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开局一条狗
    车厢过道本就不是很宽敞,此刻很多人都围在了那里,顿时将整个过道堵得水泄不通。

    “都让让,让让啊,怎么了啊,有人晕倒了吗?”一个列车员从另一边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喊着,人太多了。

    “小伙子,怎么回事啊?”列车员终于到了晕倒之人身边,一边检查一边问道。

    那个之前喊话的小伙子此刻满头大汗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从这边过,然后这人就在我面前晕倒了,我说你们这里有摄像头吧,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这时候又有其他列车员来了,广播通知也响了起来,通知如果列车上有医生的话让赶紧过来一下,这里有病人需要帮助。

    秦风和两个姑娘挤在中间看着,突然,秦风向后走去,头也不回。

    “诶大叔,你干嘛去啊?”王安琪喊道,然而秦风就像是没听到一样。

    “这人怎么这样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妹纸恨恨地说道。

    而秦风径直走进了车厢,取出了一个塑料杯,将自己带的茱萸酒倒了一杯在里面。

    “系统,你确定有用吗?我可是花了那么多钱来咨询你的!”秦风一边忙活一边说道。

    “请宿主放心,以安德玛星系的科技,扫描系统是绝对不会出错的!”系统回复道,声音依旧冰冷。

    系统这么说,秦风顿时放下心来,虽然这家伙很黑,很黑,但是不得不说,它很靠谱。

    而且,秦风现在还记得茱萸酒的那首诗:茱萸酒法大家同,好是盛来白碗中。暖腹辟恶消百病,延年胜过枸杞羹!

    暖腹辟恶消百病,虽然这么评价有些夸张,但是在产自仙界的茱萸帮助之下,这种效果十分的明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茱萸酒,更像是药酒,姨妈痛有着那样快速的效果,那么现在也应该很快吧……

    没错,系统扫描的结果,这个女人因为胃痛的原因晕倒了,而茱萸酒,就是当前最好的治疗之物。

    “都让开,我是医生!”秦风端着塑料杯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喊道。

    “大叔……你不是酿酒的……唔唔”王安琪的话没说完就被一边的周素素给捂住了嘴。

    明显这大叔胸有成竹的样子,你这么一喊不是露怯了嘛,不过话说回来,这大叔什么时候成医生了啊……

    听到这边有医生,顿时这些围观的人让开了路。

    “啊,有医生啊,您赶紧帮忙看看这是怎么了。”列车员将秦风引到身边,同时为他维持着周围的秩序。

    秦风过来将塑料杯放下,装模作样地来了几下,旋即道:“行了我知道了,这是胃痛的原因,把这个喝了就没事了。”

    看到面前这个“医生”这么的高效率,列车员王大山有些狐疑,不知道该不该听这话,检查的也太快了吧。

    “真的喝了就管用吗?还有这个到底什么药啊?”王大山问道。

    秦风的眼睛一抬:“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啊,耽搁了病人你负责啊?”

    “听你的……不过你得先留在这里。”

    王大山也没有更多的怀疑,这列车就在运行之中,如果这人真的不怀好意的话,那么他想跑也跑不了。

    不过保险起见,还得让秦风留在这里,最起码等人醒来再让他走。

    两人合作将地上的女人扶起来,把塑料杯里的茱萸酒灌了进去,还好,虽然昏迷了但是还是能喝下去。

    茱萸酒的效果一如既往地好,或者这女人也该到醒来的时候了,才刚刚几分钟,这个女人变悠悠转醒。

    还真效果这么快!!!王大山的眼睛都瞪大了,虽然这医生有些傲,但是这也太快了吧。

    “行了,人醒来了,我先走了。”秦风丢下一句话起身便走,没办法,谁让咱是酒仙呢,所谓救人于无声之中,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诶您等等啊……”王大山喊了一声,然而没用,这医生走的太快了……

    看到人醒来了,围观地人也慢慢地散了,秦风刚刚走出来,就看到俩妹纸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秦风有些莫名其妙地说道。

    “想不到啊大叔,你居然真的是医生啊!”妹纸仰着脸说道。

    “我说我给她喝的是酒……你信吗?”秦风一边向着隔间走去,一边说道。

    “别开玩笑了啊大叔,怎么可能呢。”妹纸跟在后面说道。

    秦风仰头望天,没办法,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我还能说什么呢。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聊天和睡觉之中过去了(别想歪啊,各自睡各自的!!)

    经过了整整二十五个小时的旅途,秦老板吃下了第三碗泡面的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东洋市!

    拎着自己的包,秦风向着外面走去,俩妹纸走在他旁边,一边走一边唠唠叨叨的。

    没办法,这大叔太神秘了,一般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在火车上遇到漂亮女孩,那想的都是怎么去搭讪,而这位呢,看上去很年轻,却一点没有那个意思。

    就连手机号……都是自己两人主动的!!!

    这算什么啊,二十五个小时里,俩妹纸曾经不只一次去照过镜子,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变丑了,然而……

    却不知道,秦老板那酒仙居里,那女客人数量可是和男客人差不多的,而且从颜值上来说更是可以,在这种氛围之中,秦老板早就习惯了什么漂亮的女孩纸。

    搭讪……有小黑好玩吗?

    “大叔,大叔,你走这么快干嘛啊?”俩妹纸跟在秦风后面,需要一路小跑才能追上他。

    “去拿托运物啊。”秦风一边走一边说道,二十五个小时,也不知道小黑现在成了啥样了,会不会死了呢,要是死了的话红烧还是乱炖呢……

    “大叔不用急啊,托运物就在那里,丢不了。”

    五分钟后…………

    看着地上活蹦乱跳的小黑狗,两姑娘当场石化:“大叔,您这出来玩居然还带着狗啊……”

    秦风……秦风叹口气将酒葫芦拿出来准备给小黑倒酒:“这家伙居然没死啊……”

    “大叔你说什么?”

    挥挥手,秦风背着大包向前走去,小黑蹲在他的肩头,刚刚喝过梨花白的狗嘴在秦风的脸上蹭啊蹭的,我就蹭蹭不进去的……

    只剩下两姑娘在后面站着,这位大叔……好像很是潇洒的样子啊……

    能不潇洒嘛,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

    良久……王安琪对着身边的闺蜜说道:“素素,我们走……你怎么还在看啊,你个花痴女!”

    “哼你不也一样吗?老实交代,偷偷拍了人家多少照片!”

    打闹着,似乎什么东西在慢慢散去,但是在心里,还是埋下了一些痕迹,安琪妹纸的眼睛偷偷扫了一下远处,忽然觉得,心里有了惆怅。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