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连本带利都得还!
    薛家的别墅客厅内,秦老板终于回答完了薛天问的两个问题,自以为回答的很不错的他端起了桌上的水杯,毕竟讲了这么半天口干舌燥啊。

    不过一抬头,就看到了对面薛叔叔那有些发黑的面孔!

    什么情况,我又哪里说错话了吗?但是我明明说的很详细啊,薛叔叔为什么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啊……

    “薛叔叔,我回答的有问题吗?”秦风下意识地问道,毕竟这可是第一次上门呢,千万得给未来老丈人留下好印象的。

    薛叔叔……薛天的内心在疯狂的咆哮着,你回答的有问题吗?废话,当然有问题了啊,劳资只是随便问问啊,谁他喵的让你回答的这么详细的啊,那是我的宝贝女儿啊,需要你说的那么详细吗?

    内心里已经恨不得冲上去和秦老板单挑了,但是坐在客厅了,薛叔叔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道:“没问题的小秦,你回答的一点都没错,很详细,简直不能太详细了……”

    秦老板的心瞬间平静了,薛叔叔满意就好,他问的问题那么的详细,自己足足说了大半天,他也应该满意了,毕竟还有哪个女婿能将这些东西都记得一清二楚的。

    可是呢,按道理来说,现在的客厅里面应该很和谐了,但是呢,薛天不想问问题了,刚刚随便的一个问题这小子都能回答的脸黑,现在要是再问,鬼知道这小子会说什么呢。

    客厅里的气氛再次变得沉默,好在厨房里面的周婉怡发现了这种气氛,赶紧喊道:“老薛,来帮我一下忙!”

    听到这声音,不只是薛天,秦风也松了口气,两人这么干坐着,不时地对视着笑笑,然后为了掩饰尴尬,又不时地喝口水,短短地三分钟内两人面前的水都已经见底了……

    那场面根本不用看,想想就知道多尴尬了,原因呢其实也很简单,要是一般人家的准女婿上门,都是女孩带回来的。

    而且呢,女方家长肯定不了解这家人,所以需要问很多的东西,通俗地讲就是“查户口”。

    但是吧,秦老板就不用多了,父母双亡,孑然一身,即使是其他的情况,薛家也都查的一清二楚,所以薛天对于秦风可以说再了解不过了。

    那么这种情况下还问个毛线啊,本来还想着随便问几个问题呢,结果对面这小子居然在那里大谈特谈,这叔能忍婶也忍不了啊!

    “小秦,那你先坐着,我去帮帮忙啊。”薛天一脸和善地说道。

    秦风赶紧道:“没事的薛叔叔,您先忙……”秦老板原本还要客套几句的,结果想了想还是算了,要是都进了厨房,那说什么啊。

    厨房里,周婉怡一边择菜,一边嗔怒道:“老薛你什么情况啊,我不是让你和小秦聊会嘛,怎么干坐在那里,我看着都觉得尴尬了。”

    薛天正在那里切着菜,闻言苦笑一声道:“我也不想啊,只是问了一个问题,然后那小子就在那里不停地说他和灵芸怎么交往的……”

    “这我能受得了吗我!”

    “受不了你也得受着知道嘛,人家小秦是灵芸的男朋友,人家说说交往过程怎么了,你这就是……怎么说呢,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周婉怡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什么我们男人都是这样啊,你可不要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薛老板顿时不满意了,什么叫我们男人啊,我怎么了啊!

    “就是你们男人,主要就是你们这些有女儿的老男人,那一个个的把闺女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看到闺女的男朋友就跟看到仇人一样,照你之前的话,闺女还嫁不嫁人了啊!”周婉怡很不满意地说道。

    “就跟我爸当年一样,你以为你上我家我爸很欢迎你嘛,听我妈说,当初都想上来和你单挑了知道不,结果现在你到这个年纪了,又是一个样,我算是看明白了……”

    周婉怡说了半天,薛天愣是反驳不了,实在是因为他之前曾经说过,说灵芸还小,再过几年……问他过几年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想让闺女嫁人……

    只能嘟囔道:“你小点声,小秦还在外面呢,被听到了怎么办……”

    客厅外面,秦老板一脸地懵逼,这距离能有多远,你们说的话我听的一清二楚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

    终于,饭做好了,周婉怡将一盘盘的菜端到了一边的桌上,招呼道:“小秦啊,来吃饭吧,尝尝阿姨的手艺怎么样。”

    “好勒!”秦风赶紧应了一声,现在当然要装作没听到了,反正你家闺女已经是我的人了,嘿嘿……

    桌上,五个菜一个汤,都是家常菜,但是周婉怡的厨艺明显不错,色香味俱全。

    秦风将自己的包拿过来,掏出了两个酒葫芦道:“对了薛叔叔,我这里带着酒呢,都是我自己酿的一些酒,这是送给您的!”

