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中州酒会(下)
    会场门口的人越来越多,那个堵着秦风的年轻人额头已经有些冒冷汗了,是不是真的他自己心里很清楚!

    他是李师傅的一个徒弟,但是属于那种早就出师的,在中州市酒会干活,这一次呢,他也是听说李师傅和这个酒仙居的老板有了仇怨,所以就想着帮师父解决这件事!

    本来呢他想的很好,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即使有邀请函又怎么样,到时候咬定对方手里就是假的,现场多的是那些参加不了酒会的公司呢,到时候自然有很多只脚帮他将人踩下去。

    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支持这位秦老板,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他只是一家小酒馆的老板吗?

    “大家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呢,赶快进去吧,酒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远处,一个声音传来,人还没到呢,声音就已经先到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回头一看,笔挺的西装,精明的眼神,正是丽晶大酒店的总经理。

    一些吃瓜群众中认识这位总经理的人纷纷打招呼道:“吴总好啊……”

    吴总也笑着和他们回着话,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向着笑问苍天问好的:“赵老板你也来了啊,我们这酒店真的是蓬荜生辉啊!”

    “还有殷小姐,现在越来越漂亮了,王先生也在啊,什么时候结婚啊……”事实证明,吴总还是吴总,游刃有余的打着招呼,就连不认识的雪儿和乔峰兄都照顾到了,这份手段,让秦老板也是佩服。

    “各位不用看热闹了,没什么热闹可看的,一会的酒会才热闹呢啊,好了各位回去吧。”吴总一脸微笑地说道。

    但就在这时,一直站在那里默不作声的秦风突然开口了:“喂,你去哪儿,我的邀请函你还没检查完呢!”

    却是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一见面前这场面已经有些呆了,别的人他不认识,但是这位吴总他是认识的,此刻见对方都得客客气气的和这些人说话,顿时害怕了。

    不过呢,秦老板是什么样的人,那能让你轻松走掉吗?直接就开口将对方拦了下来。

    年轻人看着秦风,用一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内个……秦老板,你的邀请函是真的,是真的……”

    “那我怎么听到刚刚有人说这是假的呢?”秦风再次淡淡地说道,貌似自己安排的手段没用上,那个老头这么久都没出来,不过无所谓了,有酒仙居的小伙伴们在也没事了。

    年轻人站在那里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不只是秦风,笑问苍天和身后那一群人都在看他,刚刚还在说秦风不老实的吃瓜群众们转头就对他这个酒会工作人员开始了口诛笔伐!

    吴总笑着对秦风说道:“这位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小王他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原谅他是上帝的事,并不是我的事,我只想问问这位先生,为什么说我的邀请函是假的呢?”秦风还是面无表情地说道。

    吴总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原本以为自己亲自开口做和事佬了对方应该就坡下驴,结果没想到的是,这年轻人居然不依不饶!

    “年轻人,话不可以乱说的……”吴总淡淡地说道。

    不过就在此时,笑问苍天开口了,他的声音还是和以往一样,但是里面却多了一种不容质疑的感觉:“吴总,秦老板,是我的朋友!”

    说完这句话,笑问苍天再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平淡地看着吴总,但是就这么一句话,却把吴总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只是以为这秦老板认识他们,但是认识这位赵老板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啊,不过没想到的是,赵老板居然亲自开口说,这是他的朋友,这意味着什么,意思很明确,这位秦老板,动他就是和我过不去!

    在场的人里面有谁能和笑问苍天过不去呢,有谁敢和他过不去呢,别说他丽晶大酒店的总经理了,就是后面的老板出来了也不敢和笑问苍天过不去!

    吴总感觉自己的额头有些冒汗了,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看到了站在后面的一个女孩正盯着他!

    盯着他的女孩正是小叶,吴总感觉真的是*了小黑了,这小姑奶奶怎么也看着自己目光不善啊,胳膊肘朝外拐啊是怎么滴!

    没错,小叶,就是丽晶大酒店那位董事长的千金,那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只是吴总不明白,你怎么也跟着这些人,而且对我有敌视是什么鬼啊!

    咳咳,轻轻咳嗽两声,吴总开口道:“小王,怎么回事啊,秦老板的邀请函明明是真的啊!”

    小王在那里嗫喏不能语,怎么说,难道说自己想拍马屁来着,结果给拍到狮子腿上了?谁能想到这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居然有这能量啊!

    正在此时,小王的眼神一扫,顿时看到了一边的李师傅,对方站在人群里,和那个酒会组织者张老头一块,也是目光不善地盯着自己。

    “师傅,是我啊,是我啊,您不是说要让这姓秦的参加不了酒会吗?我是想帮您啊!”小王不顾一切地喊道,刚刚那股高傲的神情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此刻的他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只希望自己眼里这个“人脉很广”的师傅能救他!

    李师傅和张老头在这里站着,本来已经在想着一会儿该怎么收拾这烂摊子呢,结果没想到啊,突如其来,一口大黑锅就扣在了头上!

