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神秘的秦老板
    面色冷淡地说出了这句话,李想李大少爷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装*范儿,终于有了过去的几分神采啊……

    曾经,他李大少爷也是一个王者……额不,也是一个整体装*的富二代来着,直到他来到了酒仙居,遇到了秦老板,然后才发现,原来秦老板才是装*之王!

    被秦老板给怼的生无可恋之后,李大少爷在酒仙居安静了好久了,现在终于展露出了本来的样子,这感觉真的很不错……

    邱洛听到李想的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是好在也想到了这里是酒仙居,没有轻易动怒,只是用一种疑惑的语气说道:“这位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不配当父母了?”

    “小雪她离家出走我们也很着急不是,这不忙着就找来了嘛……”

    “然后就找了三年?”李大少爷一脸讥笑道,他就这性子,根本藏不住话,有什么说什么,既然大家都说我是傻*富二代,那我就是好咯。

    邱洛顿时接不上话了,心里很是震惊,这人居然连这都知道,雪儿怎么都说了啊!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反驳道:“这里面的事很复杂的,你小小年纪又知道什么,等你有了女儿再说……”

    听到这话,李大少爷一时也有点语塞,他现在女朋友都没呢,上哪去找什么女儿……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角落里沉默的刘三炮站了起来:“你还是别说了,有什么复杂的,无非是重男轻女而已,还能有什么。”

    “既然不想要这个女儿,那就不要就行了,像你们这样做,才让人恶心,知道吗?”

    邱洛闻言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脸凶悍的老刘,语气上就先弱了几分:“你懂什么,你又没有……”

    邱洛想再次重复一下刚刚的理由,只是他的话没说完就再次被老刘打断了。

    “你还真别说,我还真就有女儿,而且我女儿前几天才嫁了,我给她在京都买了两套房当嫁妆,怎么,有问题吗?”

    邱洛的话顿时被憋在了嘴里,这还能说什么,人家不单单有女儿,而且对女儿还这么好!

    “所以,你也别说我没资格什么的话,你们,真的不配当雪儿的父母,不论男女,都是你们的孩子,你们怎么能那样偏心对待自己的孩子呢?”老刘带着一丝愤怒喊道。

    “为人父母,这不单单是权利,更是责任,而你们,根本就没有担这份责任!”

    这句话他之前听雪儿哭诉的时候就想说了,他是真的想问问这两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做出这样的事来,难道在他们的心里就没有羞耻这两个字吗?

    而且老刘和李想的想法差不多,很多人,包括那些老板,都因为他的名字和作风嘲笑他是个土包子,什么都不懂。

    他老刘承认啊,我就什么都不懂,但是我生意做得大就行了啊。

    因此,他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反正我想说就说了,反正你们都认为我是土包子,是老混混,那就土包子好了,我才不在乎!

    他于一山还在意面子,咱老刘从来不在意,该说的话一定要说!

    邱洛和他妻子面面相觑,怎么会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这怎么和计划的一点都不一样啊……

    正在此时,雪儿终于放下了酒碗,她于明白,自己不可能一句话不说的。

    “小雪啊,你听妈妈解释……”雪儿的妈妈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却被雪儿直接打断了。

    “行了你们都别说了,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既然我在你们眼里已经廉价到了这地步,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韩老板那里我会谈谈的。”雪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顿时,邱洛的脸上出现了喜色,雪儿居然真的帮他们了?只要能成为韩老板的代理人,那以后在洛方就能算得上一号人了啊!

    吃瓜群众们也有点无语,雪儿这是怎么了,居然又回过头来帮他们?她到底怎么想的?

    不过雪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很高兴吧,那就行了,你们觉得我这么廉价,那就这么廉价吧,这就当我报答你们生了我一次,以后,咱们就再没关系了!”

    什么?邱洛脸色一变:“你瞎说什么……”

    吃瓜群众们顿时松口气,话说这样做似乎也是可以的,既然你们不把我当女儿,那我又何必死贴上去呢。

    雪儿已经坐下继续喝酒了,但是邱洛还是赖着不走,开玩笑,这是来带女儿回家的,不是来请女儿帮忙的,虽然觉得开心,但是这么走了不是脸都没了嘛……

    就在这时,一直在撸狗的秦风终于开口了:“两位,你们还是离开吧,酒仙居……并不欢迎你们……”

    说完后,秦风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哦,我就是酒仙居的老板!”

    却是秦风想到了之前遇到的事,很多人来到酒仙居,就说他秦风是收银员,真的是很愤怒啊,所以现在,秦老板经常会有意无意地提醒,我是老板,不是收银员!

    什么?他就是那位神秘的秦老板?就是那位拿高档次的玉器当酒壶的土豪?

    看着对方那张年轻的脸,邱洛真的有些不是滋味,没想到这位秦老板居然这么年轻!

    他对小雪这么照顾,难道两人……不是没这个可能啊……

    有心想套近乎,但是人家说完已经再次低下头不知道干嘛了,邱洛只能带着老婆灰着脸离开,他感觉自己好像没做对一件事……

    看到邱洛两人离开,殷雪晴坐到了雪儿的身边,想着安慰她一下,不过看到的却是雪儿那带着笑意的脸。

    “殷姐,我没事的,来来,咱们继续喝酒……”昨天哭过那次之后,雪儿就告诉自己,以后,绝对不会再哭!

    老刘带着惆怅走了,连骰子都没继续摇,估摸着是又想起女儿了,过去二十多年一直照顾着女儿,现在女儿有另一个男人照顾了,他一下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酒仙居内的酒鬼们再次开始了畅饮,李大少爷想去和雪儿搭个讪,结果人妹纸不理他,只能悻悻地坐了回去,心里想着自己的思琪妹纸……

    还是回去看自己的思琪妹纸直播比较好,现实中的女人……都是老虎……

    酒仙居内温暖如春,然而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此刻,在酒仙居的外面,一个裹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棉大衣的接近五十岁的男人路过了酒仙居,想起了之前的一些报道……

    似乎想到了自己的一些事情,男人那皮肤皲裂的手,突然攥紧,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