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要脸的薛老头
    薛老头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明明喝了酒应该能睡的更好,但是薛老头却睡不着,实在是白天的时候老赵头实在是太得意了,张嘴闭嘴间都是他孙子孙媳妇怎么怎么滴……

    薛老头还没办法说,因为那酒确实是好酒!

    梨花白很不错,确实很不错,但是和人家老赵头今天拿出来的女儿红一比,这就落了下乘,那酒的滋味啊,简直赛过活神仙啊!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啊,薛老头年轻的时候腿上受过伤,当时卫生条件什么的也不好,所以那伤口吧,就随便处理了一下,然后就没管。

    这到了现在,就落下老毛病了,只要到了阴雨天里,这腿就又酸又疼的,很难受。

    这是老毛病了,也不用说治了,只能是慢慢吃着药调理,只能扛着。

    但是那女儿红喝下去之后,仅仅一会,身上就见了汗,浑身上下那可是暖洋洋的,腿上的酸痛登时就没了。

    这酒简直太好了,就像是为他薛老头专门弄的一样啊!

    所以呢,薛老头到了现在还念念不忘的,可是没办法啊,人家那是别人送的,自己上哪去弄啊。

    没办法,薛老头只能起来,给自己倒了三碗杜康酒,直接喝了下去,这东西已经成了薛老头失眠的时候最好的助眠物了。

    赶明儿得打听打听这到底是哪个师傅酿造的,手艺这么好……

    中州市,酒仙居内,秦老板正在给小黑洗着澡,猛然间连打两个打喷嚏,这是谁在惦记自己啊,肯定是灵芸小仙女,不行我得去开个视频!

    小黑看着自己身上刚刚洗了一半的泡沫,内心有句mmp想说……

    酒仙居的日子依旧平淡,秦风每天早上开门,晚上关门,好在现在王燕的时间多了,可以经常来,秦老板倒也没有那么空虚寂寞冷。

    中途王燕还和秦风提了几句周玲的事,说周玲现在在学校里也挺好的,她爸妈现在也不禁止她打工出去了。

    不过就是感觉有点对不住秦老板,所以不太敢来酒仙居。

    秦风道我又不是什么吃人的妖怪,有什么怕不怕的,那件事又不怪她,想来喝酒随便来,他这里绝对欢迎……

    之间有几个老板想来买酒,毫无疑问地被秦风给怼走了,脑袋被驴踢了居然想买下酒仙居,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秦老板相信,当时那老板稍微慢那么几秒出酒馆,就会挨揍了,我们都老老实实地喝酒呢,你居然想买酒馆,你算哪根葱啊!

    然后大家就都相信了然然爸爸的话,这酒,确实很难买的……

    又是一天的早晨,秦风起的很早,今天的工作量很大,因为他必须把今晚上需要的酒准备好,又到了一次酒吧开门的时间了。

    在这段时间里,秦老板秉持了良好的作息时间,通宵营业的酒吧这种场所,那必然是一周营业一次了。

    一切都按照最低的限度来就行,他秦老板就是这么的规矩。

    正在酿酒坊里忙活着呢,突然手机响了,而且是小仙女的铃声,这必须得赶紧接。

    “怎么了灵芸,是不是又想我了啊?”秦老板接通电话直接口花花道。

    反正两人现在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所以说起话来也随意了,只是薛大小姐有点脸皮薄,时不时的会嗔怒一下。

    小情侣嘛,作为女孩一方当然要稍微那什么一点了,不然的话煤气你可以自己换,厕所可以自己修,饭可以自己做,车也可以自己开了那还要男朋友干嘛,或者只是“干嘛”?

    所以,适当的时候,薛大小姐会展现自己女孩的那一面,让两人的交流更加的和谐。

    “少臭美了,我才不会想你呢。”薛大小姐好听的声音响起,没办法,小仙女的声音就是这么百听不厌,尤其是某种“a”的单调重复语言的时候……

    两人相互调笑了几句,秦风便等着薛灵芸说事了,正常的时候这会薛灵芸应该有事,不会打电话的。

    “是这样的小秦子,你那里是不是新出了一种酒,叫女儿红呢?”薛灵芸直接问道。

    或许两人没有建立关系之前,薛大小姐对于这种事会委婉一些,但是现在嘛,薛大小姐就是有什么话肯定直说的。

    我对你不会客气,这个意思就是,你对我也不需要客气,我们是最亲密的爱人,也不需要有客气这个名词在里面!

    秦风对于薛灵芸的话也没有一点的不舒服,这才是恋人之间的相处方式。

    “对啊美女,消息很灵通嘛,怎么了,你也惦记上它了吗?”秦风嘿嘿笑道,酒仙居内有好几个薛大小姐的“眼线”呢,所以对方知道也没什么。

    对面的薛大小姐苦笑一声道:“我又不是酒鬼,惦记酒干嘛,是我爷爷……”

    说着薛灵芸就将事情讲了一遍,薛老头第二天稍微一打听就知道了,这酒根本就是买来的,而且人家也没有否认。

    好吧,不是自己酿的就好,薛老头继续打听,然后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名词——酒仙居!

    听到是酒仙居,薛老头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苦笑了。

    作为去过酒仙居的人,他对那里的规矩是知道的,也更清楚他那位准孙女婿对于规矩的坚持,那可不会管你什么人,该怼就是怼!

    所以薛老头对那句“这酒很难买”的话是坚信不疑的,岂止是难买,那是根本买不到好嘛!

    而且,小秦往家里面送的酒很多,名义上给薛灵芸送,实际上不都到了他老头子这里嘛。

    因此老头就有点不好意思直接找秦风了,老脸还要不要了,两人还没结婚呢,你就这么惦记人家的酒了,送你还嫌不够,居然想着再要!

    但是那女儿红可以让自己好过点,所以薛老头还是舍了老脸找薛灵芸了,扭捏着没几句话就被薛大小姐套了出来。

    得,薛大小姐也只能来找秦风了,要是单单口腹之欲也就罢了,关键这酒能让爷爷的身体舒服点,所以薛大小姐也没办法。

    听了原因,秦风笑道:“这都是小事灵芸,你不用管了,我明天就把酒给咱爷爷快递过去,怎么样。”

    “谁和你咱爷爷了,那是我爷爷!”某位美女说道。

    “咱俩什么关系啊,你爷爷不就是我爷爷嘛……”

    挂了电话,秦风又打通了快递小哥的电话,通知了他一声有时间过来取件,这小哥现在和秦老板已经很熟了。

    而在京都,刘三炮终于见到了那个他嘴里的小兔崽子,小伙子还算不错,长得一表人才,工作也可以。

    两人一起了四年多,该了解的也了解了,于是,订婚结婚这些事很快就被提上了日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