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忘了什么
    既然说了一定会给面前的小子一杯酒喝,森德老头就不准备反悔,一边叫来了一个女仆,让她去地下酒窖取酒,另一边呢从秦风的酒葫芦里倒了一杯酒,准备尝尝这味道。

    不过他的心里对这种酒并不太感冒,毕竟面前的秦风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能酿出好酒的酿酒师,实在是因为他太年轻了。

    没错,别看米国佬们整天鼓吹年轻多好,但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是哪里都有的事,一个一把胡子的老头和一个嘴上没毛的小子,谁酿的酒好这还需要说吗?

    一个球状造型的玻璃酒杯被拿了过来,森德老头也没多倒,就稍微倒了那么一点,等会可是要喝自己的朗姆酒的,这酒嘛,尝尝就行了……

    看着老头就倒了那么一点,秦老板随手就将酒葫芦拿过来揣在了怀里,你不想喝我还不想给你呢,你知不知道你在那里喝酒,我在这里看的都心痛嘛!

    这些酒,原本都可以换来一张张的软妹币的……、

    森德老头没有在意,举起酒杯向着秦风示意了一下,随即端起来准备喝,但就在这时,老头突然停下了酒杯,那只大鼻子抽了一下。

    秦老板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对面,使用灵酒兑出来的巅峰凡酒,岂是你能小瞧的,这种味道闻一闻就会感觉浑身舒坦。

    果然,如同酒仙居的那群酒鬼一样,老头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不过在瞬间,这种诧异就变成了狂喜!

    咕咚!直接仰头将杯中的酒喝下,森德老头闭上眼睛开始品味这种酒!

    这种感觉,就如同整个体内心火烧的最激烈的时候,喝下了一杯冰镇过的雪梨汁一样,一瞬间,好像所有的烦恼都没了,都被这种酒给浇灭了。

    如同丝滑般的感觉在口腔内绽放,从喉头一直到胃里,将整个身体都清洗了一遍,这种舒服的感觉让森德老头情不自禁地喊道:“好酒!”

    睁开了眼睛,老头赶紧准备解释,刚刚他居然失态了,不过老头完了一件事,他老人家之前早就失态了,最开始的那种绅士气质早已经荡然无存……

    但就在这时候,只听见面前的秦老板悠悠地说道:“我的酒,自然是好酒……”

    你就别说其他的,这语气,这神态,和之前森德老头装*的时候那种感觉一毛一样,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顿时,森德老头愣住了……

    “怎么样森德先生,是不是对我的酒无话可说啊!”秦老板洋洋得意道。

    薛灵芸在一边捂住了脸:“小秦子,做人要低调知道嘛,前车之鉴啊……”

    老头缓了三秒后总算从秦风的无耻之中走了出来,赶忙问道:“这酒真的是你酿的?”

    秦风一笑:“森德先生,我这还需要说谎嘛,是我酿的就是我酿的,我祖上三代都是酿酒的,酿出好酒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森德老头点点头道:“哦,原来如此,家学渊源啊,果然是神秘的东方。”

    这样就能说得通了,要是真的这小子这么年轻就能酿出这么好的酒来,米国那些酿酒的老家伙门真的是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不过森德觉得秦风的酒也有可能是祖上就酿好的,毕竟东方的这种酒,据说窖藏的时间越长越好,所以那些长辈们都会早早的酿造一些酒,然后隔几代人之后再打开,据说那样的酒才是难得的美味!

    “好了,是你酿的,我相信你,能不能再来点呢?”森德老头眼巴巴地说道,他老人家这辈子旁的不爱,就爱这口酒,无论哪种类型,只要味道好就喜欢。

    秦风抬起了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道:“刚刚可是某人自己只愿意倒那么一点的,能怪得了谁啊……”

    森德老头顿时无言了,刚刚确实是这样,他看不起秦风的酒,所以觉得喝一点就行了,赶紧要开始喝自己的朗姆酒呢。

    结果谁能想到这家伙的酒居然这么美味,这就尴尬了啊……

    正巧呢,一身短裙的女仆这会已经端着一瓶酒上来了,森德老头的珍藏有的是在橡木桶里的,有的呢则是在酒瓶里。

    “等等,小子,你要是不再给我点,我就不让你喝我的酒!”老头突然说道,并且将那瓶酒护在了自己的怀里。

    “老头,你耍无赖,你刚刚分明说的要给我喝酒的!”秦老板顿时不满意了嚷嚷道。

    “切,无赖怎么了,这里谁不知道,我森德就是最大的无赖啊,我就耍了!”

    一老一少又开始在那里拌嘴里,薛大小姐已经懒得说话了,年纪差都有几十岁了居然又这样,还有完没完了啊!

    终于,还是在薛大小姐的劝说下,秦风再次给森德老头倒了一杯酒,而秦风自己,也终于喝到了森德老头珍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顶级朗姆酒……

    森德老头在那边砸吧着嘴,喝着秦风兑了灵酒的梨花白,而另一边,秦风和薛灵芸则慢慢地喝着这香醇无比的顶级朗姆酒。

    经过橡木桶长久的贮藏,那种烈性已经随着时间慢慢的消失,取而代之的一种极致的细致和甜润的口感,再加两块冰块,口味更加的让人欲罢不能!

    秦风和薛灵芸对视一眼,果然是极致的享受啊,相比于酒仙居的酒,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相信森德老头也是这样的体会吧。

    各自品了几口,森德老头将秦风和薛灵芸留了下来,就在古堡内直接宴请他们俩,并且热情地给他们介绍说,哪种菜是最配朗姆酒的……

    “小秦子,我觉得这个大爷还是不错的,你看还请咱们吃饭呢!”小吃货薛大小姐笑道,对于这一桌的美味简直再开心不过了。

    秦老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对啊,老头真好呢,招待我们吃饭……”

    对面,森德老头的桌旁,一个酒葫芦静静地放着,这顿饭的代价就是,秦老板的这葫芦酒都被老头拿走了……

    薛大小姐一边吃一边偷偷地笑,估计小秦子都想上去和老头单挑了吧……

    吃完了饭,所谓不打不相识,秦风突然发现这老头的脸皮和自己有的一拼,于是邀请他,以后有时间可以华国做客,中州的酒仙居,那就是他的酒馆,里面有很多比这个酒还要好的酒。

    对于这件事森德老头身为赞同,表示自己一定会去的,至于钱这种事,对于老头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事,他老人家现在就剩下钱了……

    留下了联系方式,秦风和薛灵芸回到了酒店,今天玩的很开心,对于薛大小姐来说,只要秦风在身边,干什么都开心,而对于秦老板来说,今天不只是玩的开心,而且还激活了这个灯塔任务,而且还完成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事给忘了啊……算了,这都是小事,马上就要进酒店了,身边是清纯漂亮的女朋友,我还想这些干嘛,嘿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