    “你个小王八蛋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秦老板参加不了酒会啊,你给我闭嘴啊!”李师傅声音尖锐地喊道。

    “师傅你明明说过的啊,你说这个秦老板敢挡你的财路,还想参加酒会出名,做梦去吧,这可明明是你说的啊!”小王不甘示弱,你老家伙说过的话这是当屁放啊!

    李师傅大怒,恨不得冲过去捂住这小子的嘴,喊道:“我只是找老张让他不能通过而已,我说其他的了吗?”

    顿时,所有的吃瓜群众都不说话了,全部的眼神都默默地看向了人群里的张老头……

    张老头顿时毛了:“老李你血口喷人啊,我什么都没干啊……”

    周围的吃瓜群众……好吧,吃瓜群众们表示完全看不下去了,这出闹剧发生在这里,中州市的酒会公平性直接就大打折扣了,以前不是没有过那种觉得酒会不公平的人,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败了。

    只是没想到,今天这酒会,却被一个年轻的酿酒师傅给捅破了,而且,他还真的做到了!

    秦风感到有些可笑,看着面前的闹剧,这个酒会真的需要参加吗?

    但就在此时,一个看着很老的老头走进了人群,很是平静地说道:“年轻人,放心,酒会的公平性还是能保证的,你进去吧,还有各位,你们都进去吧,这些事情,老头子我会处理的!”

    “中州市酒会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王师傅看着秦风说道。

    “是京都的王师傅啊!”有人看着老头说道。

    “既然是王师傅的话那就没问题了,我们相信王师傅!”

    秦风刚想说什么,但是看到了老头的眼神,那是和严老头一样虔诚的眼神,虔诚于酒的眼神!

    于是秦风不再犹豫,点点头便和小伙伴们向着会场内走去,他也不想在这里看这种闹剧了,酒行当里有这样的人在,又怎么能发展呢!

    …………

    闹剧很快就结束了,张老头李师傅那些人不知道被带到哪了,会场内,酒会却是已经开始了。

    “好了各位,我们的酒会现在开始,八位参会者,有的代表着公司,有的却是代表着自己,由来自京都的七位品酒师分别品尝后做出评价,满分是十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后来计算总分,那么现在,我们就开始吧!”一个主持人拿着话筒热情洋溢地说道。

    坐在一边的秦风眼神一动,看来那个老头还是有能力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将品酒师完全换成京都来的人了,要知道,在之前的时候那可都是中州的品酒师啊。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很快,一号就打开了自己的酒坛,端着酒上去了,七位品酒师面前都摆着一个小杯子,分别倒一小杯就行了。

    “好了,我们的品酒师们已经开始品酒了,那么就请一号将你剩余的酒都分给观众们吧!”主持人笑着说道。

    这其实就是酒会名字的由来,在以前的时候,这酒会呢,只是一些酒行当里的酿酒师傅们聚在一起喝酒、斗酒的聚会,慢慢的有人来看了,然后酿酒师傅们就会分出一些酒来给他们,也请他们给出评价。

    这样的聚会慢慢的发展,发展到了今天之后,就形成了这种有着正规管理的酒会,作为观众们,可以喝到给品酒师们倒完剩下的酒。

    而能参加酒会的酒,那肯定是好酒,所以笑老板以前基本上每次都来,可以这么说,凡是来这里的,都是爱酒之人!

    毕竟这些用来参赛的酒,可以说很多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酒!

    这种倒酒的事情自然由礼仪小姐来了,好在人不是很多,酒还是足够的……

    品酒师们喝下了杯中的酒,他们从酒香,酒色,酒味等各个方面来评价这种酒,并且给出最终的分数。

    一号的酒是一种很香醇的酒,秦风尝了尝,感觉味道还可以,但是缺点也是太多了。

    果然,最后综合得分,一号的分数还没到四十分。

    接下来就是二号,也是同样的流程,给品酒师评委们倒好之后就分给观众们喝,主持人不时在一边讲着笑话串场,现场倒也没有那么的无趣。

    而秦风也投入了这种氛围之中,品酒师们或许酿酒技术不行,但是他们的理论知识还是很丰富的,基本上一种酒,优点缺点,那都说的头头是道,秦风尽管有系统这个作弊器,但是依旧感觉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很快,就轮到秦风了,他是五号,而他前面的几个哥们,分数最高的一个是三号,但是也只有四十一分,品酒师们可不会管你什么面子,酒是什么样那就是什么样。

    到了秦风,不只是品酒师们在关注着他,连现场的观众们也在关注着他,实在是因为这位秦老板在之前出风头出的太大了!

    那么多中州市的有名人物都认识他,而且赵老板居然说他是朋友,这可不简单啊!

