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一夜鱼龙舞(上)
    秦风并没有等待多久,很快,薛灵芸就端着一碗面走了出来,热气腾腾,无论从颜色,还是香味,还是其他方面来说,都比秦风自己煮的好了太多。

    而在面的最上面还卧着两个大大的荷包蛋,十分的鲜明。

    “小秦子,吃吧,尝尝本姑娘的手艺如何!”薛灵芸端着方便面放在了柜台上,一脸欣喜地说道。

    这可是她很早就想做的事情,就在家里,然后自己做饭给小秦子吃,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秦风的眼前一亮,顿时被这碗方便面吸引住了,这可是自己家小仙女亲自下厨做的啊!

    “嗯我马上吃,但是灵芸你的呢,你怎么不吃啊?”秦风正准备动筷子呢,却看到薛灵芸就站在那里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没事,你先吃,等你吃完我再去吃,快点吃嘛小秦子,我就想看着你吃。”薛灵芸摇着头笑着说道,那撒娇的味道简直让秦老板心头荡漾。

    然而,现在正在酒馆内喝酒的男人女人们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秦老板,你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撒狗粮,是不是不太好啊……

    而且还那么的亲热,看的都不想喝酒了,就想上去将那碗面夺过来……这么漂亮的女孩纸在你面前撒着娇让你吃……

    简直让人受不鸟啊,太腻了……

    秦风当然没有管这些家伙的想法,你们居然敢有想法?这是我女朋友知道不,之前对她有想法的现在坟头的草都有三丈了知道不!

    拿起筷子,在薛大小姐的笑容中,秦风开动了,第一口下去,顿时眼睛发亮,这女朋友亲自下的面,果然味道不一样啊!

    “怎么样小秦子,好吃吗?”薛灵芸赶紧问道,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语气之中已经带了一点的急切,那副样子,就好像是小孩纸做了什么好事想要得到父母的认同一样。

    “真的太好吃了,灵芸,我都没想过泡面会这么好吃!”秦风忙不迭地夸奖着自己家小仙女,一边说着一边夹起荷包蛋又是一口。

    听到秦风的夸奖,薛灵芸的脸上笑容更浓,大眼睛都眯了起来。

    什么?你要和我说方便面都是一样的味道?兄弟,很不幸的告诉你,你好像是暴露了什么,女朋友亲手下的方便面,那和你自己下的面,味道能一样吗?

    唉,单身狗就老老实实的待着知道嘛,什么单身贵族,那是一些家伙为了粉墨太平而给自己加的一个名头而已,要不然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多丧心病狂的虐狗事件呢对吧。

    毕竟连呼吸都是错误的,还能怎么办,是不是感觉很扎心啊,扎心就对了,继续扎吧。

    秦风就坐在柜台里安安稳稳地吃着面,看着酒馆内的一帮单身狗在那里孤独地喝着酒,这种罪恶的感觉……还是蛮爽的。

    秦风吃完了,薛灵芸也端出来吃了,没说的,秦老板主动跑去厨房洗碗了,小仙女帮忙做了饭,那自己当然得洗碗了,而且听那意思,灵芸她好像明天也要帮我做饭啊,简直太好了!

    终于,酒馆内的酒鬼们喝完了酒,逃也似的离开了酒仙居,这秦老板真的没天理了,还没完没了了,不就是吃点方便面嘛,爷我有的是钱,明天就去超市买他三箱!

    不过还是有着其他的酒鬼来,每天晚上酒仙居是十点打烊的,现在也就是七八点,有客人很正常的。

    但是呢,因为现在的天黑的早,所以这会已经不早了,按照之前薛灵芸的习惯呢,这会应该是准备回家了。

    她家在中州市有别墅,而薛大小姐从小养成的习惯就是,天黑必定回家。

    “灵芸,你现在回家吗?我送你回去吧!”秦风对着一边正在端酒的薛灵芸说道,这会天也黑了,对方一个人回家他不放心。

    听到秦风的话,薛灵芸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活,走到了柜台后面,带着一抹笑意站在秦风的身边说道:“怎么着小秦子,你就这么希望我回去啊。”

    嗯?什么意思,秦风下意识地说道:“当然不希望啊,但是你不是天黑必须回家吗?”

    “那小秦子,我今晚上回不了家啊,怎么办呢……”薛灵芸眨着大眼睛看着秦风再次说道。

    秦风有些懵逼,什么,回不了家?这什么情况,灵芸她们家不是在中州有房子吗?

    看着秦风一脸的懵逼,薛灵芸深呼吸一口气,这个木头啊!

    “小秦子,我说我今晚上不回家了,你不懂我的意思吗?那我还是回吧。”薛灵芸丢下一句话就要转身走。

    一瞬间,秦老板懂了,那是一种福至心灵的懂,灵芸她说不回家,这不就是说想住在我这里嘛,这不就是说可以做一些羞羞的事了吗!

    “诶灵芸,不要走了嘛,既然你没地方住,那就住在酒仙居吧,绝对住的下的!”秦风拉住了薛灵芸的手,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

    薛灵芸白了一眼,但是还是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用那双大眼睛看着秦风笑。

    秦老板……秦老板感觉浑身都在冒汗了,心扑通扑通的在跳,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我的春天要来了吗?难以控制啊!

    看了看前面正在喝酒的酒客们,秦老板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些人赶出去,然后门一关,该干什么干什么!

    酒客们偶尔抬头看看柜台,就会发现,秦老板用一种“阴沉”的目光看着他们,难道又有人得罪秦老板了?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可怕……

    时间就在秦老板的激动之中慢慢地过去了,也在薛灵芸的不安之中过去了。

    今晚上留下来,是她想了很久之后决定的,主要是为了和小秦子说那件事,如果他不支持自己,那自己就在酒仙居当服务员也好。

    终于,最后一个酒客也在秦老板那“幽怨”的目光之中战战兢兢的走了,随后的秦老板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门,而且这次直接关好了,绝对不会出现那种莫名被人推门的事。

    “灵芸,你先去洗澡吗?卫生间在卧室里面呢。”秦风一脸微笑地说道。

    薛灵芸的脸上红红的,再次白了一眼:“那我先去洗澡啊,你不许偷看!”

    秦风当下义正言辞:“你放心,我绝对不偷看,我秦风走的直行的正,是那种偷看的人吗?”

    薛灵芸点点头,向着卧室内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