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父亲
    作为著名主持人,王永甚至可以说是今天婚礼的主策划,但是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然然的父亲会突然想要送礼物!

    你想要送咱之前的时候可以说说的嘛,突然要送是什么情况啊。

    不只是王永,下面的一些明星们也变了脸色,这一出彩排的时候貌似没有啊……

    不过王永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毕竟是著名主持人,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的话那笑老板就得考虑让他去看大门了。

    而在台上,笑老板的父母原本已经打算退场了,接下来的时间是孩子们的时间,但是突然听到亲家要送自己礼物,顿时有点奇怪。

    亲家那边的家庭情况他们还是知道的,不算坏,但是也绝对说不上好,衣食无忧不必说,属于那种一场大病就可以让全家回到解放前的情况。

    笑问苍天的父亲叫赵寻,对,就是那位经常性的被赵老头抡拐棍教训的那位,不过他在赵老头面前是怂的,但是在其他人面前,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大佬。

    亲家居然选择在这会送礼物,难道这礼物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他对儿子的婚事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儿子也不小了,快三十了也该结婚了,然然这女孩他们现在也了解,知书达理性格好,不存在什么配上配不上的。

    主持人王永赶紧说道:“哦,想不到这个时候我们美丽的公主然然的父亲居然还有礼物要送出来,真的是惊喜啊各位,我之前都不知道这事的……”

    要是去走穴,他这会俏皮话肯定会多说几句的,但是老板的婚礼嘛就算了,一切规矩点比较好。

    然然和笑老板站在一边,此刻的台上,他俩是小辈,根本没有说话的份,至于赵老头,他也不会上台,而是坐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看着。

    音乐响起,一个礼仪小姐端着托盘走了上来,托盘上摆放着三个造型精美的酒坛,酒坛上面还有非常漂亮的彩绘,都是一些寓意非常美好的图画。

    什么东西,居然是酒?赵家的长孙结婚,来的客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都属于那种有身份的,本来嘛,就对然然的父母有点看不起。

    毕竟怎么说呢,我们整天说的所有职业都是平等的,但是真的说起来,赚钱多的才是好的,这一点也是没办法否认的。

    然然的父母只是普通的教师,而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富豪,如果在平时,双方基本上是不会产生交集的。

    所以呢,这会很多人看着台上,从刚刚主持人的话里他们就听了出来,这事主持人不知道,应该是然然的父亲自己安排的。

    “居然给赵总送酒,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啊!”离着秦风他们那桌不远,一个有着啤酒肚的男人向着旁边的人笑道。

    旁边的男人有点地中海,此刻也是脸上带着不屑道:“对啊,人家赵总什么酒没见过啊,还用的着他送,这人倒是生了个好女儿,找了个好人家啊!”

    不只是他俩,很多坐着的人都感觉看然然的父亲有点不舒服,一个连红酒都喝不利索的人,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送酒,以为自己的酒是什么啊!

    雪儿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却被秦风拉住了,摇摇头,示意这妹妹坐好了,自己有安排,怎么这女孩子家的脾气这么暴。

    知道是秦老板的酒,雪儿就放心了,或许对于秦老板的人品有着质疑,但是秦老板的酒,那绝对比秦老板的人品和下面的手指要来的坚挺!

    此时此刻的台上,然然的父亲从托盘中拿起了一坛酒,借着主持人的麦克风,向着台上台下的众人开始讲述这女儿红酒。

    然然的父亲讲述的内容和当初秦风讲的差不多,但是从他口中讲出来,却远比秦老板讲的动人,看着女儿从小到大,看着她嫁人。

    小的时候,父亲是女儿心中最强大的人,父亲的肩膀是女儿心中最坚实的,仿佛可以为女儿扛起一片天!

    女儿慢慢的长大,慢慢地接触了更多的人,她慢慢的发现,父亲并不是那么的强大,他也有软弱的时候,他也有流泪的时候。

    然然站在一边,听着父亲的讲述,早已经泪流满面,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不知不觉中,父亲已经老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自己小的时候的年轻父亲了。

    那些高端的西餐宴会上,父亲坐在那里,很是笨拙,感觉什么都不会,其他人眼里注视过来的目光,当时一度令自己很是烦恼。

    但是现在想想,那时我的父亲,就足够了,你们的看法,谁在意呢……

    父亲的肩膀已经有些塌下,父亲的背已经有点微驼,但是现在,然然才发现,尽管父亲已经老了,但是他依旧女儿心中的英雄!

    一边的笑问苍天不由自主地抓紧了然然的手。

    然然感受到了,随即转头一笑,反手握住,握的更紧……

    台下,那些女客们和女明星们同样泪流满面了,父亲终究会老去,但是父亲在女儿心中的地位永远不会降低!

    而刚刚议论然然父亲的那些老板们这会也不说话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位父亲,而在座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父亲……

    秦老板将一张张的纸巾递给旁边的几个妹纸,还好咱机智,出门的时候带了三包纸巾,这会才能供的上,什么,你问秦老板为什么出门带这么多卫生纸?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台上,然然的父亲终于讲完了,其实话并不长,但是却莫名的吸引人,再加上主持人瞬间的应变,将音乐氛围转变,这就完美了。

    王大主持人不露痕迹地看看老板,不错,老板看样子很满意,估摸着自己的工资应该能加一加了吧。

    喊过了一个礼仪小姐帮忙,然然的父亲将酒坛的泥封缓缓地打开,女儿红当礼物,自然不是摆在那里看的,而是要真的让笑老板的父母喝一点的。

    泥封打开,顿时,一股诱人至极的馥郁芳香从酒坛中传出!

    远处,赵老头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然然父亲的话,这些东西并不能让他太过于感动,他老人家这一辈子,戎马一生,经历的生离死别太多了。

    但是随着泥封的打开,老头子抽抽鼻子,瞬间脸色一变,这什么酒,怎么味道这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