    不过呢,依然有很多人看不起秦风,他们觉得这位秦老板就是一个富二代来玩的,觉得自己的酒非常不错,然后想听到别人的夸奖……

    “难道我有说错什么吗?这秦老板就是这样,别以为你们认识赵老板就怎么样,他面前我也照说!”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向着雪儿说道,他正好坐在雪儿旁边。

    只是从对方不时看向笑问苍天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这位兄台并没有他说的那么淡定……

    雪儿气的脸色发红,刚想说什么呢,一边的小叶凑过来笑道:“行啊大叔,既然你觉得秦老板是沽名钓誉的人,那我们不妨打个赌吧。”

    中年人眼皮一抬:“赌什么啊?你们两个小姑娘有什么可赌的。”

    小叶这会已经摘了口罩,清纯美丽的脸上笑容很是动人:“大叔,咱们这么赌,要是秦老板的酒拿了第一,你就去和秦老板道歉,说自己狗眼看人低,要是秦老板的酒没有拿第一,那我这只镯子,你拿去,怎么样呢?”

    小叶说着从胳膊上拿下一只镯子,这是一只翡翠镯子,看上去就十分的名贵。

    “小姑娘,你就这么相信那个秦老板?好,我赌了!”中年人满口答应,这种事白痴才不赌呢,两边的概率就差太多了。

    这种小姑娘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啊,一言不合就拿这么贵的镯子来赌……

    秦风这边当然不知道小叶已经和别人开赌了,不过即使知道也无所谓,开玩笑,他要是输了,那从此以后就回家玩尿泥了,酒仙系统直接不要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后,秦风站了起来,他只做了一个动作,那就是将酒坛的泥封打开……

    许多年后,有幸参加过今天酒会的人会向着自己的儿孙辈吹嘘,那是第一次,他们见到传说中“开坛隔壁醉三家”的酒,即使不用喝,单单闻那个味道,就好像已经醉了……

    这是秦风自己手工酿造的蜜酒,相比于机器的蜜酒更加的味道芬芳,再加上酿酒机的帮助,此刻的酒坛里,赫然是二十年的蜜酒!

    手工蜜酒的味道原本就更加浓郁,再被秦风密封了三天之后开坛,真的是在一瞬间之中,酒香味四处逸散,让每一个闻到的人都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都被这酒香给迷醉了,就只是闻着味道,都不用喝!

    良久,观众席上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好酒,真的好酒啊,就凭这酒香,这酒都可以拿第一了!”

    被惊醒的评委看向了观众席,这谁啊,你说第一就第一啊,你谁……哦,原来是王师傅啊。

    没错,正是王师傅,他坐在了观众席上,旁边就是那位神秘的陈芳芹女士。

    秦风含笑不语,端着酒坛走到了评委们面前,好像没有看到评委那瞪的溜圆的眼睛和上下滚动的喉结一样,慢慢地倒了一杯。

    随后又依次给七位评委都倒上,七杯美酒,顿时会场内的蜜酒香味更加的浓郁!

    主持人已经缓了过来,毕竟他不是那种酒鬼爱酒之人,此刻如同之前一样笑道:“那就请我们的五号参会者将他的酒分给……”

    主持人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结果观众席上的吃瓜群众们等的着急了,我们等这半天不就是为了喝口酒嘛,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酒了你不快点拿过来在那里干嘛呢!

    “你倒是快点啊,快点拿过来啊!”王师傅喊道,别看是个老头,那声音可不低。

    其他的笑老板等人也是在那里喊着,不知道这家伙发什么呆呢……

    秦风已经坐回去了,此刻酒坛在主持人手里,只见他哭笑不得地将酒坛反过来,里面却没有了一滴酒……

    “五号选手好像就只带了七杯酒啊各位……”主持人一脸懵逼地说道,这位还真是计算的准确啊,一滴都不剩……

    评委们呆住了,其他的参会者们也呆住了,观众们更是呆住了,只有酒仙居的那些小伙伴们呆滞之中还带着几分嘴角抽搐……果然这才是是秦老板的风格啊,死要钱的秦老板……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就那七杯酒了啊,你们等会喝!”

    观众们一看,原来评委们已经举起酒杯打算直接开喝了。

    顿时,会场内乱了,王师傅以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的身手跑到一个评委面前,死活要喝这杯酒,而且还说,你老师的品酒技术都是我教的,你个小兔崽子敢不给我喝,现在评委是我的了!

    除了这些观众们,还有其他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老家伙,也是上去就想喝酒,摆着资历,今天我是评委了,你给我闪开!

    美酒面前,老家伙们都疯狂了,淡定神马的都被抛开了……

    剩下的六号七号参会者,抱着自己的酒坐在那里一脸的懵逼,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日了狗了,你就不能给我们留点面子吗?这还怎么比试啊!

    酒仙居的小伙伴们一脸幽怨地看着秦风,只带正好评委喝的酒,秦老板你可以的……

    秦老板仰头看天,还吹着口哨,我这是节约,你们懂个篮子,我可是配比了好半天之后才带的刚刚好的,谁让我的酒就是这么好呢,我也没办法啊……

    那个之前和小叶打赌的中年人,此刻已经面无血色了,居然有这种事,难道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难道我等会真的去说我自己“狗眼看人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