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说好的海量呢
    酒仙居内,大汉在三盘肉的伴随下,已经喝完了三碗杜康酒,只感觉浑身舒爽!

    “老板,你这里的酒和肉,那真的是没说的啊,太美了,就是有点少,到嘴不到肚啊。”大汉抿着嘴向着秦风说道,抱怨之中还带着一丝的自豪和对某个家伙的看不起。

    瞅瞅,啊瞅瞅,你们哥俩都是三碗就倒了,看看我,三碗酒下肚嘛事没有,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你酒量太差,整那么多干啥啊……

    不过他倒是不敢对秦风说什么,无他,这酒真的美……而且这老板确实很奇怪,毕竟他也从来没听说过让自己店里的客人直接动手把另一伙客人揍了这种事……

    虽然那些人看着都像是小混混……

    老马和雪儿对视一眼,默默地掏出了手机,偷偷地开始了录视频,你随便说,我们就静静地看着装*……

    而酒馆内的其他人看着大汉有些震惊,毕竟老马可是把这里的酒吹得和那什么一样,三碗必醉,切,这不是小看天下人酒量嘛!

    果然,看看人家老王,人家三碗酒下肚,屁事没有,所以呢,老张兄弟俩就是酒量太差,别看长得又高又壮的,内里那都是虚的啊……

    “老张啊,节哀,酒量差没什么的。”

    “对啊老张,没事的,你看看你还有女朋友呢,他老王现在还是个单身狗!”

    “所以老张,什么时候把你那小女朋友带出来让我们见见啊……”

    好吧,本来是安慰万马归宗来着,结果到了后面就转变成了女朋友的探讨,很多壮汉都在诉说,劳资长得也比老马帅啊,而且温柔善良又体贴,怎么这小子就能找到女朋友,但是我就是单身呢,想不通啊……

    老王,也就是大汉确实感觉有些到嘴不到肚,毕竟呢,他这三碗其实和三杯差不了多少,按照老王的喝法,三杯那就和唰唰嘴一样,根本没感觉啊!

    老马说话了:“老王啊,这里的酒呢有个名堂,叫做透瓶香,又唤作出门倒,你刚刚喝下去的时候都觉得好喝,觉得口滑,但是呢,出门就倒……”

    然而老马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大汉老王已经直接打断他了。

    “去去去,当我没读过水浒是吧,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差就是差,我和你说啊,这男人差就是要认,那什么……”

    老王的话并没有说完,那什么三个字刚刚说出口,他那巨大的脸直接砸在了桌面上,你没看错,就是砸,就在那一会儿,酒劲儿直接上头,然后就整个人趴了……

    雪儿表示看着这一幕感觉脸都疼……这位大兄弟的脸真的结实啊,就是不知道是哪门功夫,居然这么神奇……

    不过呢,说好的海量呢,这貌似连个小水洼都没有就倒了啊。

    酒馆内,一群正在议论女朋友的单身狗们停止了话题,n脸懵逼地看着一边的桌上,什么鬼,老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现在居然倒了?

    一部分人将目光看向了秦风,希望从他那里得到解答,这怎么就突然倒了呢,老板你确定你卖的是酒而不是耗子药吗?

    然而,秦老板却不管这些,只是指着那趴下的大汉道:“好了,他已经倒了,按照你们刚刚说的办吧。”

    顿了顿,秦风似乎生怕他们不遵守一样,赶紧补充道:“酒仙居的规矩可是必须遵守的啊,不然……酒就不卖了。”

    规矩?遵守?一些大汉有些懵逼,开口问道:“老板,是什么规矩来着,我们给忘了。”

    老马将手里的手机继续对准了趴在桌子上的老王,随后悠悠地说道:“自然是喝醉了必须的送回去的规矩啊,刚刚人家秦老板说这规矩的时候你们可是抢着答应的啊,怎么,这会就准备不管了啊。”

    “老王是你们的了,随便干什么吧……”

    什么?要把老王送回去?一群壮汉看了看老王那比一般人大腿还要粗的胳膊,以及那看着就很重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这货貌似比一头母猪还要重吧……

    “那你干什么啊?”有一个人问着老马道,毕竟老马是他们里面力量仅仅逊色于老王的。

    老马嘿嘿一笑:“我刚刚可没答话,我帮你们拍视频啊,这么宝贵的画面呢……”

    喝醉的老王表示,劳资再和你来喝酒那劳资就把姓倒过来写!

    一群大汉们各自要了酒,有了老王的前车之鉴,他们都没人敢要杜康酒了,要不然再倒一个,今儿个大家也别回去了,一起睡大街就行了,这杂货街上车进不来,要把两个比母猪还要重的家伙拖到外面,那不是一般的难……

    大汉们在喝酒,雪儿却走到了柜台前和秦风聊天。

    “秦老板,你不是说那个山楂酒可以减肥的是吗?”雪儿嘴角带着笑容说道。

    秦风点点头:“妹妹,你又不需要减肥,而且你已经问过我两遍了。”

    雪儿:“……”秦老板,我怎么就那么不愿意和你说话呢。

    “是这样的秦老板,我有个朋友,也是画漫画的,但是呢因为整天在家里窝着,所以现在就胖了很多,怎么减都减不下去,所以呢……”

    “所以就想来我这里试试吧。”秦风说道:“这事你不用特意说啊,只要花钱了,我这酒给谁卖不是卖啊。”

    雪儿的大眼睛顿时变得水汪汪的:“秦老板,初次见面,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还有那神乎其神的怼人技术,都深深的将我迷住了,我以为凭我们的交情,可以讲感情的,没想到,你居然还和我谈钱……”

    “不知道谈钱伤感情的吗?”

    秦老板:“……”雪儿你入戏太深了吧,这是什么鬼啊,喝酒难道想不给钱?

    …………

    中州市的另一条街上,黄毛带着小弟灰头土脸的回到了住的地方,今天可是丢人丢大发了,穿的崭新崭新的衣服,头都洗了两遍,黄毛黄的发亮,结果居然被人按在地上摩擦……揍了一顿,衣服脏了,黄毛也不亮了……

    “老大,咱们怎么办呢?”身后一位仁兄张嘴问道。

    听到这个声音,黄毛更加火冒三丈,一脚将刚刚说话的人踹到了沙发上。

    “该死的,要不是你个瘪犊子当时乱喊,我们能被弄进去揍一顿吗?特么那群男人下手也忒尼玛狠了吧,我的腰啊……”

    一群人各自找地方坐下了,脸上都是带着懵逼,这一顿cei简直令人终身难忘,没有什么伤,也不可能有什么伤,但是就是疼啊,太疼了……

    一起去的七个人,有五个人被活活打哭了,对就是疼哭了……

    “走,都给我起来,咱们去找那小子算账去,还说这是好事,我好**的**,那群人一看都是练过的,艹!”黄毛忍着痛喊道,那个黄牙的家伙,劳资忍你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