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什么叫没眼色
    嘎吱!!!一辆红色的轿车在一座别墅门前停下了,并且甩出了一个漂亮的小漂移……

    车上,秦老板系着安全带,手还抓着上面的扶手,然而这些都不能改变他脸色苍白,两股战战的现状。

    “小秦,你没事吧,不舒服吗?是不是我开车有些快了啊。”周婉怡在一边解开安全带说道,毕竟面前的秦风确实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有些?秦老板现在很想很想吐槽一下,阿姨您那叫有些吗?之前他感觉薛大小姐开起车来已经很疯了,却是没想到啊,薛大小姐的妈妈开车更是六的一批啊!

    这辆普通的小轿车愣是被阿姨开出了超跑的感觉,那家伙,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坐过山车啊,秦老板感觉自己能忍到现在没吐已经很不错了,毕竟第一次上门你就吐在丈母娘车里面,说出去总归不太好吧。

    秦老板勉强压下心中的恶心,苍白着脸笑道:“哪里,阿姨开车可稳当了,没问题,这是我坐过的最稳当的车了……”

    这个世界上有种痛,叫做睁着眼睛说瞎话……

    毕竟谁能想到,气质这么温婉的周婉怡竟然可以玩漂移,阿姨您是秋名山出来的吧……

    见秦风这么说,周婉怡微微一笑点点头:“小伙子还是很不错的嘛,这么多人坐我的车,就你有眼光,那些家伙还说我开车快,哪里快了,小秦你说是不是啊……”

    秦老板勉强点点头:“阿姨开车一点都不快,你看我现在一点事都没……”

    说着话,秦老板准备下车,然而,就在那个“没”字刚刚出口的瞬间,那股强行压下去的恶心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冲了出来开始大吐……

    周婉怡:“……”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准女婿的份上shi都给你打出来啊,这不是打脸嘛!

    别看周夫人现在一副温婉的样子,谁还没有年轻过呢,看看现在薛大小姐那外柔内刚的性格,就可以大概知道周夫人当年是什么样子了。

    薛大小姐从小和蓝孩纸打架从来没输过,周夫人也差不多,只是她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玩车而已,谁要是被她的外表欺骗了,那就是真的惨了。

    你就看看现在的薛天先生,那被自己家媳妇吃的死死的,怎么说,人家就是这么的酷,薛天当初去小学给薛大小姐开家长会的时候就有很多家长向他抱怨过,你家闺女把我儿子打哭了……

    薛天也只能感叹一声,果然这女儿和她娘一毛一样啊,当初还在担心薛大小姐以后会没人要呢,谁能想到,人家长相上也丝毫不逊色她娘,甚至现在看来比她娘年轻时候更漂亮。

    而且现在也不像小时候了,看看认识的这几家,谁不知道他老薛的女儿是块宝啊,只是现在有个小子要抢走他的宝了,让薛先生很是不爽……

    一边拍着秦风的背周婉怡一边说道:“小秦啊,以后不舒服了别忍着啊,到这里就相当于到家了,不要拘束……”

    秦老板……那还能不忍着是咋地,要是吐在车上了,还见老丈人,估计直接会被丈母娘人道毁灭吧。

    别墅内,薛天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是却心绪不宁,准女婿见老丈人紧张,他这个老丈人何尝不紧张啊……

    不时地瞧瞧门口,奇怪了,刚刚就听到婉怡的车到了,怎么还不进来啊。

    正在薛天胡思乱想地时候,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脸色苍白就像是刚刚那什么了无数遍的年轻人和他媳妇走了进来,那年轻人走路还不稳当……

    瞬间,怒火就冲上了心头,这家伙刚刚从米国回来,刚刚和他宝贝女儿在那边呢,看看现在这情况,再想想之前听到的消息,他俩三天没出酒店……

    压住心中的愤怒,薛天赶紧站起来,故作奇怪地问道:“小秦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一副和谐的景象。

    周婉怡看看丈夫的神情就知道他想什么了,两人这么多年的夫妻,顿时笑道:“哦,刚刚我开车有点快了,小秦应该晕车,吐了一会……”

    薛天点点头,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还是我媳妇懂我啊,不过现在笑貌似不太合适,又赶紧收住了笑容。

    你还甭说,别管什么公司老板还是街头小贩,在对待女儿的事上面都是一样的感觉,要不怎么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呢。

    “来来来小秦,赶紧坐,喝杯水缓缓,你阿姨她开车确实有点快。”薛天说道。

    “行了,你们爷俩在这里聊,我去做饭了,炒俩菜,中午你们喝点。”周婉怡将风衣挂在了衣服架上,一边向着厨房走去一边说道。

    国人嘛,有什么事当然都要在饭桌上说的,要是能闹两口就更好了。

    周婉怡去了厨房,只留下秦风和薛天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两人都没什么经验,话说这事都有第一次的,也不会有什么经验。

    此时此刻的薛天只想赶紧掏出手机,发一条问题:求问,我女儿的男朋友上门了,我该问什么,说什么,在线等,挺急的……

    不过总不能不说话吧,薛天轻轻咳嗽一声道:“小秦啊,你和灵芸认识多久了啊,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呢?”

    好吧,这个问题极度没有技术含量,毕竟秦风的一切他都清楚,包括对方父母双亡,和其他亲戚也没什么交集,现在就属于那种孜然一身的。

    而且和薛灵芸认识多久,什么时候在一起这种事更是一清二楚了,但是现在没什么可聊的,总得说说吧。

    问这个问题,秦风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说道:“我们是大一的时候认识的吧,当时刚刚入学嘛,大家都是和同宿舍的人住一起的,而我的宿舍是混寝,宿舍内是其他专业的人,所以也没人和我住一起。”

    “而灵芸也是这种情况,所以我们就坐在一起了,然后就认识了……”

    “至于我们在一起嘛,就是上次我来京都,我们去吃变态辣火锅……”

    愣头青是什么,就是秦老板这种,他根本就没体会到人家薛老板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说的开心,这都是美好的回忆啊!

    很温馨,很浪漫,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那么的引人入胜……

    然而面前的薛老板都已经脸黑的不行了,我让你说,你还真的说啊,你说就罢了,说的这么详细干嘛,这不是往伤口上撒盐嘛!

    尤其是看着面前秦风那幸福的表情,薛老板就愈发不爽,但是他偏偏不能说什么,还得配和着秦风,做出各种表情,说各种的嗯嗯啊啊……

    周婉怡在厨房里做饭,不时地看看客厅,还不错,两人聊的很好嘛,谁说我家老薛情商不行的啊,我看着很不错啊。

    郊区小院内,薛老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怎么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这一上午了感觉不对劲。”

    男人笑道:“是这样的,灵芸的那个男朋友小秦好像今天上门了,只是灵芸还在米国没回来,今天小秦应该在他家里吃饭吧。”

    “是这样啊,小秦……”薛老头突然拍桌子道:“灵芸的男朋友上门了,居然不告诉我?我这个当爷爷的不能去看看孙女婿吗?”

    面前的男人:“不是这样,这还不算真的上门吧,真地上门需要灵芸带……”

    “少啰嗦,给我准备车,我现在就要去见见!”薛老头气呼呼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