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雪儿的过去
    “呼!!”伴随着一阵舒爽的呻吟声,伴随着身体的一阵抽搐,整个世界变得索然无味……额抱歉,并不是这样的,是秦老板终于睡爽了,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边的薛大小姐最近过的生不如死,作业和论文严格的要死,整天泡在图书馆里,昨天和秦风开视频的时候那副样子比上次三天没出酒店还要惨……

    不过这也不对,三天没出酒店,快要死了的是秦老板,毕竟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嘛,好像薛大小姐经过三天的滋润后更加光彩夺目了……

    所以不得不说一句,“针灸”这种事,对男人来说,有毒……

    然后薛大小姐在看到秦风这么悠闲的情况下瞬间毛了,老娘在这边都快累死了,你居然这么闲,还有工夫在那里撸狗!

    于是薛灵芸直接说了,这几天不开视频了,她要专心把论文搞出来,据说她那个教授像是更年期提前来了一样恐怖……

    随手拉开窗帘,秦风顿时被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给吓住了,好刺眼!

    不过秦老板的眼睛那可是用凤鸣酒磨炼出来的,这点刺眼不算什么,不过就这一晚上的工夫,外面居然下了这么大的雪啊!

    没错,整个杂货街上现在已经白茫茫的一片了,街道两边堆了一层厚厚的雪,旁边一位外卖小哥刚刚把吃的送到一边的楼上,出来后他的电动车座椅就没法做了,雪吓得实在是太大了。

    一边的路灯居然还亮着,真的是浪费,不过借着路灯的光可以看到,片片的鹅毛大雪从天空中飘落,将整个世界变成了银白色。

    秦风随意地穿好了衣服,抱着小黑走出了卧室,将酒仙居的木门打开。

    果然是大雪天啊,即使酒馆内的温度时刻恒定,这会的秦风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杂货街上不断的有顶着黑眼圈的上班族经过,今天又是一个绝望的周一,什么?你问我哪天不绝望?那我告诉你,哪天都是绝望的!

    毕竟每个月都有那么三十几天不想上班的……

    上班族们看看站在门口悠闲地抱着小狗的秦风,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好了,我们这么匆忙,早点都顾不得吃,你居然这么闲!

    当然了,某人并没有什么觉悟的,秦风抱着小黑站在那里欣赏着大雪,遇到那些酒客们还会打声招呼,瞅那样子就差手里拿把瓜子了……

    浑然没有在意那些人的脸已经黑了……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对面曲居士的刘经理带着一群美丽的小姐姐们开始扫雪了,秦老板精神上支持了一下她们,然后说要是没事的话顺便把他门口的雪也扫了吧,反正两家就门对门……

    刘经理站在那里半天没缓过神来,估摸着也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吧……

    不过秦老板并没有站多久,虽然今天下雪,但是酒馆还是要开的,他秦老板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不开门的人吗?一如酒剑,从不拖更!

    不管外界多么匆忙,酒仙居还是酒仙居,在这个安静氛围中,人们很容易就将自己那颗操劳的心放下,安心地享受着美酒。

    可是今天,酒仙居内的酒鬼们并没有安心享用美酒,他们全部看着趴在柜台前的那个女孩,脸上都带着一种心疼。

    女孩就是雪儿,今天是她从洛方市回来的第二天!

    在洛方市,雪儿又待了两天,并不是她不想走,而是她的二叔恳求了无数次让她和家里人再聊聊,并且说,一家人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当然了,这能聊出什么来啊,她那便宜父母见了她之后没有问过一句这三年你过的咋样,没有问一下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跑到外面是怎么过这三年的!

    他们根本就不关心这个女儿怎么样,再怎么样又如何,以后终归是要嫁人的,那宝贝儿子才是真正可以防老的……

    而想反的是,邱洛上来就是哀求,求雪儿帮帮他,看在父母和弟弟的份上帮帮他,让韩老板回去和他做那笔生意……

    本来雪儿心里还剩下最后的一丝希望,但是听到这话,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雪儿真的想问一下那个爸妈,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雪儿没有再说什么,甚至连她那二叔也不想理会了,收拾东西回了中州。

    不过对于二叔倒依旧没什么恨意,他那人就是那样,不会拒绝别人,亲戚有什么事都帮忙,结果帮到最后,反倒里外不是人了。

    今天来到酒仙居,雪儿直接要了杜康酒,她是带着小叶一起来的,喝醉了之后也由小叶送回去。

    一切都符合规矩,秦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将酒卖给她。

    雪儿没有喝三碗,她只喝了一碗,然后就开始哭,哭着说这些年的经历。

    家里父母长久的偏心,长久的冷漠,这些东西在她的心里越压越重,等到高考成绩出来,雪儿也考上了大学。

    但是这个时候导火索发生了,父母一致决定,雪儿还是不用去上大学了,理由是女孩子,要那么高的学历干嘛,以后会做饭会哄孩子不就行了……

    然后,那是第一次,雪儿和父母吵架,当时的父亲邱洛很愤怒,毕竟雪儿一向都是逆来顺受的,现在居然敢反抗!

    所以邱洛当时动了手,雪儿再没有说什么,默默地收拾了东西直接离家,一路到了中州。

    好在当时有她二叔帮忙,让她可以在中州安顿下来,然后开始画漫画,这是雪儿一直以来的兴趣,结果直接火了,生活总算有着落了。

    雪儿也没想到自己会说这么多,她本来只想喝醉就行,结果喝了一碗就开始哭,止都止不住。

    殷雪晴抱着雪儿,任由她在怀里哭,这姑娘整天都在笑,整天都说自己是小孩子,因为只有小孩子,才不用背负这么沉重的东西。

    她想永远带着笑意面对人生,可惜她始终只是个小女孩,洛方市的这次让她彻彻底底地看清楚了那种重男轻女的恐怖思想,那对父母似乎根本没有把她当做孩子一样。

    直到现在,之所以恳求,就是因为可以利用,雪儿相信,等她没有什么价值了,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就像当初一样。

    中州到洛方只有一百多公里,如果真的有心,三年都不会来一次吗?

    终于,在秦风的帮忙劝说下,雪儿不哭了,殷雪晴和小叶送她回家。

    酒仙居的气氛有些沉重,那些酒客们的脸上由心疼变成了愤怒,尤其是刘三炮,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用他的话说,他要是再有这么一个女儿,那整天疼都疼不过来,怎么可能会这么不管不顾!

    “要是有机会,真的想见见这父母啊,真的想告诉他们一下什么才是父母!”老刘愤怒地将酒碗放在桌上喊道。

    …………

    洛方市,客厅里,邱洛又在打电话了。

    “韩老板,咱们不是说好的嘛,您不能这样啊,喂,韩老板,韩老板?”

    手机里传出了盲音,邱洛颓然地将手机放下。

    “怎么了老邱,韩老板又挂了吗?”旁边一个妇人略带紧张地问道。

    邱洛低着头应了一声,不过马上就抬了起来:“肯定是小雪,肯定是她的原因,不然韩老板怎么可能就放弃我呢,我们之前都谈的很好啊!”

    “不行,这生意我不能错过,我要去中州找小雪,我要和她当面说清楚!”邱洛脸上带着一丝狰狞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