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遵守传统
    酒馆内此刻的人也不少,两人找了一下,还是找到了地方坐下,因为怕被其他那些熟悉的老板们看出来,特意找了一个只有一个人坐着的桌子。

    虽然戴着口罩,但是有些熟悉的人还是能看出来的,所以两人就想着小心点。

    而这张桌子上就坐着一个人,对方是背对着门口的,所以没看到是谁。

    “请问下这里还有其他人吗?”周元山走到了桌边对着那个自斟自饮的人问道。

    自斟自饮的人依旧在忙着自己喝酒,只是轻轻点头。

    周元山一愣,这人还真是奇怪啊,不过说起来,这酒仙居的人都是怪人,就连那几个他本来认识的老板,现在都觉得看不清了。

    周元山拉着自个媳妇坐在了凳子上,随意地看了一眼面前,顿时惊呆了!

    一直以来,周元山觉得凭自己的见识,这个世上能令得自己吃惊的事已经很少了,但是现在,他真的吃惊了,而且是因为两件事。

    第一个就是对方用的酒具,那居然是一套纯白的白玉酒具!

    细腻的玉璧制作成的一把抓酒壶,再加上三个酒碗,这东西不应该放在拍卖会上供富豪们抢夺吗?怎么可能在这里就这么随意使用呢!

    第二个吃惊的就是面前的人了,中州市的老板们或许会不认识那些官员领导们,但是面前的这位,却是都认识的,只因为他是于半城!

    穷小子一个,靠着房地产发家,号称中州市的一半都是他建立起来的,是以,整个中州市,只要数的上好的富豪,基本上都认识这位于半城!

    虽然他在笑问苍天的面前表现的那样,但是那是因为对方是笑问苍天!

    周元山根本没有想到,于一山居然也会在这酒馆里,虽然外界都觉得他们是同一档次的老板,但是周元山清楚,他和于一山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双方之间的差距就如同于一山和笑问苍天一样,根本没办法比较。

    “于老板?”周元山下意识地就喊道。

    于一山正在美滋滋地喝着梨花白呢,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是一对中年夫妻,刚刚正是那个男人在叫自己。

    第一眼看过去,不认识,但是却有些眼熟,不过眼熟也正常,自己在中州市见的人多了,记住的却很少,所以面前这人自己应该见过。

    “嗯……您是?”于一山再次抿了一口酒问道。

    周元山笑道:“我叫周元山,于老板不认识我,但是我之前见过于老板的,那次张老板的酒会上。”

    “哦,周老板啊。”于一山点点头,就不打算说话了,这周老板既然他见过了,但是又没有记住,那说明这位周老板也就那样,所以于一山也不准备说什么了。

    周元山和妻子对视一眼,叹口气,不过也没想过就这么能和这位于老板能有什么交道,中州市多少人想和对方有交情呢。

    “不过这酒馆也奇怪啊,怎么不见服务员呢?”周元山在一边有些奇怪地说道,他知道女儿是在这里当服务员,还以为和别的酒店一样,但是没想到坐下来这么半天了,还是没人招呼。

    于一山闻言抬起头来道:“周老板还是不用等了,你等到明天也不会有人来招呼你的,你得自己点酒,然后人家才会理你,呶,酒水单就在后面。”

    这位于半城又和自己说话了,周元山顿时兴奋了起来,但是对方说的话却令他有些懵逼,这酒馆居然是这么做生意的?

    “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啊,奇怪就对了,这酒馆奇怪的地方多着呢,其他东西你还是自己摸索吧。”于一山笑道。

    虽然是一个大老板,但是酒仙居的大老板多了,所以呢,于老板也和其他人一样,遵守传统,看着新人对秦老板怼可以让每个老酒客开心,所以他没这个义务都讲清楚。

    周元山点点头,但是他感觉这位于老板真的有些奇怪,对方竟然在笑,而且那种笑容很古怪……

    算了,周元山转头去看酒水单了,准备也要点酒,不然来了酒馆不喝酒感觉有些奇怪,而且要了酒还可以和这位于老板多待会。

    但是刚一转头,周元山就惊呆了,话说那真的是这酒馆的酒水单?

    最便宜的酒叫什么青果酒,但是上面却写了几个字,今日已经售完,这不是骗人嘛,剩下的酒都那么贵,那个最贵的蜜酒,一壶居然要六千多?

    周元山带着懵逼转回头来看了看于一山,要不是他认识这些老板,差点都觉得是这些人联合起来骗自己了!

    不过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啊,不可能啊,怎么会这么贵呢,这么一家小酒馆,卖的酒居然这么贵!

    于一山继续喝着酒,但是其实他已经在看着周元山了,就看对方会怎么办了,话说这几天新人有点少,热闹没那么多了,喝酒也有些寡淡啊。

    周元山犹豫了半天,这其实也是他这种身份的人想的太多了,一方面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被骗,但是另一方面,对面坐着于一山,其他位置还坐着几个自己认识的老板,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或者是竞争对手,如果直接说骗子的话会不会被觉得连点酒都买不起啊!

    想了半天,周元山想到了一个可以解释的理由,这里的酒客们来了之后肯定有私下的酒价的,不可能真的按照那酒水单上面来,肯定会是什么二折或者一折什么的……

    是以周元山还是站了起来,对着一边的柜台喊道:“秦老板,我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他终究是没说自己想商量什么,价钱是一回事,自己女儿的事是另一回事,都是必须和这位秦老板商量的。

    嗯?于一山的眼神一动,瞬间来了兴趣,这还真的没忍住啊,居然叫秦老板商量事情,他于半城当初就因为拆迁的事想和秦老板商量事情呢,结果怎么着就不用说了。

    如今你居然也想和秦老板商量事情……

    酒仙居内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里,周元山此刻已经摘掉了口罩,所以一些人也将他认了出来。

    但是谁都不说话,都憋着笑,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没人会提醒。

    没被秦老板怼过的酒客,还算是酒仙居的酒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