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值不值(第五更)
    “老板,这位老板,麻烦……我想问点事。”王老三依旧陪着小心道。

    在这城市里待久了,说话感觉都不敢大声了,似乎稍微大点声,就会被人鄙夷一样。

    “嗯?你叫我吗?行吧,你有什么事,问吧!”出乎意料的,这老板很快就抬起头来,而且看那样子……似乎很开心。

    桌边,小叶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有点好奇道:“秦老板今天没吃错药吧,有人问他问题,居然这么客气?”

    “对啊,这什么情况,秦老板不是应该不耐烦地指指酒水单不说话吗?”一个中年男人接道。

    见大家都在看自己,男人再次笑着解释道:“之前我第一次来喝酒,就多问了几句话,结果被秦老板给怼的体无完肤啊……那种经历实在是不想第二次了。”

    正因为之前多问问题被怼过,所以男人有点好奇,这可不是秦老板的风格啊!

    听到男人的话,雪儿将手里的鸡爪放下问道:“大叔,你当初是不是直接瞧着柜台直接‘喂’了啊?”

    男人有点不解,但还是点点头道:“对啊,我当初又不知道他是老板,还以为是收银员呢……”

    雪儿摊摊手:“所以咯,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你居然以为秦老板是收银员,不怼你才怪了……你看看人家,上来就叫秦老板,而且那么尊敬,秦老板自然会好好说话啊……”

    中年男人这才恍然大悟,点点头道:“怪不得啊……被怼了这么久了,今天才知道被怼的原因,不亏啊……”

    王老三当然不知道这些弯弯绕,他只感觉这老板似乎很热情的样子。

    “那什么……这位老板,我想问问你,你们这店里啊……就是那个……那个电视上报道的酒,就是结婚时候当嫁妆的酒,是什么酒啊?”王老三连比划带说,半天才将这话说明白。

    不过秦老板一听就知道了,这位居然也是来问女儿红的啊!

    当下,秦风直接说道:“大叔,您慢点说话,不急的,我姓秦,您叫我秦老板就行了,至于您说的那酒嘛,那叫女儿红,您刚刚也看了,后面写着呢。”

    这话一出,原本在喝酒的吃瓜群众们来了兴趣,居然又有人来买女儿红?而且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女儿!

    不错不错,可以再次看看秦老板的怼人了,只是不知道秦老板对这位看起来有点可怜的大叔准备怎么怼。

    王老三听到秦风的话,挠了挠头憨笑道:“哦,原来叫女儿红啊……那秦老板,我想买三……是两坛,你看怎么样?”

    本来他想说三坛的,但是这酒太贵了,一坛就小六千块,三坛接近两万了,他没那么多钱。

    而且,即使是一坛,都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喊的,毕竟这么多钱呢,就买点酒,怎么看都怎么不划算……

    王老三的话说完,酒仙居内的几个妹纸来了兴趣,这大叔居然买两坛酒,好像秦老板以前都是一次三坛卖的吧……

    大家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了秦风的身上,都想看看他怎么处理,以前的话,那些老板什么的被怼了,大家都能看着笑,但是这个大叔……还是算了吧。

    果然,秦风的眉头微微皱起,不过他还是问道:“那冒昧的问一句,您买这酒是干嘛的呢,送人吗?”

    听到这话,王老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秦老板,不怕你笑话,我女儿吧,她马上要订婚了,我这个当爹的没什么本事,就只想着让她嫁过去不受欺负。”

    “之前电视上见过这个酒,那些明星都说好呢,所以我就想着也买两坛,好事成双嘛,给我女儿当嫁妆……”

    顿时,酒仙居内的吃瓜群众们都懵逼了,大叔,您这开挂了吗?

    这大叔看情况就知道,对酒仙居的规矩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这样都能直接撞上,简直神人啊!

    不过只买两坛……不知道秦老板怎么解决呢?

    秦风的眉头松开了,不过还是问道:“大叔,首先呢,我得告诉您一声,我们这酒仙居呢有规矩,您要是在这里喝酒,我直接可以卖给您,但是您要是想带出去,那就得和您女儿一起来买!”

    秦风说的有点文绉绉的,不过王老三还是听懂了大概意思:“什……什么?我得带着我女儿来买酒?”

    “对啊,这是您作为父亲给女儿的嫁妆,怎么能不带女儿来呢……”秦风解释道。

    王老三点点头:“秦老板你给我留着啊,我明天就带我女儿过来!”

    说完话,王老三直接向着酒馆门口走去。

    不管是干活,还是做其他事,王老三一向都是雷厉风行的,既然决定做了,那肯定是赶紧做完的!

    吃瓜群众们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一些人脸上露出了不解。

    这位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能随便拿出这么多钱买酒的人啊,这么快就决定了?

    于是有人开口问道:“大叔……看您的样子经济不是很宽裕,两坛酒也得一万多呢,您觉得值吗?”

    王老三听到有人问他,停下脚步来,脸上再次露出了那种憨厚的笑容,摸着脑袋道:“嘿,瞧你说的,给我闺女当嫁妆呢,什么值不值,那肯定值啊,钱没了可以再赚,反正我有这把子力气呢,闺女要是嫁过去被人欺负了就不好了……”

    一群人看着面前的男人,这身棉大衣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做的,估计已经很不保暖了,手上满是冬天外面干活冻开的口子,如同婴儿嘴一样张着。

    或许是因为发愁的事情太多了,额头上满是皱纹,看着都像五十多岁快六十岁的人了,走路有点瘸,听说是之前干活不小心碰了下脚……

    就是这样的一位大叔,面对着一坛接近六千元的酒,没有一点犹豫,只为了心里想的那个问题……自己已经这样了,女儿嫁过去可千万不能被小看……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说完了话,王老三赶紧向着外面走去,这不光是得去通知女儿,钱也得赶紧准备了……

    只留下了酒仙居内一脸懵逼的酒客们……

    之前问话的酒客,这会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对啊,在孩子面前,钱又算的了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