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中州酒会(中)
    今天专程赶过来观看秦老板参加酒会的人不少,但也不多,毕竟今天不是周末,除了那些闲人,谁会有工夫专门来呢,大家可还得赚钱养家呢。

    所以呢,像是雪儿和乔峰兄这种自由职业者,那就有时间了,大不了今天熬个夜,或者拖个更,没关系的,只要不暴露家庭地址,一切都好说。

    但是你一旦让粉丝们知道了住哪里,还敢拖更的话……那就得小心了,不定哪天你在家里就会被人揍了,揍完还会问你知不知道哪里错了,不知道?那就继续揍……

    除了他俩,醉死也无妨的狐狸也过来了,还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孙小菲,至于时间,那就像是海绵里的水。挤一挤还是会有的嘛,没有什么事是一张请假条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两张……

    当然了,还有之前的优雅知性的女人陈芳芹,在酒仙居喝酒很长时间了,如同一个知心大姐姐一样,很神秘,但是很温暖。

    殷大美女也过来了,这也是赶巧了,她今天调休,正好有时间呢,本来打算舒服地窝在家里宅着呢,结果一听说有热闹看就跑来了。

    除了这些家伙之外,还有就是最近出现的那位秦老板的小迷妹小叶了。

    只是呢,没有人看到,当小叶下车后看到面前的丽晶大酒店,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神情……

    “我说,就是这里吧,丽晶大酒店,没错了,咱们先等着老大吗?”雪儿一下车就开始说话了,小孩子是不会管我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的,想说就说。

    狐狸摊摊手道:“所以老大来不来啊,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还听他说在京都忙呢,不知道忙什么,确定这会能到吗?”

    雪儿耸耸肩,表示自己不清楚,老大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神神秘秘的,连人影都很难见到,估摸着是因为那个然然的事吧,唉,真是祸水啊……

    雪儿在那里嘀咕着,浑然不觉将自己都说了进去……

    一群人站在酒店门口议论纷纷,反正大家的意思都是笑问苍天来不了了,要不要打电话问问之类的话,门口的另一个礼仪小姐站在那里很是纠结,话说自己应该出去欢迎呢,还是站在这里等着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各位,麻烦大家久等了,我路上有些堵车。”

    一群人回头看看,正是浓眉大眼的笑问苍天,一身的休闲装,满脸的轻松表情。

    “老大,你这是要结婚了吗?怎么跟吃了喜鹊屎一样啊?”雪儿冷不丁地问道。

    笑老板的脸僵硬了那么三秒钟,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哪能呢,妹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那么快结婚啊,好了大家快点进去吧,秦老板应该还在等着我们呢……”

    看着笑问苍天带着一群人向着里面走去,后面的雪儿眼睛一转,老大的表现好不自然啊,难道自己说中了?

    “诶小叶,你戴口罩干嘛呢?”却是雪儿正要走呢,看到小叶掏出了口罩戴上了。

    小叶的眼神之中慌乱了一下,不过很快笑道:“没事,我有些感冒,怕给你们传染了,没事没事,走吧雪儿,我们进去吧。”

    说着,小叶上来挽着雪儿的胳膊向里面走,雪儿没有反抗,只是感觉……今天大家都好奇怪啊……

    有笑老板在,邀请函什么的肯定不是问题了,一行人顺利地进了门,跟着礼仪小姐上了电梯,来到了六楼的主会场。

    这酒会吧,有的邀请函呢是特别发出来的,比如笑老板的邀请函,所以他刚刚到了六楼,酒店的一个经理便迎了出来,笑道:“赵老板来了啊,可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啊,还有其他的众位,欢迎欢迎啊……”

    笑问苍天笑着点点头,寒暄了几句,就跟着这位经理向会场里面走去。

    笑老板走的四平八稳,但是他却不知道,那位经理的心中却起了轩然大波,这群人,怎么会凑到一起呢?

    将笑问苍天等人带到观众席上一处位置极佳的地方安顿好后,经理走出了会场,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内,这里是丽晶大酒店的总经理室。

    此刻的总经理室内坐了两个人,一个是酒店的总经理,还有另一个呢,则是岁数很大的一个老头。

    经理向着两人问好后便直接开口道:“总经理,赵老板来了,而且带了好多人。”

    总经理闻言有些诧异道:“赵老板来了这不是很正常嘛,他一向爱酒,带着朋友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啊,你给安排一个好地方就行了啊。”

    经理闻言苦笑了一声道:“可是……赵老板带的那些人……”

    总经理看了看身边的老头,脸色一沉道:“那些人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大男人婆婆妈妈的!”

    “赵老板带着明和金融公司的王笑一先生,九天集团的殷雪晴小姐,还有……还有那位陈芳芹女士,以及小叶小姐……剩下的两个不认识,不过看样子也不是普通人……”经理哭丧着脸说道,鬼知道这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的呢。

    总经理倒抽口凉气:“你说什么?小叶小姐也来了?”

    经理点点头道:“对啊,小叶小姐戴着口罩,但是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总经理捂住了脸,这小姑奶奶来这里干嘛呢,还有陈芳芹女士,以前不是都一个人来的嘛,现在怎么会和赵老板在一起呢……

    就在总经理在那里发呆的时候,一边的老头睁开了眼睛,笑道:“陈女士也来了啊,那我一会得去打个招呼了啊。”

    会场内,笑问苍天一行人坐在了一起,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这群人走在一起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震动,他们现在只是好奇,秦老板怎么还没到!

