从房间里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李伟在一边搀扶着,指着路。

    老婆婆的背已经很伛偻了,但是看着却很干净,无论是衣服还是其他。

    看来这就是陈婆婆了,秦风面带笑容走上前来,虽然知道对方根本看不到。

    “您就是陈婆婆吧,我叫秦风,也是酿酒的!”

    陈婆婆伸出手来握着秦风的手,眼睛看不到,但是脸上依旧露出了笑容:“也是酿酒的啊,酿酒好啊,好啊,走走走,咱们进屋聊吧。”

    双方进了屋里,坐在了一张显得古旧的桌边,李伟去另一个屋倒水了,一边的秦风和陈婆婆已经聊了起来。

    秦风告诉陈婆婆,自己家里也是三代祖传的酒馆,卖的酒都是自己家酿的,让陈婆婆很是吃惊,毕竟现在这种有百年历史的酒馆传承已经很少见了。

    “小伙子,你过来请教我,我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你也是酿酒的,应该知道,这东西,就是多酿,手到了,自然味道就好了。”陈婆婆依旧笑道。

    秦风点点头道:“这个我也知道,但是能和您请教一下也是好的,另外呢,我其实想喝一点您亲手酿的米酒。”

    这才是秦风的最终目的,酒这个东西不像其他,一般酿酒师傅家里都会放那么一些自己酿的好酒,他不知道陈婆婆家里现在还有没有当初的酒了。

    听到这话,陈婆婆叹口气:“唉小伙子,你来的有点不是时候了,早在三天前,我家里最后一点米酒也卖了,没办法,这总得过日子啊,我儿子酿的米酒又卖不出去,我这老太婆这些年做手术可也花了不少钱。”

    一边的李伟走了过来,听到陈婆婆的话赶忙说道:“妈,没事,咱现在还有钱,等过几天我就出去打工去,这酒,反正也卖不出去,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陈婆婆笑着点点头,示意他知道,随后又对秦风说道:“小伙子,要是我能看清楚,即使是稍微看清楚,我也能酿酒,但是现在,不行了,没办法酿了啊……”

    薛灵芸闻言看向了秦风,陈婆婆已经不能酿酒了,小秦子怎么办呢……

    然而,她没有从秦风的脸上看出任何的沮丧来,反倒是出现了一丝笑意。

    “陈婆婆,我说,如果我能让您稍微看的清楚点,您能不能帮我酿点酒呢?”秦风笑道,但是话里的意思却让陈婆婆和李伟全部震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