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宛如十八岁
    杂货街外面,一辆商务车“嘎吱”一声来了个紧急刹车,就差没有玩漂移了。

    但是车上的司机还是战战兢兢的,没办法,笑问苍天笑老板已经有一周时间没来酒仙居了,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可谓是煎熬无比!

    没有了酒仙居那香醇的美酒,感觉生活都没有了激情啊,日子过得简直太不开心了。

    这段时间呢笑老板回家去了,对,就是位于京都的那个家,毕竟笑问苍天已经年过而立,却依旧成婚,作为老赵家第三代的第一个,他的好多弟弟妹妹都结婚了。

    这当然让家里急的想抱重孙子的赵老头不开心了,所以呢,原本一直躲在中州的笑问苍天被带了回去,接受了全家上下七大姑八大姨的“谆谆教诲”,大概意思呢就是,你赶紧给我们找回一个女朋友来!

    而且这还是限期任务!

    笑老板表示神他喵的找女朋友还要逼迫,而且还要限期,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然而面对笑老板的这种话,他爷爷,也就是赵老头的意思就是:在我没有见到重孙子之前,这就是天理,这就是王法,所以你赶紧去给我找女朋友,不然给你把腿打折……

    所以笑问苍天又一次来到了中州,闷闷不乐,作为一个崇尚自由的男青年……哦不,是男人,笑老板一向喜欢的是自由的爱情,通俗地来说就是一定要自己看对眼了,否则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胡整的。

    再加上他这个人一向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所以后果就是直到现在了笑老板仍然是单身,当然了也不能排除笑老板保持单身是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

    这种事我自然是不知道了,得去问笑老板。

    但是这一次没办法了,限期三个月,三个月内找不到女朋友,那就强制安排他和赵老头一个老朋友家的孙女结婚,正好门当户对不是。

    “女朋友……女朋友……”笑问苍天念念叨叨地坐在车上,这找女朋友急不来啊,急了也没用啊,犯得着这么逼人嘛……

    越想越苦闷,看了看司机:“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啊?司机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样的打开方式,但是看看后面大老板那张黑脸,司机还是小心翼翼地说道:“老板,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了一个女儿。”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言不合就虐狗,虽然司机师傅没有故意,但是那种家有娇妻的喜悦还是不自觉地流露了出来,让笑老板的脸色更黑了。

    “好了,你这个月的奖金没了,在这里等着我!”笑老板黑着脸说道,随即下了商务车,向着酒仙居走去。

    “嗯?”司机的嘴巴张开合不上了,难道自己应该说没有结婚吗?

    旁边的两个保镖大汉一边跟着笑问苍天下了车,一边看着司机偷笑,不知道老板现在正在发愁嘛,居然还在老板面前秀恩爱,不扣你的奖金扣谁啊……

    笑问苍天抿着嘴一路走向了酒仙居,此时此刻,也唯有秦老板……的美酒可以让他稍稍慰藉一下,他决定了,今天,要大醉一场!

    推开门进了酒馆,现在才是下午,人还不是很多,笑问苍天随意一扫,就看到了自己的小伙伴,醉死也无妨今天来的人也不少。

    雪儿和殷雪晴坐在一起窃窃私语,一边说一边还指着秦风笑,旁边呢,也是有几天没来的老马这一次又来了,对了,他还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吴欣妍。

    老马那一对旁边是半醒的狐狸,他的身边……也是一个妹纸,狐狸的女朋友孙小菲今天也来了,他们四个坐了一桌。

    至于猴子兄弟嘛,在好基友狐狸有了女朋友之后他就一个人了,现在和雪儿她们坐在一桌,一个人喝着苦酒。

    至于乔峰兄,目前他的小说正在出版呢,每天忙的生无可恋,每一次在群里看到其他人约酒就心累,说好的兄弟呢,说好的一辈子兄弟呢……

    门被推开,一群人回头看看,雪儿直接喊了一声:“老大,过来这边,这边才是单身狗的位置!”

    笑老板……笑老板只能望天了,好吧,看看另一边的那桌,他也没勇气坐过去,鬼知道老马他们会腻歪成什么样呢。

    “秦老板,给我来一坛杜康,一盘鸡爪!”笑问苍天向着秦风喊道,一边说一边将钱递给了站在桌边的周玲。

    秦风狐疑地抬头看看笑问苍天,点点头,这家伙今天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啊,但本老板是卖酒的,可不是居委会大妈,所以……还是不管了。

    酒桌上,雪儿看了看笑问苍天:“老大,你这是怎么了,刚刚回来就喝杜康啊,秦老板这里出了新酒,蜜酒,贼好喝的。”

    笑问苍天摇摇头:“我现在就想喝杜康,所谓一醉解千愁啊……”

    看到笑问苍天这个样子,两个妹纸对视一眼,瞬间出现了八卦的心情,尤其是雪儿,她和笑问苍天认识也有几年了,在雪儿的眼里,笑问苍天属于那种不管面对什么都淡定的人!

    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行与左而目不瞬,指的就是笑问苍天!

    究竟有什么事可以让笑老板都感觉忧愁,从而需要借酒消愁呢?

    殷雪晴美丽的眼睛一动,带着笑意问道:“笑老大这是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啊。”

    笑问苍天的双眼无神:“哦?雪晴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啊?”

    殷雪晴理所当然地说道:“自然是不会发愁的人啊,我想不到你有什么可愁的。”

    笑问苍天刚想说什么,周玲将杜康酒和鸡爪端了过来,于是操起酒坛开始倒酒,一边倒酒一边继续无神:“只要在社会这个大熔炉里,谁都会有着愁绪的,我也是人,当然不例外!”

    雪儿眨巴着大眼睛:“那老大你到底愁什么啊,把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啊……”

    笑问苍天指指雪儿,这丫头一向是群里的开心果,不过这么插科打诨之下,笑问苍天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好点了。

    酒倒好了,笑问苍天轻轻抿了一口,醇香的杜康酒依然是那么的美味,令人着迷,清了清嗓子,笑问苍天准备开说了。

    雪儿和殷雪晴则一人抱着一根鸡爪,就如同两个听故事的小女孩一样,坐在那里仰着小脸准备听听这能让笑老板发愁的事,那必然是极大极大的事了。

    但就在此时,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上身黑色的运动长袖,下身黑色牛仔裤再加白色的帆布鞋,长长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马尾,肤色嫩白,浑身透露着青春靓丽,站在门口,宛如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一般,再加上她的装束,说她是高中生都有人信!

    女孩正是然然,今天是她在酒仙居喝酒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因为现在的她已经比过去都不知道美了多少,在蜜酒的滋养下,然然就好像重回十八岁一样。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殷雪晴和雪儿发现,笑老板的眼睛都看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