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想喝霸王酒?
    秦风的话很是义正言辞,这群人真的是老了看不清楚字了吗?自己还特意为了让人看清楚,在酒水单上用那么大的字写着呢,比酒的名字要大三倍……

    听到秦风的话,面前的老头愣了一下,随即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说道:“你……和我们要酒钱吗?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后面的一个老头同样上前说道:“小伙子,你不要装了啊,刚刚咱们才见过的,你确定要和我们要酒钱?”

    听到这话,雪儿和小叶对视一眼,集体耸耸肩,这群老头确定他们吧是来搞笑的吗?

    秦老板是什么人啊,那是卖了不知道多少梨花白但是永远都不会找那一块钱的主儿啊,你们竟然想不给钱就喝酒?

    就连他们这些酒仙居的小伙伴们,喝了这么久了,现在不还是乖乖的给钱啊,即使她雪儿再会卖萌,即使雪晴姐长得再漂亮,那又如何,在秦老板面前都是等于零!

    或者可以这么说,除了那位薛灵芸小姐,其他人在秦老板面前都是等于零,反正雪儿在酒仙居这么久了,就没有见过谁能喝酒不给钱的……

    至于那位薛小姐,人家根本不需要来,秦老板每次都屁颠屁颠地去给人送了……人比人气死人,女人比女人……也是气死女人啊……

    在这群老头的后面站着一个老头,他就是那个之前提过喝酒给钱的老头,此刻闻言顿时捂住了脸,你跟一个死要钱的老板说这话,你就不怕被赶出去嘛……

    果然,秦风的眼神一冷道:“我管你们是谁,我也不认识你们,天王老子来了我这里都得给钱,你们就能例外了吗?”

    “怎么着,这么大岁数了,这还是想喝霸王酒是怎么滴?”

    听着秦风的话,最前面的那个脾气最火爆的老头还是炸了:“年轻人我告诉你,说话最好注意分寸,多少酒厂请我们去喝酒我们都不去呢!”

    “我们来你这里喝酒,那是看得起你,你知不知道我们喝酒之后,你这小酒馆名气会直接提升吗?居然还想和我们要钱?”

    “就是啊年轻人,你这不知道规矩我们可以教你,但是你这样说话就是不对了!”身后又有人帮腔道。

    秦风冷冷一笑:“哦?是吗?不过你们还是得给钱,要不你们就去那些酒厂什么地方吧,不要来我酒仙居啊,还有,那是什么破规矩啊,酒仙居里,只有酒仙居的规矩!”

    几个只是在酒行当里有点名字老头居然敢说这种大话,什么自己喝过酒之后这里就身价倍增?开玩笑,来酒仙居喝酒的明星也不少了,人家也不敢说这大话的!

    真的要是这么有用,那你们也别出来四处混饭吃了,回家开个酒馆,自己喝一顿,那就直接生意乌央乌央的上门了,多好。

    要是真的这么简单,明星们开店也不会亏损成那样子了……

    酒仙居,永远只有酒仙居的规矩,其他的什么行当规矩或者是什么,全部没有,要想喝酒,可以啊,拿钱来,没钱,那就少扯淡!

    面前脾气火爆的老头闻言更加的怒火中烧了,但是指着秦风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所谓潜规则,那就是在水面之下的规则,虽然可能行当里的很多人认同,但是这并不代表规则就可以摆在台面上来说了。

    喝酒,给钱,就如同你去吃饭也一定要给钱一样,不给钱你就是想吃霸王餐了,那么酒也是一样,不给钱想喝酒,那就是喝霸王酒!

    “走了,我们不喝了,什么破地方,请我喝我都不喝了,他**的,走了!”老头朝着身后的人喊道。

    身后的几个老头面面相觑,但是没办法,不走还能怎么办,留在这里丢人啊,一个个的兜比脸都干净,即使是有带钱的,看看那张酒水单,瞬间就没了想法。

    秦风悠然地坐了下来,随口说道:“好走不送!”想在他秦老板这里占便宜,想太美了。

    如果说一个人的回答都可以用两句话“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来概括的话,那么秦风感觉,自己每天的回答也可以用两句话概括“爱信不信”,还有就是“爱喝不喝”。

    规矩你爱信不信,酒呢你爱喝不喝,不信你就走,不喝你也可以走,开门做生意,不会有人硬逼着你喝的。

    对于这一点,酒仙居的酒鬼们真的是深有感触,秦老板做生意,那绝对是与众不同的,不喝了?以后不会再来了?没关系,好走不送……

    不过呢,老头们并不是都走了,还是有一个老头留了下来。

    “怎么着,阁下还想喝霸王酒吗?”秦风语气之中略带嘲讽地说道。

    老头上前来笑了笑说道:“不,我是来给钱的,老头子我刚刚要了一壶梨花白,呶,这是一千块钱,多的一块算小费了,快去上酒吧。”

    想喝霸王酒的人,那都不是客人,自然要赶走,但是给钱喝酒了,这就是顾客,秦老板当下将钱一收,随即就开始准备酒了。

    没一会,无瑕的白玉制成的酒壶酒碗就被端了上来,让老头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异!

    “您的酒,慢用!”秦风将托盘向着对面一放,随即就坐了下来,意思也很明确,自己端过去就行了。

    老头看着面前的酒说道:“秦老板,你是真的不知道刚刚这些人的地位吗?”

    秦风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说呢?难道他们能让我的酒馆明天关门吗?”

    老头笑道:“自然不是这个,他们这些人呢,在这行里做了一辈子,下面有一大批的徒弟徒孙,秦老板,你今天这么直接拒绝了他们,以后在这行里会寸步难行的啊!”

    “寸步难行?”秦风冷哼一声:“我可没说自己是这行里的什么啊,我卖我的酒就可以了,关他们什么事。”

    “那你这次参加这个酒会……”老头有些狐疑地看着秦风:“而且你也是酿酒的,怎么可能不是这行里的人呢。”

    “我是闲着没事干才去参加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了什么,最后再说一遍,我可不是什么酒行当里的人!”秦风淡淡地说道。

    要不是系统的任务,鬼才会去参加什么酒会呢,得罪了人又如何,寸步难行?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老头不再说话了,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秦风,端着自己的托盘回了座位,在他眼里,已经将秦风当成了一个狂妄之徒了,一个年轻人,又哪能知道这社会的险恶呢……

    只是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开着挂的,既然开了挂,那还会在意你这“社会险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