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叹别离(下)
    薛大小姐的手艺那并不是吹的,毕竟连薛老头和宋老头都喜欢她做的饭。

    当然,要是薛老头知道他的宝贝孙女竟然主动给别的男人做饭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想,他老人家想吃一口还得签订一些不平等条约才可以……

    一个糖醋里脊,再加一个红烧肉,再加一个蘑菇肉片和紫菜鸡蛋汤,都是最普通的家常菜,但是薛灵芸做出来的就是美味。

    当然你们也可以看出来,这些菜……都是肉菜,作为两个食肉动物,秦风和薛灵芸可都是无肉不欢的。

    平日里冷清孤寂的酒仙居,因为有了女朋友的存在而变得温馨无比,再加上两壶美酒,这顿饭让两人吃的极其舒服。

    接下来的两天里,薛大小姐就待在了中州,待在了酒仙居,整日里和秦老板过着没羞没躁的生活。

    每天白天搭伙卖酒,虐一虐一众单身狗,晚上呢,那自然就是秦老板来替薛大小姐做针灸了,毕竟白天那么的操劳不是嘛,做做针灸有益于身心健康……

    什么?你居然问我秦老板怎么可能懂针灸……是不是感觉这年头看本小说也需要点“知识”啊,至于那些看了之后秒懂的同学,自己面壁去吧……

    没羞没躁的生活虽然美好,但是这种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就在今天,薛灵芸必须回京都了。

    “小秦子,我不想走了……我舍不得你。”酒仙居内,薛灵芸躺在秦风的怀里,仰着小脸说道。

    “乖啊灵芸,我们又不是以后不见面了,你去了米国,我肯定会常去看你的。”秦风看着薛灵芸笑道。

    他又何尝想让自己家小仙女离开呢,但是怎么说呢,人不能自私,薛灵芸从大学开始就想着到那里读书,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对方放弃的话,那就真的不好了。

    薛灵芸看着秦风,大大的眼睛做出一副思考状:“那你快点亲亲我……嗯,亲三下!”

    “三下怎么够呢,灵芸,我看天色还早,要不我再为你按摩一把如何?”某只狼直接感觉到了燥热,嘿嘿笑道。

    “不要……”话没说完,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大早上的,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你这么说话人家怎么能受得了嘛……

    于是穿好的衣服又得重新穿一遍了……

    上午十一点,也就是秦风上次接薛灵芸的时间,两人出现在了中州市机场,只不过这次,从接待口变成了登机口。

    机场,火车站,这两个地方,每一天都有着接待的喜悦和别离的忧愁发生,接待时候越高兴,当那个她离开的时候也越是伤心。

    秦风知道,薛灵芸这一次回去,那就是直接出国了,到时候就真的是异国恋了,时差不同,要想再见面,那就只有自己去了,要不然就只能等对方放假的时候回来。

    “小秦子,我马上就要走了。”薛灵芸看了看时间道,眼睛有些发红。

    “嗯,你去了米国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我肯定会经常去看你的……”

    不管再怎么难舍难分,薛大小姐还是走进了登机口,因为时间快到了,她要是再不上去就赶不上了。

    只留下秦风站在原地摸摸地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摸了摸依旧还在剧痛的嘴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薛大小姐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临走之际留下的话很简单:你小子要是敢和其他女人搞破鞋,下次咬的就不是嘴了,而是你用来针灸的工具了……

    明显是这几天看到酒仙居的女客人比较多,然后留下的话,不过这个威胁确实管用,最起码秦老板每次有什么想法的时候,都感觉到某个部位在发凉……

    薛灵芸的背影消失了,秦风转身离开机场,生活还是要继续,只是以后言行似乎要小心一点了,薛大小姐貌似在酒馆安插了不少的“密探”……

    因着薛大小姐这几天在的原因,秦风也没有去要什么眼泪,毕竟要和其他女人打交道,而且是要眼泪,这种事根本是解释不明白的。

    凤鸣酒必须得酿造,所以秦风决定……从明天开始继续要眼泪吧,现在已经有了四滴了,应该会很快的。

    但就他想事情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秦风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王燕。

    “秦老板吗,现在有没有在忙啊?”手机里传出了王燕好听的声音。

    “没有,怎么了,你现在可以回来还债了吗?”秦风随口说道。

    中州大学宿舍里的王燕顿时哭笑不得,这秦老板还真的是……奇特啊。

    不过自己欠了秦老板一大笔钱是确实的,这必须得还。

    “是啊秦老板,我今天就能回去干活了,您看怎么样呢?我问周玲,她说您那里这两天不太方便……那现在……”

    “哦,现在没问题了,你可以回来干活了。”秦风一脸正经地说道,至于帮薛大小姐针灸和按摩的事,那都是细节,不要在意这些……

    挂了电话,秦风有些好奇,周玲呢,周玲刚刚怎么没说话啊,两人不是一个宿舍的吗?

    …………

    京都市机场,气质优雅的周婉怡等在了接待口,这丫头还真不让人省心,这还没带着见家长呢,就住到别人家里,真的是……

    虽然女儿已经这么大了,但是周婉怡看起来还是风华正茂,此刻不时地看看时间,丫头应该快到了吧。

    两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宝贝女儿,终归是被那个小子给拱了啊。

    薛灵芸拉着巨大的行李箱了出来,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妈,而周婉怡也第一眼就看到了薛灵芸。

    她俩都不用仔细看,那气质站在人群里就如同鹤立鸡群,根本遮掩不住。

    “灵芸啊,那个……”周婉怡上前还想说几句呢,就是这样的事不好,你爸爸很不开心这种话,但是没想到,薛灵芸直接扑到了她的怀里就哭了。

    周婉怡顿时慌了,宝贝闺女长这么大哭的次数很少,几乎是不哭的,这怎么突然就哭了呢。

    “怎么了啊丫头,是不是那个秦风欺负你了,还是他和你分手了啊,这是怎么了啊,别哭啊宝贝,说话啊怎么了?”

    “没,我们很好,我就是想哭了……”

    周婉怡叹口气,唉,自己家闺女和自己还真的像啊,用情专一,就是不知道那个叫秦风的小子是不是也这样了,如果不是的话……

    “走吧,我们回家吧,去见见你小姨,等后天,你和你小姨一起走,她在那边生活了好多年了,也能帮忙照顾你。”周婉怡帮薛灵芸拉着行李说道。

    “诶,你这行李咋这么重啊?”

    “小秦子给我拿了一点酒。”

    “是不是有上次那个蜜酒,快闺女,给妈妈留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