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人生如戏
    夜幕再次降临,站在中州市最高的高楼向下望去,就会看到,整个中州市已经亮了起来,霓虹灯闪烁着,勾画出了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

    不管白天怎样的疲惫,到了夜晚,人们还是会选择走出家门,到这些隐藏在城市各处的酒馆饭店,吃点喝点,让自己疲惫的精神能够缓解。

    而对于靠近杂货街的人们来说,酒仙居,就是这样一个最好的去处。

    在那里,你不需要担心其他任何问题,比如酒是否好喝,或者是客人是不是会耍酒疯,只需要担心自己口袋里的有没有带够,毕竟,那里的老板可是出了名的认钱不认人!

    对,因为“种种”原因,酒仙居的老酒客们将酒仙居的秦老板称为——只认钱财秦老板,

    当然这只是一种笑谈,对于酒仙居的常客们来说,秦老板除了为人死板,其他方面简直没话说,开了这么长时间酒馆了,花几倍的钱来买酒的人不是没有过,但是无一例外,都被秦老板拒绝了。

    平心而论,他们自己站在那个位置上也根本做不到像秦老板这样守规矩,也因此,很多上了年纪的酒客们十分的喜欢这个小伙子,认为他继承了老一辈的传统。

    今天的酒仙居内照样坐了不少人,六张桌子坐满了四张多,酒来酒往,人们喝的好不热闹。

    及至今日,卖的最快的酒就是青果酒,无他,这酒便宜,对于清一色四位数的其他酒来说,这一百块钱的酒简直就像是夜色中的萤火虫一样引人注目!

    一般情况下,青果酒甚至都等不到下午就没了,一些没什么钱的人就是早早的来到店里,只为喝一口这美酒,其他酒喝不起,但是青果酒还是可以的,味道也不必其他酒差。

    而醉死也无妨的七人,今天破天荒地全部到齐,原因呢也很简单,笑问苍天在群里面发了一条消息:想喝蜜酒的今天来酒仙居!

    狐狸端着酒碗轻轻抿一口,感受着酒浆流过舌尖,流过喉头的那种舒爽,忍不住的喊道:“这酒真的美啊,简直太勾人了啊!”

    “就是价钱也勾人!”一边的雪儿冷不丁地丢出了这么一句话,旋即转头对着一口口喝的开心的笑问苍天道:“老大,话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为什么你要请大家喝酒呢?”

    笑问苍天看着雪儿,笑而不语,旁边的猴子叹息一声:“雪儿妹妹啊,这还不简单嘛,自然是老大‘有喜’了啊,大龄男青年献殷勤,不是有了女朋友就是有了女朋友,这还用说吗?”

    雪儿的眼睛瞪大了:“老大,你还真的和那个……然然在一起了?”

    不怪雪儿好奇,虽然他们对于笑问苍天的家世什么的不感兴趣,但是好歹也了解一二,按道理来说,笑问苍天也不可能和然然一起啊。

    “快点啊老大,赶紧说说啊……”轩爷作为已婚男青年,对于这种喂狗粮的事表示抗性十足,赶紧说,我们八卦着呢。

    一群人都在旁边起哄,要笑问苍天老实交代,这不声不响的居然要有女朋友了!

    终于,笑问苍天被问的没办法了,这才略带羞涩地说道:“其实我们……现在还没在一起呢……”

    这话一出口,顿时其他几个家伙的眼睛瞪大了。

    雪儿伸手感受了一下笑问苍天的额头,有些疑惑道:“没发高烧啊,但是为什么脑子瓦特了呢?”

    狐狸目瞪口呆:“还没到一起啊,为什么老大你就和吃了喜鹊屎一样乐啊……”

    笑问苍天将雪儿的手拿开:“别闹雪儿,这个事嘛……唉你们不懂,真的,你们不懂……”

    雪儿和其他几个家伙对视一眼,集体瞪着死鱼眼:“&*%……我们不懂……你们城里人就是会玩……”

    见还是从笑问苍天那里问不出消息,几人也不打算问了,老大的嘴可是很严的,他要是不想说的话,那么不管怎么问都是问不出来的,即使他醉了也是这样。

    一群八卦的家伙暂时收起了八卦之心,开始专心地喝着蜜酒,作为秦老板店里目前来说价格最贵的酒,这种酒的味道可谓是让人从舌尖甜到骨头里。

    酒馆内的这群家伙喝的香味四溢之时,酒馆外面的杂货街上走来了几个人,确切地说是两个女人带着几个壮汉。

    来者正是秦姐和小艾,至于那些壮汉,不要想歪,那是人家的保镖,这年头的明星出门要是不带几个保镖那根本体现不出腕儿来!

    而且更是会被人小看,你居然没有保镖……这句话的隐藏意思就是,你还是不火啊……

    谁也没有想到,两个美女明星更是没想到,这时间这么长,杂货街这么大,两人居然会在街口撞车……

    如果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极其尴尬的一件事,当初可是说过的,谁要是来谁就是傻子,结果现在俩都来了……

    “哎呀小艾妹妹,你也来了啊。”秦姐率先打着招呼,口罩墨镜加围巾,女明星出门标配,也不知道大晚上的她们俩是怎么认出对方来的。

    “是秦姐啊,对啊我也来了,咱们一起?”小艾同样嘻嘻笑道,话语之中没有半点的不自然。

    “行啊一起,你们在后面跟着就行了啊。”秦姐上前亲热地挽着小艾的胳膊,如同最好的闺蜜一样走着,两人的保镖,都在后面跟着。

    两个人都绝口不提之前说过的事,比如什么谁要是信了,谁要是来了就是傻子的话……

    让旁边的助理不由得感叹一声,果然是演技派啊,之前的时候可是恨不得别人都别来只有自己来的……现在居然又玩起了姐妹亲……

    人生如戏,这是一出真正的大戏,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厚厚的面具,或许只有在喝了酒之后,我们才能看清楚他们面具背后的真面目……

    蜜香飘飞之际,酒馆门被推开了,一般来说,酒客们可以从推门的动作上就可以判断出,这人是来喝酒的还是来搞事情的。

    因此,像是平常的一些推门,很少会有人去关注,自己喝着自己的美酒,为什么要去管他进来什么人呢,反正不管来什么人,都有秦老板在呢。

    有秦老板在,神马都不怕,来一个怼一个,来两个怼一双,保证让你们都被抬出去……

    但是这一次,门被推开,进来的却是一群人。

    顿时,一些人看向了门口,难道又是来搞事情的?还有这么多西装壮汉,这是想动手了?

    老马的眼神一寒,刚想站起来呢,却被笑问苍天一把按住,摇了摇头。

    老大说话了,老马也就听了,反正这些人在他的眼里都是土鸡瓦狗,真的以为穿着西装就能学人家出来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