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职业无贵贱
    中州市很大,但是能住上别墅的没有多少人,不说市中心的别墅,就是这郊区的别墅,能够住得起的也没有几家。

    而周玲家,恰好便是这么一家,虽然比起薛灵芸笑问苍天这种人家来说还差得远,但是单单在中州市,周玲家算的上不错了,最起码和号称“于半城”的于一山差不多了。

    此刻,一栋郊区别墅内,长相娇美的周玲趴在窗户那里看着外面的院子,一簇簇的花丛被修剪的齐整,尽管已经是深秋了,但是在专业人员的打理之下,这些花丛依旧看着很舒服。

    但是周玲此刻的心情却是十分不好,岂止是十分不好,简直都想郁闷地大喊了,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她被禁足了。

    所谓的禁足,其实就是这几天只让周玲在家里待着,学校也不让去了,直接请假,就在家里待着,用周玲父母的说法便是,好好地在家里反省一下。

    作为中州市数的上号的富豪,周玲她爸妈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家女儿现在居然在大学勤工俭学,好吧,其实勤工俭学也没什么,但是周玲却是在一家根本没听说过的酒馆当服务员!

    家里把你当公主一样养着,结果你出去伺候人当服务员吗?

    周玲最初也是担心家里面反对,是以没有和家里说这件事,而周玲她爸偶然在网上看到了当初酒仙居和京都美容院老板娘们的比试之后知道了这事。

    毕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好事者,竟然把视频制作成了蓝光版……蓝光版也就罢了,还详详细细地将所有人的名字以及干什么的都列在了上面……

    而周玲嘛,介绍字幕赫然是——酒仙居服务员……

    这一下周玲她爸妈是真的愤怒了,直接将周玲叫回家,询问这件事,并且怀疑是不是那酒馆老板逼迫她。

    周玲最开始否认当服务员,但是她爸妈拿出了那个视频,周大小姐也没办法了,只能心里暗恨这个闲的蛋疼的家伙……

    然后她就被禁足了,老实待在家里反省……

    手机电脑倒是可以用,这一点比古代的禁足什么的好多了,不是我酒剑吹牛,只要给我手机再加无线……禁多久都可以。

    别墅客厅内,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都是一副眉头不展的日子。

    “老周,我想来想去,绝对还是那个老板蛊惑了我们家小玲,要不我们还是去那家酒仙居看看吧!”周玲的妈妈说道。

    周玲的妈妈叫王凤远,她的头发盘起,显得很是优雅,可以依稀看得出来,这位周夫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毕竟有着基因影响,不然的话周大小姐也不可能这么的漂亮了。

    被叫做老周的男人,也就是周玲的爸爸周元山沉着一张脸默默地抽烟,闻言点点头道:“行,我们抽空去看看,那老板听说是个年轻小伙,或许咱们家女儿……”

    王凤远一愣:“不可能吧,咱们家小玲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啊,怎么可能呢?”

    老周脸色一苦道:“怎么不可能啊,这种事谁说的来,咱们就去见见那位秦老板吧,要是真的可以,把那酒仙居买下来也是可以的,就让闺女去当老板,让那个秦老板当服务员,这样多好……”

    “还是你个死鬼有想法……”

    酒仙居,秦风照旧开门做生意,浑然不觉已经有人惦记上了他,而且还想着让他当服务员……

    此刻的酒仙居内和往日一般,但是如果看柜台的话就会知道,那里多了相框。

    相框里的照片就是秦风和薛灵芸在一起照的,拍好之后秦风就有这个想法了,摆在柜台前,每天看着,虽然见不到自己家小仙女,但是能时刻看到照片也是好的。

    正在擦着桌子的时候,木门被推开了,秦风转头一看,蓝色外套加蓝色牛仔裤,再加普通的帆布鞋,极其简单的打扮,但是面貌清纯,正是王燕。

    “秦老板,秦老板你不用动手,我来就行了。”王燕一进门就看到秦风在那里擦桌子,赶忙说道,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走过来。

    “好吧,那你来吧,我去里面休息了。”秦风淡淡地说道,也没有什么久别重逢的喜悦什么的,或许现在只有见了薛大小姐才会让他有这个喜悦吧。

    王燕愣了一下,但是马上笑了,这才是秦老板啊,秦老板的样子就是永远和别人不一样……

    脱掉外套挂在了一边的衣架上,王燕开始拿着抹布干活,酒仙居内的温度永远是最适合的,穿着外套就会感觉热,而且她还要干活。

    秦风坐回了柜台,随意一瞧,王燕现在穿着贴身的毛衣,显示出了惊人的曲线,看不出这姑娘还很有料啊。

    不过秦老板根本没有一点的心绪起伏,即使有……那也是针灸的时候了……

    接下来,王燕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向着秦风讲了讲家里的事和周玲的事。

    家里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在秦风的帮助下,王燕的妈妈用了最好的方法来治疗,终于还是痊愈了,幸亏房子没卖掉,不然一家人就得租房了。

    王燕她爸本来想着来亲自感谢一下秦风的,却被王燕制止了,她倒是了解这位老板,亲自道谢什么的根本没必要。

    家里的事就那样,关键还是周玲的事,周玲虽然被关在了家里,但是还是可以用手机和外面联系的。

    “所以,你是说周玲被她爸妈关在家里了?”秦风放下了龇牙咧嘴的小黑问道。

    王燕点点头:“对,小玲她和我说的就是这样,反正听说她爸妈对当服务员这件事很不满意……”

    “秦老板,你说当服务员有什么不好啊,在你这里活又不累,挣钱也多。”王燕一边拖着地一边说道。

    秦风哑然失笑,虽然天天在说什么职业并无贵贱,但是只要是个人,都想干那种又轻松又有面儿还能赚钱的活儿吧。

    确实没有贵贱,但是一个天天点头哈腰装孙子的工作和一个大腹便便干随便指点别人的工作,根本没有可比性。

    所以秦风也没办法说,或许王燕觉得能赚钱多点就是好工作了,毕竟现在很多毕业的大学生都不如她赚的多,但是这个事情并不能这么说。

    看了看王燕,小姑娘还在那里嘀咕,秦风说道:“别想了,安心干活吧,这种家务事让周玲自己处理吧。”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