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黄毛在行动
    时间:王大少爷被丢出酒仙居的这天晚上。

    地点:中州市二环某个不知道名字的犄角旮旯。

    一个吊着肩膀看着就流里流气的青年摇摆着身体走在街上,一头黄毛,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明晃晃的,就是不知道丢入水里会不会浮起来……

    黄毛的身后还跟着大概四五个人,都是一副不好好走路的样子,可能他们肾不好,谁知道呢,毕竟每天都干活的……

    街道的两边大部分都是小摊贩,虽然天气已经变冷了,但是还是有人出来摆摊,怎么说呢,人还是要生活的,只有不愁生活的人才会嘲笑一声要钱不要命,因为他们没有体会过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那种感觉……

    黄毛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看着就不是好人,不时地和身后的人开开玩笑,有时候从旁边的水果摊上直接拿颗苹果什么的……

    一般情况下,为了自己能好好做生意,这些摊贩们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也不是太值钱的东西。

    黄毛走到了一根电线杆的前面时候停住了,抱着胳膊看着面前抽着烟的男人说道:“说吧,又有什么好买卖了,不然你也知道,让我这么晚出来的后果!”

    抽着烟的男人将手里的烟头丢在了地上,伸出脚来一点点的踩灭,这些动作都慢悠悠的,看着一丝不苟……其实就是装*的……

    黄毛冷着眼看完了这一套动作,有些不耐烦,这家伙装模作样的,实在是想揍他一顿,要不是看在他还能提供好处的份上,早就揍了!

    而慢条斯理地做完这一切,男人才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很平凡的脸,因为过度的使用肾以及抽烟,导致他现在看起来两眼浮肿,嘴一张就是一股臭气和烟味的结合,牙齿泛黄……

    “黄毛,这可是大生意啊,而且事儿还很简单,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给你争取到的!”男人对着黄毛说道,一脸的高深莫测。

    事实上他就是在家里肝着肾呢,结果就接到了电话,有人找他“办点事”,本来吧,不管哪个男人在这种事的时候被打断都是很愤怒的!

    结果呢,这位黄牙兄听到了对方的报价后果断从床上爬起来,提了裤子就直接走了,开玩笑,当然是赚钱终于啊,另外还能保护一下肾,最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

    黄毛不屑地撇撇嘴,又在吹了,就让你吹吧……

    “说吧,什么事,什么价。”黄毛淡淡地说道。

    “事儿很简单,距离你们这条街不远有条正在改造的杂货街,里面有家酒馆,叫酒仙居,金主的意思呢,不能让这酒馆继续开下去,总之,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只要让它关门就行了!”

    “至于价嘛,我只能告诉你,光定金就这个数!”

    黄毛看了看对方伸出的手指,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居然会是这个数,看来真是大金主啊,只是这些大金主按道理不需要找自己这种底层的混混吧。

    莫非……黄毛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这种混迹于城市底层的小混混,大事不敢做,小事却是不断,抓进去也是关几天,也没什么办法关太久,没办法的。

    他能混到现在这个地位,靠的就是机灵,就是识趣,这件事一看就透露着不寻常!

    要是本地的金主,根本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让他们来,因为有更好的选择,所以,这个大金主一定是外地来的,没什么路子。

    不过呢,该接还是接的,赚钱的事谁也不会放弃的,管他本地外地的……

    “行了,这活我干了,明天就带着兄弟们去。”黄毛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酒仙居,秦风继续做着自己的生意,至于那位王大少爷说的话嘛……要让酒仙居在中州市开不下去?他貌似没那个本事吧。

    秦老板可以确定,即使他现在不想开酒馆了那群酒鬼们都有可能操起西瓜刀扑上来,更不用说居然有人敢让酒仙居关门……

    那简直是作死啊……

    而现在呢,秦老板却是刚刚挂了电话,脸上有些狐疑。

    刚刚那电话是万马归宗打来的,作为一个有着正经生意的武馆老板兼教练的人,他的时间一向比其余的那几位要少很多,雪儿和乔峰那是自由职业,随时随地都可以闪,猴子和狐狸也不用说,请假就和吃饭一样随便……

    而至于笑问苍天……这就不用提了,你见过那种打电话说:让飞机等我一小时的话嘛……反正秦老板是没有见过的……

    而老马打电话来的原因呢也是很神奇,让秦风能不能帮忙在明天中午的时候多准备些酒和肉,他要带着一些朋友来喝酒。

    对于这种事,秦风表示他尽量,因为不能确定,这还是看在老马是老顾客的份上,要是别人,那都别想和秦老板说话……

    而此时此刻,万马归宗两兄弟开的武馆内,休息室中,一个看着体格和老马差不多的糙汉子粗声粗气地说道:“怎么样啊老张,你说的那个酒馆到底定下来没啊?”(虽然我整天说老马,但是其实老马是姓张的。)

    老马点点头道:“说是说了,但是老板也不确定,毕竟酒仙居的客人太多了,不过你们相信我,那里的酒真的没话说!”

    听着老马的话,休息室内的人点点头,可以看到……这些人的体格都是极其壮实的那种,虽然不如老马那么高大,但是个个膀大腰圆,一个人站在人群里都是鹤立鸡群,更不用说一群人了……

    尤其是刚刚老马说话的那位,那胳膊更是粗的可怕……

    此刻笑道:“那就可以了,明天我一定要见识一下那个什么杜康酒,居然说三碗必醉?我还真的不信这个邪了,一定是你们兄弟俩酒量太差……”

    闻言,老马和他刚刚对视一眼,都感受到了眼神中的那种痛苦,尤其是老马他哥哥,我能怎么说啊,我也很绝望啊,三碗酒就倒了难道是我的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