    毕竟能得到酒会邀请而参加的公司或者个人也就那么八个,此时此刻,人家其他七个人已经在那里坐好了,一溜排开很是大场面,唯独却没有秦老板。

    笑问苍天的眉头皱起来,秦老板这是干嘛去了,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呢。

    一边的殷雪晴放下了手机道:“我让那边的朋友问过了,秦老板一早上就出门了,哦,他还没忘记在门上贴请假条……”

    笑问苍天的眉头皱的更深,那秦老板应该早就到了啊,怎么会场内还是不见人呢……

    大家都在那里一筹莫展,正在此时,跑去洗手间的雪儿跑回来了,喊道:“老大,秦老板被拦在门外了,他们说秦老板的邀请函有问题!”

    什么?笑问苍天的脸色瞬间变了,他的身后,陈芳芹的脸上也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愠怒!

    会场的门口,秦风站在带着他上来的那个礼仪小姐的前面,怀里依旧抱着那坛酒,脸上的表情还是古井无波,看起来似乎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

    但是如果此时加上周围的一切,那么你就可以看出来,此刻的秦老板在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这里要说明的是,参会者们出入的门是另外一边,甚至到达六楼的电梯也是专用的,所以笑问苍天他们没有见到秦风就直接进了会场。

    此刻,秦风的面前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对方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手里还拿着秦风手里的邀请函不断地晃啊晃。

    “拿着一张假的邀请函居然也敢混进来,我还真的佩服你的勇气啊,说吧,你是哪家小公司的人,想出名也不需要这样吧!”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说道。

    而在秦风的周围,因为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好多人出来围观,此时听到年轻人的话同时看向秦风……

    “又是一个想混进来的家伙啊,这些酿酒公司真的是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干出来啊。”有人在旁边“嘀咕”道,但是嘀咕的声音却很大,很多人都能听到。

    “是啊,看这个年轻人也是体体面面的,居然是个骗子,唉,人心不古啊……”也有仁兄这么说道,一看就是那种常常思念过去的人。

    礼仪小姐的脸上很慌乱,这人是她带进来的,本来直接就能带进会场,结果这人出来说要检查邀请函,这年轻人她也见过,昨天住在这里的,总是一脸傲慢。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哑巴啦,你这邀请函哪来的啊?”年轻人的脸上明显闪过不耐烦之色,上前说道。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脸上都是一种莫名的神情,中州市酒会,说大不大,但是说小它也不小,毕竟是中州市酒行当的一个领导者。

    围观人群里有个男人说道:“李哥,你看这小子,拿着个假的就想混进来,那什么……”

    不过他的话没说完就被一边的李哥兜头抽了一巴掌道:“你**的给老子好好说话,那是秦老板,不想混了是不是,再敢说那小子小心我削你!”

    李哥正是李想李大少爷,揍完了旁边的人走出去就喊道:“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秦老板,秦老板的邀请函怎么可能是假的啊!”

    秦风眼睛一扫,居然是李想,这家伙竟然这个时候跑出来了,不过虽然是富二代,对方也不会买他的账吧……

    果然,年轻人的眼神一瞪:“你谁啊,我认识你吗?还有那个秦老板,我认识他吗?拿个假的还有理了?”

    李想闻言一怒,顿时直接开骂了,想他李大少爷还从来没有被人指着鼻子这么说过呢!

    秦风不急,他也不需要着急,这事摆明了是那个李师傅使的绊子,而且他可以肯定,中州市酒会的组织者应该不清楚这件事,否则,自己的邀请函是严老头给的,即使是要玩阴的,也应该在品酒的时候玩啊!

    双方吵了起来,场面一时之间有些混乱,正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谁说秦老板的邀请函是假的呢?”

    伴随着声音,身材高大的笑问苍天一脸严肃地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群酒仙居的小伙伴。

    看到笑问苍天出来了,人群内的一些身份较高的人顿时脸色一变,这位怎么会出来呢,他居然认识那个秦老板?

    不过年轻人明显不认识这就是笑老板,还是那副吊样道:“怎么,你又是谁啊,我就是酒会的人,我说是假的那就是假的!”

    …………

    酒店的总经理室内,总经理和京都来的王师傅正在聊天,突然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跑了进来。

    “总经理不好了,出大事了!”。来人慌慌张张地喊道。

    总经理刚想责备对方没敲门就进来的事呢,但是听了对方的话之后顿时惊着了:“你说那群人都出去支持那个秦老板了?走走走我们赶紧去!”

    一边说着一边对王师傅说道:“抱歉了王师傅,您老先在这里坐着,我出去一下。”

    说完了话,总经理风风火火的出去了,只留下王师傅在那里笑着自言自语道:“老严啊,看来你这位忘年交有几把刷子啊,不过也是啊,要是不懂人情世故,就只是闷头酿酒,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技术这么好呢。”

    “不过这我倒是不用去帮忙了,陈女士也来了,去见见她吧……”

    大会的会场后面休息室内,一脸微笑的李师傅正在和张老头聊天呢,忽然,门被推开了,一个人慌张地跑进来,说的话却让李师傅和张老头大吃一惊!

    “什么?那小子居然敢这么做?走老李快走,你这个徒弟可是害惨我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