    本来这酒应该进门的时候就给的,然而秦老板给忘了……原因自然是紧张了,哪个女婿第一次上门不紧张的,秦老板刚刚都感觉呼吸有点窒息了。

    自己酿的酒?薛天顿时眼神一动,本来还以为这小秦刚刚从米国回来,没时间回酒仙居拿酒了,谁想到他这里居然还有!

    之前倒是没少寄过来酒,可是有薛老头在,他哪敢去你拿啊,他们薛家兄弟三个都喜欢酒,然而只要在老头子面前提一下想要酒,那绝对拐棍伺候了。

    “小秦啊,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啊,这么客气干嘛……”薛老板热情地说道,一边说一边把酒拿过来,看这酒葫芦就知道,绝对是好东西啊!

    将两个酒葫芦放在了自己的身边,薛天赶忙招呼道:“来小秦,吃吧,别客气,到了这里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啊!”

    一边的周婉怡想捂脸了,老薛,咱能稍微注意点不,刚刚还给人黑着脸呢,结果东西一送你就开心了……

    秦老板微笑点头,心里却松了口气,这老丈人总算搞定了,这猪脑子啊,要是早点把酒送了不就啥事没有了嘛,搞得现在多尴尬……

    薛老板满意地看看酒葫芦,一边吃一边随意地和秦风聊天,这可是第一次自己有了酒仙居的两葫芦酒啊!

    老头子那里因为有酒仙居的酒,都已经被几个老朋友快给捧上天了,一个个那么大岁数了为了喝口酒都不要脸了。

    那么多酒啊,自己竟然只喝了不到三杯!

    薛老板想起了就心痛,不过现在好了,这两葫芦都是我的了!

    正在这时,别墅的门被打开了,是钥匙打开的,随后就进来一个气冲冲地老头。

    “薛天,你个兔崽子想独吞酒是怎么滴,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告诉我?”薛老头一进门就喊道。

    “蛤?”薛天顿时呆滞,老头子怎么来了,他怎么知道的消息啊!

    但是呆滞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薛老头直接冲了过来:“我孙女婿上门了,你都不通知我一声,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当爹的已经不行了啊!”

    周婉怡又想捂脸了,小秦还在这呢,您老说的这话容易被人误会啊……

    不过薛老头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么说似乎不妥当,将自己家儿子赶到另一个把椅子上,自己坐到了这里,因为这里和秦风离的最近。

    “小秦啊,我是灵芸她爷爷……”薛老头看了看酒葫芦乐呵呵地说道。

    但是他的话没说完就被秦风打断了,只见秦老板一脸惊呆地指着老头道:“居然是你!”

    薛老头嘿嘿一笑:“当然是我啊,没想到秦老板居然还记着我,当初您说的话做的事我可是都记着呢……”

    秦老板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我他喵地真的是日了哈士奇了!

    这老头他能忘吗?当然不能,毕竟当初敢赌杜康酒的就那么几个人,那俩老头的印象太深刻了,嘴里牛皮吹的老大,结果根本没三碗就倒了。

    记得自己当初还怼了老头半天来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吗?欠了多少,迟早连本带利都得还?

    而且灵芸的家里这些人,当妈的去微服私访也就罢了,当爷爷的这是什么情况啊,记得那个时候还没和灵芸好上吧……

    薛老头继续嘿嘿笑道:“秦老板,怎么不说话了啊,我记得你很能说的啊……”

    秦老板:“……”这得亏是他,要是搁别人,现在应该吐血了吧。

    只是一边的薛天和周婉怡有些吃惊,看这样子,老爷子居然和小秦认识!

    等等,老爷子叫他啥呢?秦老板?难道老爷子也去过酒仙居?

    也就是说老爷子当初也很可能被小秦给怼了啊,小秦那怼人……

    周婉怡现在只想给薛灵芸打个电话,闺女,咱家现在已经可以来桌麻将了,妈也不知道这事会怎么发展了啊。

    只有薛老板,一脸伤心地看着那两葫芦酒,那原本应该是自己的酒啊,没想到老爷子居然突然上门了,不过已经和小秦算亲戚了吧,以后和他偷偷要点酒应该不是问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