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一夜鱼龙舞(下)
    看着薛大小姐走向了卧室,秦风顿时兴奋的不能自已,上次在京都住了那么多天,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已经很是亲密了。

    至于说进展到哪一步……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啊,你得问秦老板,酒剑可不是偷窥狂!

    不过看这一次的情况,灵芸她主动留下来,这岂不是说……

    只是,灵芸她看起来有些奇怪啊,上次的时候就能看出来,自己家亲爱的小仙女不是随便的女孩,那到底为什么呢。

    砰!卧室的门被关上了,虽然说卫生间是在卧室的里面,还有着一扇门,但是薛大小姐明显不太相信秦老板的人品,至于原因,那得问秦老板当初在京都市的时候干了什么。

    “淡定……淡定……”秦风深深地呼吸着,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是事情来得太突然了,秦老板表示自己还没做好准备,这么刺激的嘛……

    卫生间内,薛灵芸感受着热水浇在了自己的身上,微微地闭着眼睛,她的内心远远不是她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

    尽管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这种事还是会紧张会不安,毕竟这对于每一个女孩纸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很多的女孩,未必会记得那个追自己的男孩有多么的温暖,但是对于这个,总是刻骨铭心。

    有句歌唱的好,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但是这个世间,又有多少的人爱对了人呢,到了最后,她们永远只记得那份刻骨铭心,将它关在了自己心灵最深处的地方,只是在没有人的时候,悄悄拿出来看看,然后再放回去……

    当然了,薛大小姐是什么样的人,敢爱敢恨是她与其他女孩最大的不同!

    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薛灵芸,内心中是无比的坚定,所以,她在这个“特殊的时间”偷偷来到了中州。

    既然决定就是秦风了,那就不需要犹豫了,因为那件事,自己必须做出决定!

    这也是薛灵芸她爸妈明明知道女儿就在中州,但是却不来找她的原因,有些事情,并不是说你想让她怎么做就会怎么做的。

    洗完澡,薛灵芸慢慢地穿好了衣服,走出了卫生间,环顾着这见自己比较熟悉的卧室。

    小秦子的父母已经去世很久了啊,就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住着。

    巨大的双人床上,被子叠的很整齐,这是秦风一贯的习惯,他是个宅男没错,但是他并不是那种所谓的“死肥宅”,因为经常锻炼的原因,他的身体很匀称。

    而且因为父母的影响,秦风对于家里的环境卫生很是重视,毕竟酒仙居的桌子上可是必须擦的看见纹理的。

    周围的一切都摆放的整整齐齐,衣柜里挂着不多的几件衣服,而且有的还是上次去京都的薛灵芸帮秦风买的。

    看着这一切,薛灵芸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美美哒,这才将卧室的门打开:“小秦子,小秦子,我洗完了,你……”

    薛大小姐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秦风正在那里正襟危坐,怀里抱着小黑,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轻轻捂嘴一笑,薛灵芸指着里面的卫生间道:“好了,你,赶紧进去给我洗澡去!”

    唰!!!小黑被秦风直接扔了:“得嘞,小秦子马上就洗好出来!”

    话音一落,秦风一溜烟进了卫生间,看来自己想的真的没错啊,今晚确实要发生一些事了!

    毕竟洗澡不是被称为事前的必有事嘛,现在灵芸让我去洗澡,这种意思还不明确吗?

    小黑正趴在秦风怀里开心呢,结果突然之间,天旋地转,直接被扔了,肥肥的身体摔在了地上,顿时发出了分愤怒的叫声!

    薛灵芸赶紧将小黑抱起了,这小狗跟了小秦子也是有些惨啊,每天当着招财猫不说,随时随地就会被丢。

    小黑委屈地直叫唤,但是很快,它就感受到了,咦,这个软床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貌似比之前经历的都要大啊……

    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小黑顿时开心了,狗嘴咧开,让薛灵芸有些哭笑不得,还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啊……

    秦风很快就洗完澡了,至于原因大家也清楚,没有几个男人会在这个时候耽搁的,毕竟事前*如魔,事后圣如佛!

    “灵芸,我洗好了,那咱们……睡觉吗?”秦风站在卧室门口嘿嘿笑道。

    薛灵芸点点头:“嗯,睡觉啊,不过你这个家伙绝对不能欺负我,你不能碰我知道吗?”

    秦风义正言辞,就差诅咒发誓了,当然了,我绝对不碰你!

    两人走进了卧室,小黑想跟着进去呢,结果被秦风直接关在了门外,三秒后,小黑的窝连同它的沙盘都被丢了出来。

    意思很明确,今晚上自己一只狗在外面睡吧,记住了要看好门,要不然养你这狗有何用!

    小黑……小黑只感觉凄凉无比……

    卧室内,秦风已经以最快的速度钻入了被窝,至于身上的衣服……咳咳自己去猜还穿了多少吧。

    “小秦子,把灯关了。”薛灵芸对着秦风说道。

    关灯啊,没问题,小仙女毕竟脸皮薄,秦风赶紧将灯关了。

    顿时,整个卧室内变得漆黑一片,秦风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顿时心里更加的激动。

    很快,薛灵芸也进了被窝,衣服还有多少自己去想,我这是正规书!

    但是躺在床上,秦风并没有急吼吼的干什么,反而对着薛灵芸问道:“灵芸,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他想了半天还是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他和薛灵芸四年的好朋友,彼此之间可以说十分了解了,对方心里有事,这绝对瞒不过他的。

    黑暗的卧室里,可以听到薛灵芸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后,薛灵芸才回道:“小秦子,今天晚上我们不说这件事好嘛,明天,明天我一定告诉你。”

    秦风点点头,他此时躺在床的另一边,没有薛灵芸的同意,他是不会怎么做的,但就在此时,黑暗中突然伸过来两只手,将他拉了过去。

    “小秦子,我要你抱着我睡……但是你不能欺负我!”薛灵芸的声音响起,略微带着一丝颤抖……

    秦风点点头,反手将薛灵芸抱住,黑暗的卧室里,秦风只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踏实。

    “没事的灵芸,我的手肯定不会乱动!”秦老板做着保证。

    不过没过五分钟呢,卧室内又响起了声音。

    “小秦子,你的手别乱动啊,不是说好的只抱着我吗?”

    然而已经到了这份上了,秦老板要是真的抱着不动的话,或许会冠以禽兽不如的称号吧……

    所以……薛灵芸想到了一句话,千万不要相信男人的那张嘴……

    模模糊糊间,似乎能听到一句话:“小秦子,你对我温柔点……”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