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雪儿的悲伤
    笑问苍天带着三个葫芦酒走了,看那意思是一秒钟都不愿意耽搁了,赶紧就想着回了京都去哄老爷子开心,然后把自己的事给他定下来!

    对于这种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秦老板表示,真的白瞎了一副霸道总裁范儿了,人都说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你连老爷子的拐棍都畏惧……切!

    笑老板离开了,秦风也要为中州市酒会开始准备了,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秦老板做一些事情了。

    现在的事明摆着,那个老头绝对不会让自己轻轻松松就通过酒会的,而且,秦风也不想去找严老头,如果这样的一个小麻烦就要找严老头了,那自己还称什么酒仙啊,回家玩尿泥吧。

    如果说是之前,秦风还想着随便带一种酒去就行了,但是到了现在,秦风倒是想着认真点了,要是一个不小心真的阴沟里翻船了,那就尴尬了。

    系统的那个“临时任务”可是要求必须夺得总酒会的酒王称号呢,要是自己连中州市酒会都没通过,那真的可以回家活尿泥了……

    三天的时间,也足够自己把预想的那种酒酿造出来了,参加酒会的酒,秦风打算自己动手来酿造,而不是使用酿酒机!

    梨花白的味道虽然很不错,但是它的酒香味达不到秦风的预期,所以秦风并没有打算带着已经酿造出来的梨花白去参加酒会。

    拿定了主意,秦风便投入了紧张而又刺激的酿造过程中了……

    …………

    时间就这么慢慢地过去,转眼间就来到了第三天的下午。

    酒仙居内还是老样子,秦风在柜台里玩着手机,自从薛大小姐去了米国之后,他玩手机的时间也变得很长……很长。

    基本上六张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当然了,酒仙居的特色,还是以妹纸居多,雪儿这种酒鬼就不用说了,必然是在的。

    秦风正聊天聊的开心呢,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秦老板,听说你要去参加那个酒会了?”

    嗯?秦风抬头一看,是酒馆里的常客,大概二十七八岁的一个都市丽人,此刻站在柜台前看着秦风,无论是穿着还是打扮全部非常得体,就连身上的那股香水味也是非常的适合,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不过,面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秦风有些发呆:“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我好像记得自己没说过这事啊!”

    女人捂嘴轻笑,直接就把雪儿卖了:“是雪儿告诉我的,而且现在她已经和酒馆里的所有人都说了……”

    “那么,秦老板,你是真的要去参加那个酒会吗?”

    秦风无奈地点点头,当初说的什么啊,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结果这没过多久呢就大家都知道了?这丫头,以后还能和你说点事嘛!

    看着秦风点头了,女人也是笑着点点头道:“是这样的秦老板,我们呢,已经商量好了,打算明天也去那个酒会去看看,你看如何呢?”

    “不是吧?那种地方很无聊的啊,你们去干吗呢?而且据说那里不邀请外人进去的啊。”秦风有些诧异道,这些人是闲着没事干了吗?

    女人优雅地伸手理了理长发笑道:“秦老板,你这都不需要担心,我们自然有办法进去的,每年的酒会都会邀请观众观看的,要进去很简单。”

    “我们也是要去给你加油一下嘛,酒仙居的酒,那必须是酒王!”

    “这……”秦风不好说什么了,只能说道:“行吧,你们愿意就去吧,多谢啦……”

    女人点点头,转身向着一张桌子走去,雪儿正瞪着大眼睛焦灼不安地坐在那里,时不时担心地看看柜台。

    “好了妹妹,秦老板已经答应了,答应我们去酒会了。”女人,也就是陈芳芹走过来笑着对雪儿说道。

    “那秦老板他还有没有说其他的话啊?”雪儿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毕竟呢,刚刚才说过自己一定不告诉别人的,结果呢,转头就大家都知道了……

    陈芳芹优雅地一笑:“这我就不知道咯,得看秦老板啊,对他这个妹妹有多宠咯……”

    话音未落,酒仙居的柜台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雪儿,你给我过来!”

    雪儿看看周围的人,刚刚从自己这里听消息的时候拍着胸脯说一定会帮忙的人全部转头去,不知道看什么,就是那种今天的风儿好喧嚣的表情……

    雪儿表示,你们都是墙头草啊,刚刚的强硬去哪了……

    于是呢,雪儿只能低着头走向了柜台。

    “秦老板啊,那个……我不是故意要走漏消息的啊……”雪儿走到了柜台前,踹踹不安地说道。

    秦风捂住了脸:“妹妹,走漏消息还能不是故意的吗?难道你是说梦话被人听到了吗,咱说瞎话也好好编一下好嘛……”

    雪儿嘟着嘴说道:“人家也是想帮帮你嘛,大家一起去给你加油,你还怪我……”说着说着,雪儿的眼睛好像都变红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得。

    秦老板:“……”妹妹你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啊。

    “好了雪儿,你也不要在我这里演了,我只想问问你啊,你说你出来也这么久了,就没想过回去吗?”秦风声音平淡地说道。

    雪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但是马上又出现了,笑嘻嘻地对着秦风说道:“秦风哥哥,咱们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好嘛。”

    秦风点点头,示意雪儿自己去喝酒,对方一直叫自己是秦老板,但是一旦叫秦风哥哥的话,那就说明,雪儿的意志很坚决。

    前面说过的,雪儿属于那种上学上到一半然后自己跑出来开始画漫画的,秦风不知道具体的情况,甚至连醉死也无妨的那几个人也不知道雪儿的情况。

    估计笑问苍天应该暗自查了一下吧,但是笑老板也是嘴非常严实的人,不会出来乱说的,所以呢,即使到了现在,雪儿的年龄都是一个迷。

    她平时自诩为小孩子,所以一直就是小孩子了,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我是小孩子嘛,小孩子才不会在意利弊呢,小孩子只图开心!

    但是秦风可以猜到,雪儿跑出来自己一个人画漫画,绝对是和家里的人闹翻了的,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久了都不回家的。

    酒仙居是今年才开业的,但是醉死也无妨的几个人和雪儿认识已经有接近两年了,这两年里雪儿就这么一直在外面,从来没有提到过自己家里的任何事。

    上次秦风和狐狸聊天的时候对方曾经提了一句,让秦风帮忙劝劝雪儿,因为感觉她很听秦风的话,但是看现在的情况,雪儿心里的心结还是很深。

    秦风父母双亡,但是那个时候他也不小了,但是雪儿呢,秦风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矛盾才让这个小姑娘一个人来到中州闯荡,这么久都不回家呢?

    当初在雪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雪儿不管什么时候都在笑,不管什么时候她的嘴角都有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但是秦风在刚刚的一瞬间发现了隐藏在雪儿笑容之下的悲伤……

    好吧,妹妹,你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啊……

    坐在柜台里,秦老板叹了口气,应该怎么让雪儿打开心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