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该怎么办
    从酒仙居那里领了钱并且请了假的王燕在第二天就坐着火车离开了中州市,实在是太挂念家里的情况了,必须得回去看看。

    而且手里还有秦老板给的五千六百元大洋,正所谓手里有钱心里不慌,虽然对于秦老板莫名奇妙地兴奋有些怀疑,但是这个时候不是怀疑的时候。

    至于为什么有这么多钱,秦老板一句奖金就概括了,反正你是老板,你开心就好……

    归心似箭地王燕在北东市下了火车,这里并不是她们家在的县城,之前和父亲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母亲的病情过于严重,所以转院到了这边的市一院。

    王燕不知道母亲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但是她知道一件事,转院到了市一院后需要的钱更多了,之前在县里面治疗的时候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东拼西凑才能住下去,现在到了市里……

    这一次回来也没有和父亲说,如果说了铁定是不让她回来的,父亲从来都是一句话,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但是又怎么能不操心呢。

    钱在银行卡里,身上只带了少量的现金,下了火车的王燕直奔市一院。

    坐在了公交车上,王燕这才给父亲打了电话。

    响了几声后一个带着疲惫的男声响起:“怎么了燕子,没钱了和爸爸说一声,出门在外要记住,不要节省,该花的要花……”

    王燕没有等父亲说完已经满脸的泪水,纵然没钱了还能和家里说吗,家里现在已经成这样了,但是父亲还是在撑着,即使成了这样还让她没钱就找家里。

    周围的一些人看了过来,似乎觉得这个女孩在公交车上哭有些奇怪。

    王燕擦干了泪水,强自镇定地道:“爸,我现在到了市里,正准备去市一院呢。”

    “你回来干嘛呢,不用你回来,你在学校好好读书就行了啊。”王燕的父亲说道,在他的眼里,即使是大学了,也是要每天学习的(虽然确实是这个道理)。

    听出了父亲的一些嗔怪,王燕赶忙说道:“学校现在放假了,所以我抽这个时间回来看看妈。”

    女儿要回来看看母亲,这没错,王燕的父亲也没什么说的了:“行吧,回来了就过来看看吧。”说着将哪一个科室哪一个病房告诉了王燕。

    挂了电话,王燕的心里更加有些着急了,父亲的声音里透着疲惫,现在他又要照顾母亲,又要赚钱,能撑得住吗?

    而在市一院,王燕的父亲,王爱国,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走廊外面推门而入,悄悄地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将手机放入了兜里,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

    或许是因为连日里操劳的原因,身材虽然高大,但是已经很是消瘦,脸上的颧骨都突出了,有一些胡子拉碴。

    病房里有三家人,靠窗户的那个就是王燕她母亲的病床,因为化疗和一些治疗,此刻头发全部掉光,而且正在昏迷。

    病床旁边坐着一个和王燕母亲有几分相像的女人,那是王燕她小姨,李晓芳。

    “刚刚燕子说她已经回来了,马上要过来看看。”王爱国对着李晓芳说道。

    李晓芳点点头,但是却没什么可说的,姐姐的病情让她是在不想说话,繁重的医药费更是压的人直不起腰来。

    正在此时,一个护士走了过来,脸上虽然带着一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道:“王先生,那个费用……”

    王爱国转头带着恳求道:“再宽限几天可以吗,现在实在是没钱。”

    护士也是十分为难道:“王先生,我们也有难处啊,你们已经拖欠了很久的费用没交了,我们已经尽力在帮你们减免一些费用了,但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坐在病床前的李晓芳抬头问道:“现在还欠多少钱呢?”

    “还欠一万一千多。”护士说道,医院也在帮他们,但是有一些费用是必须得交的。

    李晓芳从自己的小包里掏了半天,掏出了一叠钱,数了数,只有六千块钱。

    “姐夫,我这里只有这些钱了。”

    王爱国也在身上掏,然而掏了半天也是零散的小钱,甚至连五毛钱一毛钱都掏出来,只有不到一百。

    一分钱难死英雄好汉,更不用说大几千快钱,他已经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但是依然没用,县城里的老房子现在正在卖,但是不是那么容易能卖掉。

    护士站在那里也是很为难,她们也不想来催,这样的情况谁看了都心酸,但是谁都有谁的难处。

    正在此时,门被推开了,依旧穿着简朴的王燕走了进来,背上背着书包。

    “爸,小姨,我回来……这是怎么了?”王燕一进门刚刚要打招呼呢,就看到了面前的一幕,气氛很是沉重。

    王爱国勉强笑了笑道:“没事,你过来看看你妈,我出去一下。”

    王燕一边走过来一边看着护士:“这位姐姐,是不是要交钱了?”

    护士点点头刚想说什么呢,王燕直接问道:“那我们家还差多少钱呢?”

    “差一万一千多,不过那里已经有六千了。”护士也是很直接地说道。

    王燕放下书包,掏出了银行卡:“行,我这里还有些钱,加起来应该够了,我们先去交钱吧。”

    王爱国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只能看着王燕和护士走出病房去交钱。

    交完了钱,王燕也只剩下了几百块钱,不过心里却是有着一种充实感,能用自己赚的钱帮助到家里,这样就好了。

    王爱国在病房门口等着,看到王燕过来了问道:“燕子,和爸爸说说,你哪来那么多钱的,你上学走的时候我才给了那一点钱啊。”

    知道父亲肯定会问,王燕将自己找了兼职的事情一一讲出来,并且说明,每天干的活就是在那酒馆里卖酒送酒的,很轻松。

    “但是不可能这么高的工资啊。”王爱国有些疑惑,服务员多了去了,哪家的服务员能赚这么多钱啊,这才不到一个月。

    王燕笑道:“爸,人那酒馆是专门卖高端酒的,每一壶酒都很贵,所以给我的工资也高,您要是不放心,等妈妈的病情好转了去中州,我亲自带你看看。”

    父女俩在病房门口聊了半天,王爱国拿着女儿给的一些钱去买饭了。

    看着父亲走下楼的背影,王燕不由得再次流出了眼泪,这才多久没见,记忆里那个极其壮实的父亲已经瘦成了这样,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吃了多少苦。

    秦老板那里赚钱很多,而且对自己也很好,实在不能去麻烦他了,难道向自己同学借吗?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怎么才能帮助家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